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章 晴天霹雳
    武烈侯府。

    年轻人揉着脖子,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看着武烈侯,问道“爹,我怎么在家里,刚才我不是还在天然居吗?”

    武烈侯看了他一眼,沉声道“你不要整天和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,除了喝酒就是上青楼,我们韩家和别人家不一样,韩……”

    “韩家的未来就靠我了是吧……”年轻人看了他一眼,撇撇嘴道“知道了知道了,我去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武烈侯叫住他,说道“有件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着他,问道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烈侯道“等开了年,我准备让你去左骁卫中历练历练,你也不要整日游逛了,趁着这几年我还在,能在军中混个一官半职,以后不至于饿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年轻人闻言,面色大变,立刻道“我不去,听说那里能把活人折磨死,要去你去,我才不愿意去!”

    武烈侯脸色沉下来,说道“我意已决,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!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着他,大声道“我不去,我死都不去!”

    武烈侯站起身,拿着手杖,高高的举起,说道“那我就先打死你!”

    年轻人扬起头,闭上眼睛,说道“你打死我吧,正好我可以去见我娘,我早就想去和我娘团聚了!”

    武烈侯面色一白,举着的拐杖,最终只是轻轻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年轻人一眼,叹息口气,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间,小声道“罢了,你不愿意去就算了,爹不为难你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人脸上露出笑容,这是他每次闯祸之时,百试不爽的奇招。他瞥了瞥嘴,喃喃道“当禁军有什么好,谁爱当谁当,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当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十五之后才去骁骑营,唐宁原以为在这之前能坐享齐人之福,没想到大部分时间都在独守空闺。

    他坐在书房里,远远的看到小如和小意要出去,急忙走出去,问道“你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钟意回过头,说道“和夭夭去庙里上香,她前几天就说过要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小不知道被老乞丐带到什么地方历练了,小如小意也几乎每天都出门应酬,不是什么安阳郡主的游园会,就是什么别的会之类的,唐宁已经好几天都一个人了,闻言道“我和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钟意怔了怔,然后便笑道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唐宁还没有走出门,晴儿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,说道“姑爷,外面有人找你,说是什么武烈侯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看着钟意和苏如,说道“还是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武烈侯有什么事情,他的计划都被打乱了,唐宁走到客厅,看到武烈侯坐在椅子上,走上前,笑问道“侯爷这次来,可是为了昨日之事?”

    武烈侯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宁坐在他对面,说道“等到元宵过后,侯爷挑一个日子,将他送来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唐将军误会了。”武烈侯站起身,歉意的说道“实不相瞒,昨日冲儿醒了之后,我和他提及此事,他对此极为抗拒,我也没有办法,实在是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虽然唐宁心中觉得武烈侯对于儿子太过宠溺,但还是摆了摆手,说道“无妨,若只是此事,侯爷派人来说一声就行了,不必亲自前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看着他,说道“不瞒唐将军,我这次来,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,说道“侯爷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这次来,还是为了冲儿的事情。”武烈侯轻叹一声,说道“冲儿他幼年之时,吃了不少苦,实在是苦怕了,穷怕了,这几年生活有所改变,却养成了纨绔的性子,等到我百年之后,他无依无靠,不知道怎么才能生存,所以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唐将军。”

    韩冲这样的行为,是典型的暴发户行径,苦日子过久了,忽然一夜暴富,身份地位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便会控制不住自己,沉浸在享乐中无法自拔,这种行为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是他和武烈侯并不熟悉,他该不是想要让他给他养儿子吧?

    武烈侯看着他,说道“我和唐将军非亲非故,知道这可能有些唐突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“是有些唐突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从袖中取出一叠银票,说道“我知道,京中最大的‘唐人’商行,便是唐将军的产业,我想在商行中入些银子,就像萧家、刘家和黄家那样,韩家应得的利润,就先放在唐将军这里,如果以后我出了什么事情,也能让冲儿不至于饿死。”

    唐宁这才明白,原来武烈侯是想要像刘俊和黄昱龙他们那样入股,当初他只是想找些盟友而已,现在的唐人已经足够强大,不需要这么做,几千上万两银子的生意,也根本不需要经过他和唐夭夭的手。

    他看着武烈侯,笑问道“侯爷就这么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武烈侯点点头,说道“若是不相信唐将军,我今日便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将那些银票手下,点头道“好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答应武烈侯,虽然有些是因为他和萧珏的关系在里面,但更多的,却是不忍拒绝一个父亲的要求,武烈侯能为他的纨绔儿子做到这一步,已经足以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武烈侯脸上露出喜色,起身道“多谢唐将军,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,只要韩某能做到,定然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客气了。”唐宁看了看他,又道“不过,我还是得说一句,侯爷对令公子,实在太过纵容了,长此以往,对他有害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武烈侯点了点头,说道“我以前亏欠他们母子太多,现在不求他能振兴韩家,只求他能无病无灾的过一辈子,就心满意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“侯爷放心,这些银子,只要不过分挥霍,足够他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武烈侯对唐宁躬了躬身,说道“谢谢唐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同样躬身回礼,说道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武烈侯起身笑道“韩某就不打扰唐将军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。”

    唐宁送他出府门,看着他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,轻叹口气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纵使知道武烈侯的方法不对,但作为一个外人,他并没有什么立场去劝他。

    家里白天依然没有什么人,女主人带着丫鬟走了,唐宁闲着没事,练了会功,吃了点糕点垫垫肚子,之后便回书房睡午觉。

    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辰。

    唐宁用凉水洗了把脸,心中暗道荒谬,他刚才午睡的时候居然梦到和唐妖精成亲了,都怪秀儿和萧珏,又是姻缘签又是看相术的,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影响到他的潜意识了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,听声音就知道是她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唐姑娘可真厉害,那两个登徒子还想要调戏夫人,被她三两下就打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动作好快,都没有我们出手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登徒子是什么人来着,一个好像是什么侯的儿子,还有一个好像叫什么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诗诗和酒儿走在前面聊天,看到唐宁在院子里,急忙走上前,一个帮唐宁擦脸,一个将洗脸盆的水倒掉。

    唐宁从诗诗的手里接过毛巾,擦了擦脸,问道“你们刚才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诗诗道“刚才我们去上香的路上,碰到两个登徒子,唐姑娘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一行人走在路上,回头率的确极高,换做唐宁是登徒子,或许也要上前调戏调戏,不过有唐夭夭在,诗诗和酒儿她们如今也伸手不俗,倒是不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他擦完脸,唐夭夭走到他面前,犹豫了片刻,抬头看着他,问道“你相信征兆吗?”

    说到征兆,唐宁就不由的想起中午的那个梦,看着她,问道“你怎么忽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唐夭夭眼神飘忽,双手绞在一起,说到“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如果抽到的签做的梦也算是征兆,他岂不是要和唐妖精成亲了?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唐夭夭使劲的点了点头,将手中写有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,今天在庙里新求的签折断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她一眼,问道“你今天又和人动手了?”

    唐夭夭拍拍手,说道“两个登徒子而已,小小的教训了他们几下。”

    唐宁正欲问问细节,便看到岳父大人匆匆从门外走进来,似乎是有什么急事,面色焦急。

    他走到唐夭夭身边,看着她,问道“夭夭,你今天是不是和人动手了,还记得那人叫什么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钟伯伯怎么知道的?”唐夭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,说道“一个叫凌风,另一个好像叫什么冲的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立刻道“韩冲?”

    “对,好像是叫韩冲。”唐夭夭看着他,问道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韩冲……”钟明礼看着她,面色苍白,说道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