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四章 怀疑!
    唐府之内,众人心知唐淮是什么感受,也不敢多言,吊唁过后,说了一两句安慰的话,便匆匆离开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..kan.shu..la

    唐家有一点不同于京师的其他豪门,那便是唐家主脉的人丁并不旺,三兄弟中,唐淮只有一子,唐也只有一子,唐靖的女儿还是从外面捡来的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能够保证不会有同族相残,争权夺利的事情发生,但也有一个最大的坏处,那便是如果嫡子死了,就会出现偌大的家族失去继承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,唐家家主才步入中年,虽然不复年轻时的龙精虎猛,但再娶几房小妾,在撒手之前多生几个儿子的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若是不想娶妾,且一心为家族着想,从旁系或是二房中选一位,也不是没有先例。

    显然,如今的唐尚书,唐家家主唐淮,除了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以外,还要考虑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唐走过来,看着唐淮,声音嘶哑的开口。

    唐家遭逢巨变,产生的影响和损失,要远比和康王一系的党争大的多,这两日,唐家上下,皆是一片悲戚。

    唐淮目光无神,说道:“让昭儿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唐昭在一月前去了江南,顺利的话,也才到了没几日,但唐璟死后,唐家的男丁中,也只有他最有资格继承家族,此刻自然不能再待在外面。

    唐看了看唐淮,许久才点头道:“我这就派人去将他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淮沉默了片刻,又问道:“凶手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唐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唐淮拍了拍衣袍,说道:“让人准备一下,我要进宫面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已过两日,唐璟的案子还没有任何线索,陈皇刚刚训斥了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,愤怒的坐回位置没多久,便有宦官上前禀告,礼部尚书唐淮求见。

    听到唐淮的名字,陈皇便有些头疼,但还是平复了心情,说道:“宣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唐淮走到殿内,径直跪下,说道:“臣恳请陛下,还璟儿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陈皇站起身,走下来,亲自将他扶起,说道:“你放心,即便是没有你这句话,朕也要将此案查一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面色有些阴厉,他刚刚才选中的驸马,没几天就横尸街头,这不仅是对唐家的挑衅,更是对他天子威严的挑衅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杀的唐淮,他都要将其找出来,无论是何人在背后指使,他都要将之连根拔起,绝不姑息!

    他面色阴沉,脑海中忽而划过一道亮光,望向身后一名宦官,说道:“召公孙影觐见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名中年女子缓步走进大殿,躬身道:“公孙影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,问道:“大理寺筛选出了十几名最有嫌疑的案犯,但他们都对罪行矢口否认,你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开口说真话?”

    公孙影抬起头,说道:“属下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之后,十余名带着手铐脚镣的犯人从大理寺被押解进宫,此次唐家大公子被杀身亡之后,官府从京中抓了不少人,他们之中,大多都是身上有案底的地痞流氓,平日里欺男霸女,行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这一次则是全都倒了霉,在大理寺吃尽了苦头。

    抓的人虽多,但却没有一人认罪,也没有查出什么线索,大理寺只好选出了嫌疑最大的十数人,先应付交差。

    十数人被带到一座偏殿,很快就有一人被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某处殿中,公孙影看着那名犯人,说道:“把他的镣铐解开。”

    那犯人在大理寺中就已经受到了多种刑罚,疲惫不堪,眼前的女子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,但她的眼神,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对面的女人却忽然甩了甩手,一道黑光从她的袖中激射而出,随后,他就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附着在了他的脸上,沿着他的鼻孔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捂着脸,惊惧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从他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,他捂着脑袋,在地上不停地打滚。

    公孙影走上前,问道:“说,唐家大少爷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那人捂着脸,声音从指缝中传出来:“不是我,不是我,饶了我吧,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公孙影站在一旁,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人抱着脑袋,在地上滚来滚去,不停嘶吼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,我,我杀过人,可没杀唐家大少爷,不是我做的,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饶了我,饶了我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难受,求求你,求求你杀了我,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犯人捂着脑袋,在地上滚来滚去,幅度越来越小,声音也从起初的惨叫变成了压抑的低吼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的身体抽搐了几下,便挺直不动,再无声息了。

    公孙影俯身看了看,回头看着陈皇道:“陛下,他咬舌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唐淮看了公孙影一眼,眼神深处浮现出一丝防备。

    陈皇面无表情的看了地上的尸首一眼,说道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第二名人犯被带进大殿时,走到门口,看到前一人的尸体被抬进去,脸色刷的苍白,挣扎道:“人不是我杀的,我不去,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被两名禁卫拖着走进去,不多时,殿内便又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偏殿之中,十余名人犯,眼看着同伴被一个一个的带出去,却没有一人回来,心中的恐惧开始被无限的放大,气氛逐渐变得骚乱起来,但却被禁卫镇压。

    另一处殿内。

    一人蜷缩着身子,在地上来回翻滚,不停道:“人是我杀的,是我杀的,求求你,给我个痛快吧!”

    公孙影问道:“既然是你杀的,那你抢去的衣服和财物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颤抖道:“银子,银子花了,衣服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又问道:“他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红色,不,白色,白色,人是我杀的,求求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直起身,看着陈皇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蛊刑之下,这些人中虽有不少人承认了罪行,但也是难以忍受这种痛苦,想要早些结束,或者干脆求死,并不是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过程中倒也问出了一些他们平日里做过的足以掉脑袋的大罪,却还是与唐璟的案子无关。

    陈皇面色阴沉,捂住口鼻,径直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公孙影看了地上已经停止抽搐的人犯一眼,跟着唐淮走出去,这些人因为极致痛苦的而失禁,此刻殿内,散发着一阵剧烈的恶臭。

    两名小宦官脸色憋的通红,迫不及待的走出去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陈皇洗了个澡,换了一身衣服,心里才好受了些,坐在上方,看着唐淮,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这些人都不是凶手,你再想想,还有谁有这样的动机,又是谁和唐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唐淮想了想,说道:“回陛下,请恕臣斗胆直言,和唐家有如此深仇大恨的,确有两人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