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如意小郎君 第四百七十六章 小肚鸡肠唐大人
    都说帝心难测,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。

    吏部右侍郎之位空缺,人人都觉得接任这个位置的,不是礼部侍郎刘风就是吏部侍郎李岩,但陈皇却偏偏选了京兆尹孙迁。

    端王和康王相争一场,结果谁也没有得利,想到康王刚才临走时候看他的眼神,似乎是因为他没有选李岩而心有不满,唐宁扯了扯嘴角,康王这个白眼狼,以前送礼送的不亦乐乎,自从他从楚国回来,没有替他求亲成功之后,就没有任何表示了,如今更是因为这件小事冷眼相向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唐宁看人还是很准的,很早以前他就觉得,就连看似很不靠谱的怀王,都比他们两人靠谱。

    和怀王在宫门前挥手告别,回到家中的时候,发现宫里已经来人了。

    陈皇做事永远都是这么有效率,有好几次都是唐宁人还没从宫里回来,赏赐已经到家了。

    小意的命妇品级跟着他提升,已经变成了四品诰命,小如也变成了五品诰命,唐宁注意到岳母的目光有些羡慕,岳父大人只能用干咳来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之前陈皇倒是因为岳父大人政绩突出,封了她五品诰命,但小意如今是四品,做娘的不如女儿,心中自然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萧珏最近不陪着陆雅,总是往他这里跑,从亭子里走过来看着唐宁,问道“刚才找你的时候,她们说你去宫里了,陛下找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唐宁道“关于在报纸上诋毁刘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珏惊道“你承认了?”

    唐宁点点头,说道“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萧珏追问道“陛下是怎么罚你的,罚俸还是停职?”

    “没罚俸也没停职,赏赐了一些东西……”唐宁指了指堆在院子里的,陈皇赏赐的一堆物事,说道“都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萧珏在院子里踱了几圈,看着他,喃喃道“你说陛下是不是疯了,你做错了事,他不罚你,反而赏你……,哪有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这就是萧珏这种直肠子难以理解的事情了,在皇帝眼中,错与对,是与非,其实并没有一个清楚的界限,做错了事情不罚反赏,做对了事情不赏反罚,再也正常不过,朝中的那些老狐狸都深谙此道,也幸亏萧珏是武将,要是在朝堂上和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,没有陈皇庇护,没几天就被别人阴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萧珏摸了摸并没有胡须的下巴,说道“这就叫帝王心术,有功也不一定要赏,如果功劳过大,功高震主,就算是有功也没有好下场,有过也不一定要罚,如果只是一些小错,不罚反赏,反而可以收买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的理解虽然浅薄了一些,实际的情况要比这复杂的多,却也并没有理解偏差,他因为大比的事情报复刘风,在陈皇眼中不算什么,但若是为了吏部右侍郎之位,参与党争,打击异己,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哪怕他狠揍刘风一顿,也不会受到什么大的惩罚,如果是后者,或许会因为今天进殿先迈右脚而被打入天牢……

    萧珏面露思忖之色,忽而看着唐宁,说道“你说,要是我和陆雅把凌风他们抓过来揍一顿,陛下会不会也赏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年末,朝中没有什么大事,唯一能让所有人都在意的,无非是谁会接任吏部右侍郎的位置。

    六部之中,户部管钱,吏部管权,能坐上这两个位置的官员,不出意外的话,前途都不仅限于一个侍郎。

    显然,这么重要的位置,无论是端王还是康王都不愿意放过,之前就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明争暗斗,想要将自己的人安排进去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想到,陛下没有选礼部侍郎刘风,没有选工部侍郎李岩,这两个呼声最高,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接任吏部侍郎之位的人,还是待在自己原先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倒是被所有人忽略的京兆尹孙迁,莫名其妙的被调了过去,京兆尹官职不低,权力也不小,但着实是一个委屈的官,这次从官职上看是平调,但其实已经是异常的晋升了。

    陛下的心思,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……

    唐家,刘风垂手而立,满面颓败,原以为这次升任吏部右侍郎十拿九稳,虽然中间发生了一点儿波折,但很快就扳回一城,可谁想到,千防万防,防了工部侍郎李岩,没防住京兆尹孙迁……

    此次唐家十分看重的布局失败,就连端王殿下都亲至唐家,刘风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青年,连呼吸都放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京兆尹孙迁……”唐琦在堂内踱着步子,喃喃道“论资历,这位置就算不给刘侍郎,也应该会给李岩,怎么都不该是孙迁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反了。”唐淮端起茶杯,说道“那些消息放出去,李岩被捧得越高,陛下就越不会选他,这个位置就算陛下不给李岩,也应该给刘风,不该是孙迁。”

    端王沉着脸,看着刘风,说道“这就要问刘侍郎了,平白无故的,为什么要去招惹那唐宁?”

    唐琦闻言怔了怔,看着端王问道“此事和唐宁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端王看着刘风,咬牙道“如若不是那日你当众让他难堪,他此刻岂会报复于你,为了逞一句口舌之利,白白丢掉了吏部侍郎的位置!”

    唐琦听的一头雾水,面露疑惑,问道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端王看着他,说道“刘风当日当众让他难堪,他便在报纸上抬高李岩,贬低刘风,将事情搅得一团糟,康王今日在殿上以此为理由与我相争,连怀王也替他说话,父皇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放弃这两人,选了孙迁。”

    听完端王的话,唐琦面色愕然的看着他,问道“他当着陛下的面承认了此事,陛下不仅没有罚他,还赏了他?”

    刘风怔怔的看着端王,依然有些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就因为当日他的一句话,他居然如此的报复,此人,此人究竟小气到了什么程度?

    更让他郁闷的是,明明受委屈的是他,陛下反而赏了唐宁,抹了他的吏部侍郎之位,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“还是误算了。”唐淮站起身,说道“我们斗的越狠越凶,反而在陛下那里失去了机会,倒是便宜了孙迁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试探试探,看看能不能将他拉拢过来。”唐琦想了想,又道“不过,怀王向来中庸,此次竟会偏帮怀王,以后需要小心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小心的?”端王挥了挥手,说道“他在朝中一位亲信都没有,翻不起什么风浪,需要小心的是康王,屡次三番坏我们的事,这笔账,迟早要讨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府,康王同样一脸怒色,冷声道“父皇选孙迁还是李岩,对本王来说都是一样的,可刚才本王已经暗示过他了,连怀王都选了李岩,他居然不帮本王,此人真的诚心归顺本王吗?”

    康王身旁的一名中年文士看了看他,说道“殿下有所不知,这件事情,殿下和端王可以开口,但外臣不行,否则在陛下眼里,便是参与党争,唐大人此举,才最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顿了顿,又道“从这次刘侍郎的事情就能看出,唐大人遇事有些小……有些计较,殿下这次冷遇于他,怕是他会记在心中,一旦他心中有所芥蒂,再想拉拢他,可就难上加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和唐家的关系,和端王的关系,难道他敢记恨本王不成,除了本王,他还能投靠谁?”自唐宁求亲失败,从楚国归来之后,康王就对他的表现十分不满,今日更是生气,挥手道“今天晚上,请他过来,本王倒要问问他,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康王邀宴?”唐府,唐宁看着康王府管家递过来的请帖,淡淡道“不去,就说我没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