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一章 妙计
    唐璟死了,自然也做不成驸马,这一桩陈皇才宣布没几天的婚事就此作废。

    不过赵蔓的烦恼却还是没有结束,作为公主,她的年纪已经不了,早就到了出嫁的时候,陈皇这两天又开始为她物色下一位驸马。

    她看着唐宁,蹙着鼻子道:“怎么办啊,这样下去,就没完没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捏了捏她的鼻子,安慰道:“别担心,不是还有我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现在根本不知道她的威名,唐家大公子和楚国太子,一个被他克死,一个被她克的生不如死,她已经威名在外,京中还有哪家豪门敢娶她?

    连平民百姓成亲,都要测八字算吉凶,更何况是那些豪门大族,对这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就算是真有人敢答应,唐宁这阵子也挺闲的,而且心情颇为郁闷,不介意陪他们玩玩,帮赵蔓坐实克夫的名声。

    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贱,而且有种自己咒自己的感觉,不过负负得正,他一个扫把星,还怕这点诅咒?

    皇宫,御书房中,陈皇看着下方一人,问道:“朕昨天和你商量的事情,你考虑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下方的一位老者面露为难之色,道:“启禀陛下,张家能得陛下隆恩,老臣自然感激不尽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中书令算是朝中的肱股之臣,将公主嫁给中书令家的子嗣,身份上正适合,张家长子尚未婚配,他心里才存了这个想法,见中书令面露推诿之色,陈皇皱眉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中书令道:“只是靖儿和人早有婚约,若是背信弃义,毁了张家的名声事,若是使得皇家蒙尘,老臣万死不辞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到这里,语气忽然一转,看向另一旁,道:“老臣记得,赵侍中的儿子,似乎和公主差不多年纪,并且尚未婚配……”

    中书令祸水东引,赵侍中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,心中却早已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平阳公主是克夫之命格,谁娶谁倒霉,中书令的孙儿怕她,难道他赵家就不怕了,他们赵家可是单传,要是像唐家那样死了儿子,连换人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赵侍中心里骂着中书令,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,道:“回陛下,张大人有所不知,曾经有一位游方道士给忠儿算过命,他过两年才能婚配,否则后半生将会多灾多难,损福折寿,臣不敢耽搁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晚两年成家,总比成不了家要好,只要能避过此时,其他的事情都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中书令道:“赵侍中真是的,游方道士的话,不能信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侍中不甘示弱,道:“本官怎么没听过张大人的孙儿和人有婚约?”

    中书令瞥了他一眼,道:“这是我张家的事情,赵大人不知道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不甘示弱,互相出卖的两人,陈皇面色阴沉,道:“都给朕闭嘴!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身体颤了颤,立刻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两人,面沉如水,他又怎么会看不出,这两人互相攻击,根本原因在于,他们谁都不想娶公主,什么时候,皇家的公主竟然沦落到嫁不出去的地步?

    这才是有辱皇家尊严!

    他站起身,正要开口,忽有一名宦官跑进来,惊慌道:“陛下,不好了,太后忽然病重,陷入昏迷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面色大变,也顾不得中书令和侍中了,快步向殿外走去,一边走,一边道:“让所有太医都到养神殿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和在亭中下飞行棋,本来是陪赵蔓下的,但她刚才忽然被召进宫里,听那传旨的宦官,似乎是太后的身体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唐宁进过皇宫无数次,后宫娘娘却只见过两位,对于这位太后,仅仅是听了几次。

    陈国如今的太后,正是陈皇的生母,据她的身体不太好,一直以来都深居宫中,即便是朝中的许多大臣也未曾见过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赵蔓似乎对这位皇祖母挺紧张的,匆匆忙忙的进了宫,如今也不知道宫里的情况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皇宫,养神殿内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陈太医令,沉声道:“太后的病情如何了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连忙道:“回陛下,臣已经施针稳住了太后的病情,太后她老人家现在需要静养,大概明天早上就能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皇放下了心,又问道:“太后的病情一向稳定,这次为何会忽然病发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心道:“陛下,太后年事已高,身体也不如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不想听你这些话。”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你就直接告诉朕,还有什么办法能稳住太后的病情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想了想,道:“若是孙神医在京师,或许会有些办法,可他老人家云游四海,踪迹难觅,臣只能尽力而为……”

    赵蔓匆匆的走过来,问道:“父皇,皇祖母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皇长舒口气,道:“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赵蔓也放下了心,道: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是福寿深厚之人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陈皇看着她,忽而道:“蔓儿你已经到了婚嫁的年纪,太后的病情又不太安稳,朕欲在京中觅一年轻俊杰,让你们早日成婚,也好为太后冲冲喜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赵蔓叹了口气,道:“唐璟哥哥死了,他们都儿臣是克夫之命,若是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就不是冲喜,而是给皇祖母折寿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陈皇,道:“儿臣愿意出家为道,带发修行三年,为皇祖母烧香祈福,父皇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,道:“这岂不是耽搁了你的婚姻大事?”

    赵蔓笑了笑,道:“儿臣的婚姻算不了什么,只要皇祖母的身体能好些,儿臣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,欣慰道:“蔓儿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赵蔓看着陈皇,道:“人总是要长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看着赵蔓,诧异道:“什么,你要出家为道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三年啦……”赵蔓看着他,道:“你不是,最多三年,我们就要离开京师了,更何况,这样一来,这三年里,父皇就不会再给我乱指驸马,我们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有些惊讶的看着她,想不到她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来逃避陈皇的逼婚,看来女大十八变,变的不仅仅是身材和脸蛋,还有头脑……

    赵蔓得意的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样,我聪明吧?”

    唐宁捏了捏她的脸,道:“你可真是个机灵鬼……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月亮门外,萧珏手上拎着的一坛好酒摔在地上,双目圆睁,无比震惊的看着他们,颤声道:“你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如意郎君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