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一章 盛极必衰
    从礼部刘侍郎府中流出的一份礼单,使得在年节之前,京都的百姓多看了一场不花钱的热闹。

    十余名官员被查,具体涉及工部、国子监、司农寺、御史台等,礼部更是重灾区,算上之前因为舞弊案被拿下狱的礼部郎中,礼部六名高级官员,如今只剩下礼部尚书唐淮和祠部郎中刘进。

    唐人斋的报纸上虽然没有刊登细节,但简短的几句话中,字里行间涌动的无数暗流,即便是普通百姓也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唐宁在昨天晚上就得到了消息,连夜安排宣传部的人排版印刷,直到今天早上,他们还没有下班。

    陈皇这次处理了不少人,礼部更是被撸的几乎只剩唐淮一个光杆司令,膳部郎中和主客郎中锒铛下狱,侍郎刘风官降两级,贬去外州,做了一州别驾,这辈子很难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陈皇对其他人的处置,不出唐宁的预料,一个个七品官员,年俸禄不过百两银子,却动辄就能拿出上千两当做贺礼,像唐家那些豪门大族好歹有雄厚的资本,在外都有亲族经营家族生意,那些本该是清流的官员,根本解释不了那些钱是哪里来的,该削官的削官,该罢职的罢职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刘风是礼部侍郎,好歹是四品官员,只是收了些贺礼,也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贪污受贿,如此判罚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刘风此人虽然讨厌,但或许是身居高位,警惕性很高,并没有什么大的污点,连苏媚都没有查到,否则唐宁上次就拿出来了,单单因为收了贺礼,陈皇就将他贬谪出京,家产大部分查抄,连唐宁都觉得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此外,陈皇还顺便颁布了一条法规,为整肃官场的不正之风,但凡朝廷官员,不可铺张浪费,亦不可以贺寿娶亲之名等,大肆收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从刘家查抄到的那七十万两银子,唐宁差点就相信陈皇真的想要整肃官员,严查官员收礼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这一波官员清查之后,朝廷就没有了什么大的动作,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从现在起,到除夕之前,京中应该能安宁些。

    毕竟朝局还是要维持稳定,再这么折腾几次,怕是陈国数十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体系也会崩溃。

    陈皇做事向来干净利落,不拖泥带水,一波官员下去了,另一波官员很快就上来。

    礼部侍郎暂时由翰林学士兼任,祠部郎中刘进,作为四部郎中里面唯一的幸免者,其出淤泥而不染,不与其他贪官污吏同流合污的作为,获得了不少人的认可,接任了礼部郎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虽然礼部郎中与祠部郎中乃是同级,但地位却天差地别,礼部司乃是礼部四司之首,礼部郎中这个位置,向来都是为担任礼部侍郎做准备的。

    京中某处府邸,刚刚升任礼部郎中的刘进回到家,便有一妇人迎上来,高兴的问道:“老爷,他们说你升礼部郎中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妇道人家。”刘进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上次就说了,刘侍郎这次在劫难逃,跟他走的近了就是找死,你看看膳部郎中和主客郎中的下场,当初我要是听了你的话,你现在已经是活寡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妇人一脸歉意,说道:“我是妇道人家,以后外面的事情,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绝不多嘴……,老爷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……”

    刘进满意的看了她一眼,享受着一家之主的威严,挺直胸膛,说道:“先来两个猪肘子,忙了这么多天,都忙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家。

    临近年关,京中别处都一片欢庆,唐家却是愁云惨淡,前来拜访的官员,也都是满面心事,形容枯槁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端王一系的官员中,有无数人都悬着一颗心,不敢放下。

    礼部刘侍郎等人,有人贬官,有人下狱,谁也不知道,下一个轮到的,会不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朝会之上,康王针对此事,穷追猛打,势要借此机会,将端王的羽翼铲除一空,没有人敢保证,他们走进朝堂之后,还能不能再安然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康王已经在准备联名弹劾一事了,怕是明日早朝就会提出,他真的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!”

    第四百九十一章 盛极必衰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“康王已经在准备联名弹劾一事了,怕是明日早朝就会提出,他真的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都怪刘侍郎,那种重要的东西,怎么会被贼人偷走!”

    “怪他有什么用,谁能知道,陛下会因为一份礼单,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“唐大人,这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围着唐,不停的开口,除了埋怨刘风之外,便是寻求问题的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一日不解决,他们便夙夜难寐,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唐打发了众人,走出房间,来到某处厢房,看着那名中年男子,问道:“徐先生,想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徐先生站起身,说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既然身在唐家,徐某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唐面色稍缓,说道:“最近发生的事情,徐先生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徐先生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过报纸了。”

    唐道:“康王借此穷追猛打,不肯罢休,若是不做些什么,任由他如此,想必要不了多久,他就可以踏足东宫,到时候,对你我都不是一件好事,不知徐先生对此可有和对策?”

    徐先生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唐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太早了?”

    “唐大人刚才说康王不久就会踏足东宫,还为时过早。”徐先生道:“不管是康王还是端王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,都不可能踏入东宫,这个时间可能是一年两年,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,但绝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皱眉道:“徐先生不要兜圈子了,还是直说,我们应该怎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做。”徐先生抿了口茶,说道:“看着康王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唐望着他,眼神微凛,说道:“什么都不做,等着康王将我们一网打尽吗,徐先生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唐大人不了解康王。”徐先生看着他,说道:“康王此人,毫无头脑,且刚愎自用,他不做还好,一做必错……,更何况,你们本来就不用做什么,康王和端王,还没有到分出胜负的时候,唐大人只看到康王对你们穷追猛打,难道没有看到,陛下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盛极必衰,物极必反,一个人可以得意,但不能太过得意。”徐先生放下茶杯,继续道:“陛下不希望看到康王和端王之争过早的出现结果,在这之前,无论你们做什么,都是徒劳,否则的话,上次户部侍郎帮助端王侵吞税银的事情之后,端王就已经败了。唐大人久居朝堂,不会不会制衡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唐听完他的话,沉默许久,目光闪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看了徐先生一眼,说道:“徐先生的话,本官会考虑的,这几日,徐先生就在这里好好休息,有什么需要的,吩咐下人去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房间,很快便来到另一处堂内。

    唐淮坐在椅子上,堂中还站着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唐走进去,看着那年轻人,问道:“你们是康王派来的卧底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