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九章 拒绝
    陈皇怔了怔,说道:“蔓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狂沙文学网 ”唐惠妃笑了笑,说道:“陛下也知道,蔓儿和儿从小就是青梅竹马,臣妾还记得,她那时候经常跟在儿(身shen)后叫“哥哥”,上次我们和楚国联姻,将蔓儿许配过去,儿还伤心难过了好久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他们两个,的确是朕看着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唐惠妃试探道:“那陛下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的目光望向(殿dian)中的舞姬,说道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唐惠妃点了点头,重新帮他的杯中斟满酒,也不再追问了。

    对于一国皇帝而言,开口即是圣谕,落笔即是圣旨,只要陛下没有当面拒绝,就说明事(情qing)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对于唐家这样的大家族而言,没有拒绝,便相当于同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夭夭最近对寺庙(情qing)有独钟,才在凌家住了两天,就又偷偷跑了回来,拉着小意上山拜佛了。

    不仅要上香,她还准备捐三千两的香火钱,唐妖精对外一向吝啬,这次舍得捐这么多,实在是出乎了唐宁的预料。

    她不仅对寺庙大方,对秀儿也忽然变得大方起来。

    上好的胭脂水粉,上等布料,几百上千两的珍贵首饰,她送了秀儿一件又一件,羡慕的晴儿这两天眼睛都是绿的。

    唐宁走到院子里,看着发呆的晴儿,问道:“晴儿,你知道夭夭和小姐这些天上寺庙都干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晴儿单手托着下巴,说道:“夭夭姐拜月老,小姐拜观音,小如姐姐也拜观音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他们宁愿相信月老和观音,也不愿意相信他这个活生生的人,人类总是喜欢舍近求远,无论是求姻缘还是求子,求他显然比求神佛保佑更有用。

    她们都走了,唐宁也没有什么事(情qing)做,看了看晴儿,说道:“走吧,姑爷带你上街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晴儿的精神立刻振奋起来,说道:“真的!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今天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为了照顾晴儿可怜的小心灵,不被秀儿刺激的眼红,唐宁决定还是带她出去逛逛,毕竟都是自家丫鬟,不能厚此薄彼。

    “姑爷,这个颜色的胭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买。”

    “姑爷,这个手镯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买。”

    “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全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逛街大概是一件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女人兴奋起来的事(情qing),无论是大女人还是小女人,唐宁在陪晴儿逛一家珠宝店的时候,发现了一支很好看的钗子,做工精致,看上去有一种雍容之气,很适合赵蔓,他将之拿起来,还未来得及开口,一道人影从他(身shen)后走过来,淡淡道:“掌柜的,这支钗子怎么卖?”

    珠宝店的掌柜看着那青年,说道:“这位客官,不好意思,这支钗子是这一位客官先看上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淡淡道:“他只是拿起来了,并未说买,我出双倍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唐,摇了摇头,说道:“给他吧,这钗子的做工正好差了那么一点,我要旁边这支。”

    他将之放下来,伸手去拿另一支的时候,唐已经抢先伸手将之拿了起来,淡淡道:刚才那支做工不好,我要这一支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向那掌柜,说道:“我出双倍。”

    唐道:“四倍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五倍。”

    唐丝毫不犹豫:“十倍!”

    “归你了。”唐宁看了他一眼,将第一支钗子拿起来,递给那掌柜,说道:“包起来。”

    唐怔了一瞬之后,脸色就彻底(阴yin)沉下来。

    唐宁收好了那支钗子,付了账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堂堂唐家大少爷,居然玩这么幼稚的把戏,他和唐家有仇,但和唐个人,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仇怨的。

    可他却连这点小事都要和自己作对,似乎是两人之间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,气量如此狭小之人,如何能够成为唐家如此豪族的继承人?

    唐宁转(身shen)挥了挥手,说道:“晴儿,走了。”

    珠宝店的掌柜看着唐,试探道:“客官,这钗子还要吗?”

    唐面色(阴yin)沉,说道:“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钗子拿出来,比刚才那个人带走的那只还要好的!”

    掌柜的脸上立刻就堆满了笑容,说道:“客官稍等,那支钗子虽然是上等货,但一看客官就是贵人,本店还有一件镇店之宝,一般人小的都不会拿出来,仅此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唐走出珠宝店铺,掌柜的坐在柜台里面,两眼放光的数着银票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走进来,问道:“掌柜的,你们这里有没有上等的钗子?”

    掌柜的立刻站起(身shen),说道:“一看客官就是贵人,本店有一件镇店之宝,一般人小的都不会拿出来,仅此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意她们和唐夭夭上山拜佛了,一般要到下午才回来,唐宁和晴儿回来之后,时间还早,他回到内院的时候,发现赵蔓从宫里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的正好。”唐宁走过去,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的锦盒,说道:“刚才和晴儿出去逛,看到了一支钗子很适合你,于是就买回来了,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赵蔓高兴地接过钗子,又忐忑道:“要是我戴上不漂亮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戴什么都漂亮,不戴也漂亮。”唐宁从她手中接过钗子,帮她戴好,赵蔓就立刻跑去铜镜旁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看了看,才转头看向唐宁,问道:“漂亮吗?”

    唐宁走过去,看着她说道: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赵蔓笑的眼睛弯起来,踮起脚,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她脸上爬起一朵红云的时候,一侧的墙壁上忽然传来了敲击声音。

    公主府有什么事(情qing)时,紫鹃就会敲击墙壁,提醒她过去,赵蔓看了看他,说道:“我先过去,一会儿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公主府,前堂。

    赵蔓走进来,看着唐,疑惑道:“唐哥哥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唐笑道:“路过公主府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赵蔓道:“我们好像是有很久没有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唐想了想,说道:“自从你去了楚国之后,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楚国,赵蔓便想起了那一段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光,之后便想起唐宁一步步成为送婚使,陪她(身shen)陷险境,前往楚国,又费尽心思,将她从楚国带回来,心中立刻充满了甜蜜,脸上也不由的带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唐看着赵蔓的轻笑,目光有一瞬间的失神,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,现在的她,似乎和以前那个刁蛮公主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轻咬舌尖,回了回神,从袖中取出一只锦盒,说道:“我有件礼物要送你,是奇珍阁的镇店之宝,也只有这等宝物才配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赵蔓看着他,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么珍贵的礼物,我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再珍贵的东西,我也愿意送给你。”唐站起(身shen)道:“况且,我已经求娘娘向陛下求亲了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亲?”赵蔓看着他,脚步不由的后移了一步,说道:“不好意思,唐哥哥,我一直以来都是拿你当哥哥的,我不会嫁给你,你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怔在原地,面色变了变,正要开口,目光忽然瞥见她头上的钗子,忽而像是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,使他浑(身shen)冰凉。

    赵蔓对他歉意的躬了躬(身shen),走出门外,唐站在原地,脸色铁青,拳头紧握,指甲陷进(肉rou)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