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五章 上上大吉
    陈皇训斥了一番康王,又看向端王和怀王,说道:“你们两个也要引以为戒,(日ri)后无论谁胆敢再犯,朕定不轻饶!”

    端王和怀王同时躬(身shen)道:“儿臣谨记。狂沙文学网 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们,挥手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出御书房时,端王看向康王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,康王则垂头丧气,与两人进(殿dian)时的(情qing)形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怀王对他们拱了拱手,说道:“两位王兄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便慢悠悠的走下台阶,向宫外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端王瞥了康王一眼,(阴yin)阳怪气的说道:“三个月的(禁jin)闭可不好受,王兄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康王回瞪他一眼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端王看着他的背影,冷哼一声,向储惠宫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储惠宫,唐惠妃看着他,说道:“今(日ri)你舅舅派人进宫传信,让你不用理会康王,本宫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,你就被陛下叫去了,刚才在御书房,你父皇可是训斥你了?”

    “儿臣正要和母妃说这件事(情qing)。”端王看着她,笑道:“父皇刚才是很生气,不过不是对儿臣生气,而是对康王,他刚刚被父皇罚了三个月的(禁jin)闭,不仅如此,他麾下的许多权贵,这次也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康王的事(情qing),本宫已经听说了。”唐惠妃看着他,说道:“你要记得,(身shen)为皇子,最忌讳的就是煽动民意,这也是帝王的大忌,康王落得如此结果,你也要引以为戒。”

    端王正色道:“母妃教训的是,儿臣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御书房,陈皇将几份报纸揉成一团,扔在地上,脸上表(情qing)有愤怒,还有遗憾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,没有一个让朕顺心的,加起来也比不上别人半个……”他坐回原位,似是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朕当初认识唐妤的时候,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,跟在惠妃的(身shen)后跑,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当年的那个小姑娘,居然也有了一个这么妖孽的儿子,难道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……,对了魏间,你还记得唐宁的父亲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老奴还有点印象。”魏间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是江南的一位才子,如果没有唐家的意外,当年应该是要参加科举的,江南本就多才子,那位好像也不算多么出名,好像是叫唐什么来着,臣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思忖了片刻,又问道:“唐家当初不惜千里追杀,也要将唐妤找回来,他已经被唐家除掉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。”魏间摇了摇头,说道:“唐家当年只是将唐妤带回来了,那人则是带着孩子跑掉了,现在不知道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有子如此,他应该也不是什么庸才。”陈皇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和唐夭夭并肩站在唐人斋门口,看到一队队(禁jin)卫将对面的几大书坊全都查抄,书坊上到掌柜,下到伙计,全都带上了镣铐,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果然不会放过这些书坊,遭难的不仅仅是这些书坊的掌柜和员工,怕是背后指使他们的人,一个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((操cao)cao)控民意,这已经触及到了陈皇的底线,康王手下,免不了又要被清洗一波。

    唐夭夭目瞪口呆的望着他,问道:“这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“睁大你的眼睛看看。”唐宁无奈的看着她,说道:“那是羽林卫,我有本事指使羽林卫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什么中郎将吗?”唐夭夭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连几个(禁jin)卫都指挥不动,还说是什么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斜瞥了她一眼,小声道:“你连(胸xiong)都没有,还说是什么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眉头一竖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我说,这次的打赌,是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这次显得很干脆,说道:“说吧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双手环抱,问道:“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唐夭夭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无论唐宁提出什么要求,她都会答应了,哪怕是什么非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眯起眼睛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唐夭夭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唐宁看着她,循着上次的(套tao)路,说道:“那我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”唐夭夭抬头看着他,扯了扯嘴角,不屑道:“你敢吗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的眼睛,忽然有些心虚,移开目光,轻咳一声,说道:“我要你做什么事(情qing)……,现在还没有想到,等什么时候我想到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你什么时候想到吧。”唐夭夭看了他一眼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唐宁这次没有追上去,今天的唐妖精有些不太对劲,似乎对他有什么怨气,而且积攒已久,理智告诉他,这个时候,为了安全着想,他不应该追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,还是暂且先让她欠着吧,万一以后有什么紧急(情qing)况,会用到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这次虽然赌赢了,但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,就算是想到这次的事(情qing)是康王和端王狗咬狗,互相都损失惨重,更是他乐于看到的,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回到家,倒了壶茶,坐在院子里发呆。

    某一刻,他忽然觉得鼻间一凉,抬起头时,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定元初年冬天的第一场雪,在年节的前两天,终于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哇,下雪了!”

    “诗诗,酒儿,我们明天早上早早的起来,堆一个大雪人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把晴儿妹妹也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府上的丫鬟们似乎很喜欢下雪,其实唐宁也喜欢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时的感觉,只不过这次却并没有多少开心,转头望了望另一边的院墙,起(身shen)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院墙的另一面,唐夭夭坐在院子里,蹙起眉头,将放在桌上的竹签一节节的掰断,似乎和这竹签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。

    秀儿风风火火的从房间里跑出来,急忙将剩下的竹签护住,说道:“小姐,你把我的姻缘签都掰断了,我还和晴儿比谁做的更快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仔细看了看,才发现被掰断的是没有写字的,这才放下了心,将剩下的竹签全都放进竹筒,说道:“小姐,这是我做的月老灵签,你要不要抽一支?”

    唐夭夭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抽。”

    秀儿抱着她的胳膊晃了晃,说道:“哎呀,我做了好久,小姐你就抽一支吧,听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抽的签都特别灵验呢!”

    “不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,抽一支吧,就一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夭夭已经快被她晃晕了,只好顺手抽了一支,没好气道:“什么灵签,都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秀儿拿起那支签,嘀咕道:“人家公主都觉得是真的了,还特意去寺里还愿,我把第一支签留给小姐,人都说心诚则灵,小姐一定要相信才能灵验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她一眼,问道:“签上面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秀儿张大嘴巴,惊诧道:“小姐,这签是上上大吉,小姐第一次就抽到好签了呢!”

    唐夭夭皱起眉头,问道:“什么鸠啊州的,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(春chun)木宿鸟,正好追求,男婚女嫁,月老牵成……”秀儿看着她,高兴道:“签上说,小姐马上就要嫁人了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