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四章 同床
    唐宁脱衣服也只是吓吓她而已,他在婚房中早就准备好了席子,铺在地上,可惜婚房中准备两套被褥,太过引人注目,由不得别人不多想,他只能枕着两本书,躺在席子上。

    好在练武这么久,身体结实了许多,换做以前,一定会被冻出病来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了看他,爬到床上,将被子里的红枣桂圆之类的东西检出来,又将床上的一块白布收起来,过程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的更红了。

    床上没有什么东西之后,她连外衣都没有脱掉,只是脱了鞋袜,便将自己裹在被子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今天的晚上的情况唐宁早有预料,本来就没有什么期望,更谈不上失望,晚上虽然没有喝醉,但其实也喝了不少,感觉有些头晕,躺下之后便涌上了些许睡意。

    唐夭夭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好一会儿才坐起来,看着唐宁,问道:“地上凉吗?”

    唐宁闭着眼睛,随口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又问道:“你连被子都没有,不冷吗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要不……,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睁开眼睛,刹那间睡意全无,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算是邀请吗?

    唐妖精居然邀请他上她的床,同盖一张被子,他们可是假成亲啊……

    唐夭夭又想了好一会儿,才小声道:“你上来吧,冻出病来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唐宁要是拒绝,也就太不近人情了,而且他真的有点冷,他走到床边,唐妖精缩到最里面,给他让出来一半的被子,说道:“你只能睡一半,不许越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什么人了?”唐宁看也没看她,主动的背过身子,睡在最外面。

    她睡在外面,唐夭夭睡在里面,被子中间便空出来一片空间,冷风从中间钻进去,唐宁不觉得比他睡在地上好过多少。

    和苏媚睡在一起就没有这个问题,睡醒的时候,她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的情况也不少见。

    唐夭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抓紧被子,说道:“你再向里面睡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向里面挪了挪,和她的身体贴在一起,果然觉得暖和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她的腿好像有些僵硬,一直处于紧绷状态,唐宁担心她在被子里一脚踹过来,又挪开了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们睡在一张床的事情不要告诉你爹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唐财主严厉警告过的事情,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也不代表会发生什么,但唐财主可不会管那么多。

    唐夭夭的手放在被子外面,将两个人隔开,说道:“我才不会告诉他呢!”

    唐宁转过身,面对着她,说道:“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转过去,不许看我!”唐夭夭将他的身体强行转过去,说道:“委屈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嫁给我,连皇帝都派人前来贺喜,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唐夭夭一点也不为以后担心,无所谓道:“想不了那么多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重新转回来,说道:“万一以后你要是嫁不出去,要不我们就凑合凑合吧,反正亲也成了,堂也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……”唐夭夭撇了撇嘴,说道:“本姑娘天生丽质,想娶我的人多了,怎么都排不到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和唐妖精同床共枕之后,唐宁忽然间就没有了睡意,将双手枕在脑后,说道:“反正现在也睡不着,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学着他的样子,也将双手枕在脑后,说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从前呢,有一对夫妇,他们大婚之夜,洞房的时候,本来是互相面对着睡的,后来丈夫却将妻子翻过去,然后再翻过来,又翻过去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本来听到洞房的时候,唐夭夭已经有些脸红了,但故事的发展却不像她预想的那样,她看着唐宁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因为他分不清正反面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怔了怔,说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没有然后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撇了撇嘴,说道:“这是什么破故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忽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羞恼的从床上爬起来,骑到唐宁身上,怒道:“你想死吗!”

    以前唐宁激怒唐妖精的时候,她会一个擒拿将他拿下,后来唐宁武功见长,擒拿术不是次次都管用,唐妖精便采用了这个姿势,只要他骑在唐宁身上,拿住他的双手,他就怎么都反抗不了了。

    但今晚的情况有些不一样,她的嫁衣和唐宁的新郎服本来就单薄,唐宁上床的时候,更是将外衣脱掉,只穿了一件衬衣……

    喜庆的婚房,大红的被子,柔软的床,唐妖精骑在他的身上,这种气氛显然和在草地上时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这次没有制住唐宁的双手,而是揪着他的领口,羞恼道:“你什么意思,想死就直……,直说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声音就小了下去,从唐宁身上下来,重新躺回自己的位置,背着着唐宁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不是晚上,唐宁一定能够发现她连耳根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唐宁同样有些尴尬,稍稍向她靠近了一些,但又保持了一点距离,背对着她,心中默念清心咒。

    苏狐狸可以用尤物来形容,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摄人的魅力,但唐妖精也不是省油的灯,尤其是她的一双大长腿,足以令无数男人疯狂。

    其实和她这样睡在一起,也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 好在他在苏媚那里已经锻炼出来了,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化身禽兽,心中不再去想这些事情,很快便产生了睡意。

    唐夭夭背对着唐宁,握着拳头,双腿紧绷,一张脸炽热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假成亲,但新妇该了解的事情,她都已经了解过了,一件都没有落下,自然清楚刚才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心里忐忑又紧张,他要是对自己乱来怎么办,她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随后她又意识到,她根本不用担心这些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心中暗道,如果他对自己乱来,她就好好地教训他,她想到这里时,听到身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唐夭夭回头看了看,见唐宁已经熟睡,一颗心终于放下,下一刻,却又无缘无故的涌出一阵羞恼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床上的女子长长的睫毛抖了抖,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眼中迷茫消失,意识回归之后,她红着脸,有些害羞的将放在唐宁胸口的手拿开,将搭在他腿上的长腿收回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胸前和腿上的压迫小了,唐宁在心中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他早上要等到唐夭夭先醒,免得她以为他昨天晚上对她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正要睁开眼睛,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微弱气流,心中一惊,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唐夭夭的脑袋探过来,看着“睡梦中”中的唐宁,嘴角翘起一丝弧度,小心的低下头,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宁睁开眼睛,和她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唐夭夭表情怔住,唐宁张了张嘴,说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个字,便察觉到颈间一痛,眼前一黑,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唐夭夭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坐在梳妆台前了。

    唐宁从床上坐起来,唐夭夭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刚才做噩梦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迷茫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唐夭夭道:“梦里好像有人和你动手,你说梦话的时候,我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他刚才的确是做梦了,不过却是美梦,唐妖精主动亲他这种事情,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,正要下床,忽然眉头蹙起,捂着脖子,喃喃道:“脖子怎么这么疼,难道昨天晚上落枕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