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八章 斗到底!
    唐宁走进值房,将那一叠卷宗又放在吴郎中的桌上。狂沙文学网

    “哎,真倒霉,昨天不知道怎么了,吃坏了肚子……”吴郎中捂着肚子,从外面一步一步挪进来,挪到桌前的时候,看到桌上的卷宗,诧异道:“唐大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我刚才拿给周侍郎看了,周侍郎说这些卷宗整理的一团乱麻,让拿回来重新整理,整理好了再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团乱麻?”吴郎中怔了怔,说道:“我明明整理的很认真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周侍郎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,吴郎中你可要小心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吴郎中面露苦涩,说道:“聂侍郎还好说话一点,周侍郎的脾气向来不好,这下可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颓败的坐回位置,忽然看着唐宁,试探问道:“唐大人,您当真在陛下面前说,你是为了报复礼部刘侍郎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常言道,忍一时越想越气,退一步越想越亏,刘大人无缘无故的刁难我,自然也要礼尚往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便看到周侍郎快步走进来,大步走到桌前,拿起那份卷宗,看着唐宁,满面笑容道:“这卷宗整理的很好,是本官刚才看错了,看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还没说话,周侍郎又道:“原来这位就是新来的唐大人,真是一表人才,人中龙凤,本官刚刚睡醒,有些迷糊,说了些不该说的话,唐大人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周侍郎客气了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周侍郎也是一心为公,我怎么会见怪呢?”

    他不由的多看了这位周侍郎一眼,吴郎中说他脾气不好,看起来不像啊,这么彬彬有礼的一个人,怎么就脾气不好了?

    周侍郎看着他,脸上带着笑容,问道:“我刚才和唐大人说话的声音是不是有些大,唐大人千万不要往心里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周侍郎客气的过分,唐宁心中反倒有些诧异,说道:“周侍郎刚才的声音一般,没有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很大就是还是有些大了……”周侍郎吞了口唾沫,说道:“本官下次一定注意,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唐大人尽管直言,千万不要记在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周侍郎神色紧张的说了一番话,这才一步三回头的退出去。

    周侍郎实在是有礼貌的过分,甚至有些卑躬屈膝,刚才的那么一瞬间,唐宁差点以为他不是兵部郎中,而是兵部尚书。

    唐宁望向吴郎中,不确信道:“周侍郎的脾气不好吗,完全看不出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吴郎中吞咽了一口唾沫,从未见过如此的周侍郎,喃喃道:“周大人这次回来,改变是(挺ting)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眼见着周侍郎出门的时候,还回头对他躬了躬(身shen),中华自古都是礼仪之邦,都是侍郎,如果礼部侍郎刘风也能像周侍郎这么懂礼貌,他又何必浪费那点儿油墨和纸钱。

    礼部。

    祠部郎中刘进坐在自己的值房中,喝着茶哼着曲儿,好不悠闲。

    自从那个小心眼的扫把星走了以后,礼部众人的(日ri)子就好过多了,不会莫名其妙的遭灾,也不用担惊受怕,喝茶的间隙,他还有空乞求漫天神佛保佑,让那个扫把星再也别回来。

    礼部最近不太平,刘侍郎的事(情qing)传的沸沸扬扬的,十拿九稳的吏部侍郎被人搅黄了,尚书大人很生气,刘侍郎的(情qing)绪也不太高。

    这些事(情qing),都没有逃过刘进的眼睛,甚至在这之前他就知道,刘侍郎这次肯定要被淘汰,根据他的观察,没得罪那扫把星的人,都有许多遭了殃,和他结下梁子的,还没有一个人逃的脱他的报复,按照常理,刘侍郎也不会幸免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次的报复,到底是开始还是结束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他小口呷了一口茶,膳部郎中从外面走进来,看着他,问道:“刘侍郎母亲明(日ri)六十大寿,刘大人要去贺寿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。”刘进站起(身shen),说道:“六十大寿可是大事,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要是不去的话,刘侍郎心里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那明晚我们一起。”膳部郎中点了点头,又叹息口气,说道:“刘侍郎这次若是能够能拿下吏部右侍郎的位置,那便是双喜临门,老夫人六十大寿上也会增色不少,可惜被那唐宁搅了,难怪刘大人那么生气,说是要和那唐宁斗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斗,斗到底?”刘进怔了怔,问道:“怎么个斗到底?”

    膳部郎中笑了笑,说道:“侍郎大人拿唐宁没办法,可不代表拿其他人没办法,那唐宁的岳父不是平安县令吗,平安县今年应试的秀才名额,比往年少了两成,这是平安县令的教化之失,若是这个数字明年再减少,他就要被调往外州了……”

    朝廷向来都重教化,毕竟朝廷如今大部分都是靠科举取仕,通过科举晋升上来的,(日ri)后都会是朝堂上的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外州县令,若是连续三年教化考评不合格,要么降职,要么罚俸,京畿地区还要更严格一点,连续两年教化不合格的,很可能会被调往外州,虽然同样是县令,但外州怎可与京师相比,是明显的降职了。

    官员的教化考评不归吏部管,而是归礼部,参与科举的秀才人数就是其中的一个考核标准,不过这个数字每年有波动很正常,除非是连年降低,否则礼部也不会刻意为难。

    但如果礼部侍郎想要用此来刻意为难的话,也是合乎律法的。

    刘进回过神来之后,抿了抿嘴唇,看着膳部郎中问道:“你是说,刘侍郎要动唐宁的岳父钟明礼了?”

    膳部郎中点了点头,说道:“刘大人应该是要报上次的仇了。”

    刘进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哎,冤冤相报何时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(情qing)我们管不着。”膳部郎中挥了挥手,说道:“明(日ri)酉时之前,我去找你,我们一起去刘侍郎家贺寿。”

    刘进扶着额头,说道:“明(日ri),明(日ri)我怕是去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他还答应的好好的,现在却忽然反悔,膳部郎中看着他,诧异道:“啊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天,明天……”刘进想了想,看着他,说道:“明天我可能会生病,你们到时候帮我向刘侍郎赔个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今(日ri)既没有和小如小意出去逛街,也没有和唐夭夭切磋,而是在家里赔岳父大人下棋。

    岳父大人这两(日ri)下了衙就会直接来这里,等到吃饭的时候才回去。

    唐宁知道他是在躲着岳母,岳母大人因为诰命品级不如女儿而心有戚戚,导致官职只有五品的岳父大人也没什么脸去面对她,于是能躲则躲。

    不过,小意能升四品诰命是因为他的左骁卫中郎将就是正四品,诰命夫人的品级一般与丈夫等同,岳父大人想要岳母心里好受点,除非他能把平安县令换成京兆尹……

    虽然京兆尹的职位现在空出来了,但他一年多之前调任平安县令的时候,就已经是连升三级了,这才过了不到两年,就再次来一个三级跳,这可能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