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八章 亲事
    连这点眼色都没有,萧珏这个家伙,注定还要在陆雅那里栽些跟头。Δ』看Δ书』Δ阁ww w. kanshu.la

    “我来主要是想看看你……”唐宁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顺便问一下,我们的婚房要不要装扮装扮,还是随便贴两张囍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好好装扮了。”唐夭夭坚定道:“就算是演戏也要演的像一些,我要把房间全都装扮成红色,挂满红绸,贴满喜字,这样才喜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扶着唐宁的肩膀,笑得前仰后合,问道:“哈,哈哈,什,什么演戏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还是没有明白,他现在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话太多,唐宁解了他的笑穴,将他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拿起来,说道:“年轻人不要问那么为什么,少说,多做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在凌家似乎混的还可以,一路上所有的丫鬟下人都热情的和她打招呼,态度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唐财主本来在和一名老者说话,看到唐宁时,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敛起来,问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珏走上前,对那老者施了一礼,恭敬道:“见过凌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是萧家那小子啊。”老者看着他,笑道:“好多年不见,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,萧战的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萧珏道:“我爹的身体向来都很硬朗,他还时常念叨起凌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的身体一直不错。”老者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看来老夫要比他先下去见先皇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您说什么呢。”唐夭夭走过去,搀扶他坐下,说道:“您一定能长命百岁,多福多寿。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说道:“老夫现在还舍不得死,起码要等到小怡的孩子有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闹了个红脸,瞥了唐宁一眼,飞快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凌老将军看着唐宁,问道:“这就是夭夭的夫婿?”

    唐宁拱手道:“见过凌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不必多礼。”老者挥了挥手,看着他,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果然是一表人才,配得上我的外孙女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岳父,人和人还是没法比的,凌老将军对唐财主和唐财主对他的态度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的唐宁对此不能抱怨什么,毕竟以前他没有偷唐财主的女儿,这次是真的偷了,理亏在先。

    萧珏适时的开口道:“老将军,不知道凌风在不在,我们找他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凌老将军点了点头,说道:“在,那混小子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,我让人叫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凌老将军吩咐了一名凌家下人,很快凌风就被人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凌风大步走过来,高兴道:“爷爷,是不是我以后不用待在房间,可以出来了?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说道:“你过来一下,我们有些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?”

    凌老将军举起拐杖,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和你萧叔叔说话呢?”

    他用拐杖指着凌风,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看看你大哥,看看你的妹婿,都是年轻有为,再看看你,整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,花天酒地,一事无成,等到元宵过了,你就去羽林卫中历练,改不了这毛病就不要回来!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凌老将军,笑道:“老将军,羽林卫每天就是值守,巡视,是历练不了人的,不如让他来我们左骁卫吧,论实力,左骁卫才是十六卫之首,相信凌风在那里一定会得到很好地历练的!”

    他看着凌风,笑眯眯的说着,将“历练”两个字咬的很重。

    凌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左骁卫是萧家的大本营,是萧珏的底盘,以他和萧珏的恩怨,去了那里,不死也得丢半条命。

    他面色顿变,立刻道:“爷爷,我还是去羽林卫吧……”

    凌老将军点了点头,说到:“萧小子说的也有道理,羽林卫中有你大哥在,得不到什么历练,不如你就去左骁卫吧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正欲再说,却被萧珏揽住了脖子,萧珏一边向院外走去,一边小声说道:“老实点,你要是不听话,等你到了左骁卫,看我怎么玩死你!”

    凌风心里一颤,他知道爷爷的决定向来很难改变,他越想去羽林卫,他便越会让他去左骁卫,这次的事情,被萧珏多嘴了一句之后,应该是很难再改变了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问道:“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萧珏勾着他的脖子,走到院子里,这才放开他,看向唐宁,说道:“你有什么想问他的,问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凌风,问道:“你和韩冲那天为什么要去庙里?”

    凌风道:“是他要去的,我就跟着他转转,真的不关我事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又问道:“他为什么要去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去我怎么知道,你有本事去问他啊……”凌风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话未说完,萧珏的胳膊就搭在他的肩膀上,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那天我们本来在街上好好地逛着,打算去青楼来着,后来韩府的那个护卫说,这两天去庙里上香的姑娘很多,长得漂亮也不少,后来我们就去了庙里,再后来我们就被表妹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用真诚的目光看着唐宁,说道:“我知道的就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从凌风的话里,得不出什么别的信息,似乎就是一起普通的仇杀,武烈侯之子仗势欺人,最终自己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选中唐夭夭,或许是因为唐妖精威名远扬,去年庙会之时,她就替一位姑娘强出头,勇斗京中几大恶少,被不少人亲眼目睹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想去那护卫的家中调查调查,现在线索断了,也只能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凌风看着他,问道: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见唐宁摇头,萧珏对凌风摆了摆手,说道:“回去吧,别忘了元宵过后来骁骑营报道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闻言,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,和待在这两人身边相比,他更愿意待在那间禁闭的黑屋子里。

    唐宁和萧珏走出凌府的时候,萧珏看着他,问道:“你怀疑韩冲的案子另有蹊跷?”

    唐宁摇头道:“可能是我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他的一种感觉,事实上,此案的所有关节都能解释的通,没有深究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凌府,正要离开,脚步又顿住。

    萧珏快步上前,看着一瘸一拐走来的身影,问道:“韩大哥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武烈侯停下脚步,看着他,说道:“我来找凌家二公子,有些事情想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唐宁已经问过了。”萧珏看着他,说道:“什么也没有问出来,凌风和他在一起,只是巧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巧合吗。”武烈侯喃喃了一句,拱手道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去凌府,而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萧珏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叹道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,韩冲那个混账,要是不那么纨绔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烈侯之子的死,只在小范围内引起了一些波澜,毕竟武烈侯不同于唐家这样的高门大户,也不是显赫豪族,要是唐家的大公子死了,整个京师都得震上一震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一点小小的波澜,也被即将到来的元宵所引起的波浪抹平。

    皇宫某殿,一片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这是皇室的家宴,除了被禁足的康王之外,京中的皇子皇女皆在殿上。

    陈皇陪着后宫的诸位妃子赏着歌舞,心情难得的愉悦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发现杯中的酒已经空了,一道身影趁势坐过来,帮他将酒满上。

    唐惠妃看着他,笑吟吟的说道:“这些孩子们难得的聚在一起,臣妾记得将他们抱在怀里的日子也没过多久,现在一个个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抿了口酒,说道:“岁月不饶人,孩子们长大了,朕也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永远都不会老。”唐惠妃笑了笑,目光望向下方,说道:“不过,孩子们是真的长大了,尤其是蔓儿,去年臣妾还觉得她是一个孩子,如今再看,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蔓儿这两年的变化是有些大,她是真的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唐惠妃忽而看向他,说道:“臣妾有一件事想恳求陛下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唐惠妃笑了笑,说道:“臣妾想替璟儿求一桩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唐璟……”陈皇想了想,说道:“他也是时候该成家了,他想娶谁?”

    唐惠妃道:“陛下觉得,蔓儿和璟儿怎么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