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识抬举
    从今天起,唐夭夭和小如小意就变成了真正的姐妹。

    一大早她就要起来对身为大妇的小如奉茶见礼,她们在还不是姐妹的时候,就已经亲如姐妹了,现在成了真正的姐妹,关系自然不用说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小意两人也知道这其中的内情,后宫争宠,大户人家后院的纷争矛盾,在唐家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成亲前后,家里发生的变化也不大,无非就是拆了一堵墙,多了两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分别是唐府三夫人唐夭夭,和她的丫鬟秀儿。

    京师百姓嫁娶之时,新妇在第三天会回门,也就是回娘家,灵舟的风俗则是在第二天,唐财主却偏偏要坚持灵州的风俗,第二天就让唐夭夭回去。

    唐宁想不明白,不过是隔了一堵墙,不,现在连那堵墙都没有了,无非是从一个院子走到另一个院子,也不知道这位倔强的岳父大人到底在坚持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显然已经是他最后的倔强了,唐宁不忍也不敢逆着他的意思,一年之前,对于唐财主会答应让唐夭夭嫁给他的事情,他连想都不敢想,然而一年之后,唐夭夭就和他同床共枕了。

    唐家,已经回门的唐夭夭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,嘴里哼着小调,剥了一颗桂圆扔进嘴里,秀儿从门外一步步挪进来,装作不经意的问道“小姐,你的喜帕呢?”

    唐夭夭又咬了半颗红枣,问道“什么喜帕?”

    秀儿看着她,说道“就是昨天晚上你们床上铺着的白帕子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片白帕子,唐夭夭脸色就红的像是要滴血,她也是经受过婚前培训的,自然知道那帕子是什么意思,羞恼的瞪了秀儿一眼,没好气道“你问这个做什么!”

    秀儿看着她,叹了口气,问道“这么说,你们昨天晚上,没有那个?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丫头,整天脑袋里面想什么呢!”唐夭夭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,说道“我们是假成亲,假成亲,你别忘了!”

    秀儿看着她,说道“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假的时间久了也会变成真的,怕只怕小姐你一直自己骗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妖精回门了,哪怕只是在隔壁院子,也不能自己走过来,当然唐宁也不能走过去,因为唐财主派了两个人在院门口守着,每天十二个时辰不松懈。

    唐宁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,正好骁骑营中有些事情,他第二日便去了营中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他只是对营中事务有了大概的了解,这次是在骁骑营长史和营中几名将领的带领下,逐一巡查。

    骁骑营长史便相当于秘书或是大管家,总领营中事务,下面还有各种参军兵曹,分管诸事。

    十六卫每一卫都可以看成是一个独立的衙门,职责不仅仅是练兵,农忙的时候,他们甚至还有自己的田地要种。

    骁骑营中,一人走在前面,看着唐宁,说道“前面是库房,都是些兵器,没什么好看的,不如绕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这位左骁卫长史,笑道“崔长史有所不知,我对兵器也颇有兴趣,去看看也好。”

    崔长史怔了怔,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,很快又挂上了笑容,说道“既然如此,那便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身后的一名校尉,说道“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兵器库中的武器琳琅满目,刀枪剑戟,十八般武器,样样都有,推门走进去之后,一股铁锈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唐宁伸手扇了扇,空气中的味道反而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崔长史,问道“我记得,朝廷每年应该都会向十六卫拨款,用来修缮和置换兵器,怎么这些兵器锈蚀的如此严重?”

    崔长史笑道“唐将军有所不知,朝廷虽然每年都会修缮和置换兵器,但我们十六卫不比边军,平日里训练,为的是年底比试,比试时用的是木刀木剑,训练时用的也是木刀木剑,这些兵器久置不用,自然绣的快些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崔长史笑了笑,说道“唐将军在这里待久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“走吧,再去前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崔长史伸出手,说道“前方是存放火药的地方,唐将军请。”

    火药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开始应用于战场,却还没有成为主流,军中虽然不重视火药,也会常备一些用于训练。

    唐宁走到存放火药的库房,看着几个陶罐,问道“就只有这些吗?”

    崔长史道“此物不好控制,将士们用来训练的时候,往往还未伤人,便先伤己,于是营中每年也就不再补充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崔长史一眼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十分牵强,火药至今已有不短的历史,虽然还没有过于成熟的使用方法,但战场上已经有广泛应用,如果他没有记错,十六卫中,每一卫都有些人是专门负责火器的,不可能出现这种低水平的失误。

    况且,朝廷每年对于此项,也是有拨银的,哪怕将这笔款项的十分之一用来购买火药,也不至于只有这么一点点存货。

    崔长史看向他,问道“唐大人,还要再继续看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“今日有些累了,改日再说,辛苦崔长史了。”

    崔长史笑了笑,说道“不辛苦,这是下官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唐宁离开,崔长史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,命人关掉库房大门之后,匆匆的走进某处营房。

    营房之内,一名俊俏男子放下酒杯,看着他,问道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崔长史点了点头,说道“他看了看库房之后,就回营房去了。”

    俊俏男子又问道“他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崔长史看着他,说道“怕是已经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俊俏男子丝毫不以为意,说道“发现便发现了,这骁骑营的兵将,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,我可以配合他,可他也该有些自知之明,不该碰的东西,千万不要去碰……”

    崔长史看着他,说道“驸马爷……”

    俊俏男子看了他一眼,崔长史立马改口,说道“张郎将,若是他真的要插足这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不识抬举了。”俊俏男子冷笑一声,说道“中郎将又如何,如果他不识抬举,我有一百种方法,让他在这骁骑营混不下去!”

    崔长史想了想,说道“张郎将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字,这位唐将军,好像很不好惹……”

    俊俏青年看着他,问道“你觉得本驸马好惹,还是公主好惹?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