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四章 刘府大喜
    礼部四司中,原礼部郎中因为科举舞弊案发,被唐宁接任,到如今还没有接替之人,暂时空缺,即便如此,今日也应该来三人。

    膳部郎中看着他道“刘郎中病了,让我们给您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刘郎中身体要紧。”刘风看了看他们,摆了摆手,说道“你们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奉上礼物之后,走进刘府。

    刘风望着他们的背影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他是礼部侍郎,祠部郎中是他的下属,在今夜这样的场合,不仅没有过来,甚至连贺礼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他在乎的不是贺礼,而是祠部郎中刘进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祠部郎中刘进似乎对他日渐疏远,今日之事,更是出乎了他的预料,使得他不得不怀疑,此人是不是有了什么二心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宾客过来,刘风暂时不去想祠部郎中的事情,心中的不满却已经堆积,这个刘进,也是时候该好好敲打敲打了。

    “礼部主事宋大人,白银两千两!”

    “东台舍人张大人,金身菩萨一尊!”

    “中书舍人苏大人,琉璃佛珠一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府门口,一名刘家下人高声将诸位宾客送上的礼物唱出来,谓之曰“唱礼”,这是对每一位宾客的尊重,他们送上了如此贵重的礼物,刘家自然也要给他们足够的面子。

    刘府门前停留了无数辆马车,其中的某一辆马车里,一人靠着车厢,借着从车窗外面透出来的月光,一边听刘府的下人唱礼,一边奋笔疾书,还时不时的小声喃喃几句……

    “工部张大人,纹银一千两,啧啧,工部油水真不少;鸿胪寺吴大人,米芾亲笔,我滴个乖乖,这得卖多少钱;崔御史,上等璞玉,极品珊瑚,谁说御史台是清水衙门了,这不胡扯吗;礼部宋大人,白银两千两,真大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府,唐宁给炉子下添了些柴火,看着从外面走进来,冻的直搓手的萧珏,问道“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萧珏抱怨道“今天刘侍郎府上有喜事,刘老夫人六十大寿,许多人都去恭贺,车马赌了一条街,我和雅儿走路过来的,耽搁了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“菜呢?”

    萧珏道“让你们家丫鬟拿去洗了。”

    冬天和火锅更配,奈何这个时令,没有多少新鲜蔬菜,也只有皇室和萧家这样的大族,才能在温泉边种一些反季节蔬菜。

    萧珏伸出手放在火上烤,看着唐宁问道“陛下今天叫你去宫里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道“让我年后去骁骑营,训练左骁卫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件事情之外,陈皇还说了报纸的事情,唐宁其实早有心理准备,猜测他可能会将时政或是涉及到朝事的议论权收回去,毕竟这东西十分敏感,只有掌握在朝廷手里才放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陈皇只是提醒了他一句,并没有将这个权力收回,唐宁之前还猜测,他是不是因为吝啬银子,但是仔细了想,又觉得他身为一国皇帝,就算再抠,也不至于连那点儿银子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萧珏想了想,问道“刘风今天在殿上弹劾钟县令,应该是要和你斗到底了,今晚刘府有喜事,你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他要是去了,怕是刘府今天的就不是喜事了。

    人家刘老夫人一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六十大寿,他还是给自己积点德的好,不去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最起码也要等两天。

    萧珏搓了搓手,问道“不会吧,你打算放过刘风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“放不放过他,陛下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萧珏问道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唐宁望着炉火,说道“我打算送他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刘风这个人,实在是讨厌,一次两次也就罢了,他倒好,没完没了,而且不知悔改,与其每次都要应对他带来的麻烦,倒不如解决掉制造麻烦的人,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萧珏看了看他,说道“这种事情,你还是别自己动手,陛下已经原谅了你一次,你如果再出手,就是不给陛下面子,陛下以后还怎么护着你?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他一眼,“谁说我要自己动手了?”

    他又不傻,直肠子的傻白甜装一次就够了,次数多了就是真傻了,皇帝喜欢傻一点的,可不喜欢真傻子。

    萧珏看向他,问道“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诗诗和酒儿已经将切好的菜端过来了,唐宁拿起筷子,说道“变吃边说……”

    唐府,火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,唐宁和萧珏围在火锅前商议着事情,刘家,刘老夫人六十大寿,歌舞升平,宾主尽欢,一片欢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京中某处府邸。

    内院一处房间,一名妇人双手叉腰,看着祠部郎中刘进,怒道“刘侍郎的母亲六十大寿,你人不去也就算了,连贺礼都不送,你让人家刘侍郎心里怎么想,你还想当礼部司郎中,我看你这个祠部郎中都快做到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刘进瞪了她一眼,“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,我告诉你,到底是谁做到头还不一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闭嘴,你让我闭嘴!”妇人勃然大怒,抓着刘进的头发,大哭道“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怎么不让我闭嘴,我给你生孩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让我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头发被用力抓扯,刘进疼得龇牙咧嘴,倒吸口气,说道“你别胡闹,我和你说正事呢,刘侍郎这次把那个人得罪死了,怕是蹦跶不了多久,我要是和他走得近,说不定会受牵连,到时候你可怎么办,我这也是为你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日子过不成了,过不成了……”妇人根本不听他解释,一边抓着他的头发,一边哭哭啼啼,手上却是没有放松丝毫力气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让我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是妇道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刘的,反了天了你,老娘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礼部。

    刘侍郎的母亲昨日六十大寿,就连尚书大人都亲自登门,送上贺礼,昨日刘家宾客满座,贺礼堆积如山,礼部的官吏们一早就在议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刘进满面颓然,一瘸一拐的走进礼部衙门。

    门口处,与他一同进来的膳部郎中转头看了看他,见他鼻青脸肿的狼狈样子,惊诧道“刘大人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进挥了挥手,说道“昨天晚上走夜路,不小心摔了。”

    膳部郎中看着他,一脸不信,他脸上的伤怎么看都不像是摔的,更像是被人打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你不信我?”刘进见他的表情,怒道“我告诉你,我的伤就是昨天晚上走夜路摔的,我要是骗你我就死老婆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我信了。”膳部郎中无奈的摆了摆手,刘大人既然发了这么重的毒誓,他就算是不信也得信了……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