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八章 供过于求
    “唐将军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到校场,一名都尉看到他,立刻恭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唐宁目光扫视校场一眼,问道“校尉们都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那都尉也是一脸的不解,说道“不知道怎么的,今天除了张校尉三人,其他的校尉都请了假。”

    左骁卫五千人,唐宁将其分为十个营,共有十名校尉,每名校尉领兵五百,平常的训练指令和任务,都是通过他们执行下去的。

    十名校尉七名都不在,没有人监督和指导,难怪今天的校场上,众人会这么散漫。

    这怕就是张超对他所出的招,他似乎是想要证明,在这左骁卫,他张左朗将说的话才算话,虽然中郎将官高一级,但要是对下属没有什么约束力,也就是光杆司令一个,

    唐宁又看向那都尉,问道“张左郎将呢?”

    那都尉道“张左郎将也告病在家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“让人去告诉那七名校尉,以后请假,必须经过我的批准,他们明日若是不来,军法伺候。”

    那都尉看了看他,咽了口唾沫,说道“是。”

    京中某处酒楼,张超猛灌了一口酒,说道“不让我好过,那就大家都不好过,姓唐的不是有本事吗,有本事他自己练兵去!”

    身旁的一名校尉看着他,犹豫道“可是张将军,唐中郎将派人传话了,明日我们要是还不到,就军法伺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张超挥了挥手,说道“他说军法就军法吗,你们是从我这里请过假的,合乎军中规定,他一个中郎将,还能无法无天不成?”

    几名平日里亲近张超的校尉笑了笑,纷纷举杯相碰,不再说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唐宁虽然是中郎将,但他在左骁卫中待不了多久,说不定过几个月就去其他地方了,可到时候,他们还在张左郎将的手下,这两人中,到底应该听谁的话,他们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骁骑营,校场之上,唐宁站在最前方,抬头看了看太阳,问道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萧珏道“巳时一刻。”

    按照军中规定,巳时之前,十名校尉就应该集合完毕,此时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,唐宁的身前却只有三人。

    昨日没到的七名校尉,今日依然没到。

    一名都尉走上前,说道“唐将军,还有七名校尉未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到的就不用来了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“凌风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正在跑圈的凌风哼哧哼哧的跑过来,不过数日,他身上的气质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没有了那种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子,虽然身体看起来并不精壮,却能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锐气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,唐宁也发现了,凌风虽然纨绔,但并不是无药可救,大概就和以前的萧珏差不了多少,最主要的是听话,让他跑圈就老实的跑圈,让他训练就老实的训练,让他往东就绝不往西,让他撵狗就绝不捉鸡,将门出来的子弟,大都具有这种良好的素质。

    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站正道“唐将军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唐宁提起笔,在一张告身上写下他的名字,说道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第二营校尉了。”

    在骁骑营,陈皇给他的最大权限,就是可以直接任命校尉以下,包括校尉在内的武职,无须经过朝廷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有一定限制的,凌风虽然整天在京师晃荡,但和黄昱龙等人不同,凌家显赫一时,他本身就有一个相当于都尉的虚职,平时没有什么大用,这个时候的用处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都尉将他提升为校尉,远比提拔其他一介白身的人要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凌风瞪眼看着唐宁,不确信道“我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凌风回过神来之后,就立刻点头道“愿意,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校尉,手底下可是管着五百号人,能一步坐到这个位置,平日里这样的机会可不多,别说校尉,以他的年纪,爬到都尉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手底下管着多少人,主要是成为校尉之后,他在这里也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就不用天天跑圈了吧?

    当然,能成为禁军校尉,他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,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,这位妹夫虽然小心眼,有这种好事,也没想着别人。

    那名小都尉诧异的看了看唐宁,问道“唐将军,第二营校尉,不是魏校尉吗?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“魏大年等七人,无故缺勤,不服命令,我已经除去了他们的职位,交由兵部惩处,这两天就会任命新的校尉。”

    那小都尉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,一次性将七名都尉全都革职,这何止是断了张左朗将的臂膀,这是将他削成了人棍啊!

    左骁卫有史以来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,要是再动两个人,张左郎将在左骁卫,可就真的只剩下孤家寡人了。

    唐宁坐在营房中,身前放着六张空白的告身。

    他看着萧珏,说道“有资格一步成为校尉的,只有刘俊一人,还差五个,你要不再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萧珏摇了摇头,叹息道“怪只怪他们不争气,一个八品参军还可以,想一步成为校尉,他们一个都不够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,唐宁暂时也没有办法了,这就相当于他为他们准备了六个超级大包子,可惜穆羽等人的胃口不够大,强行吃下去的话,怕是会噎死,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禁军校尉的位置竟也有供过于求的时候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“参军的话,再等两天吧,我这两天尽量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超想要和他争一争,谁才是左骁卫的主人,唐宁自然不介意,这里对于陈皇来说就是一个试点,在试验出成绩之前,他可以随便折腾。

    他还真想看看,张超现在还坐不坐得住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超的忍耐力比他预想的还要差一点,一刻钟以后,他就气冲冲的走进唐宁的营房,质问道“唐将军,你这是什么意思,魏大年他们犯了什么错,你要将他们全都革职,你不觉得这太过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平静的说道“作为一个军人,连服从命令都做不到,这样的校尉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张超愤怒道“即便如此,一次罢免七位校尉,唐大人未免太独断专行了吧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超终于忍不住,伸手指着他,说道“你身为中郎将,却嚣张跋扈,独断专行,肆意罢免、任命职位,这些我都会向如实陛下禀报的!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诧异道“张左朗将好像没有资格向陛下禀报吧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等着吧!”张超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猛地挥了挥手,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唐宁说的是事实,没有四品官职,一般没有面圣资格,张超想要弹劾他,只能先通过兵部,而兵部那里,他昨天才打过招呼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萧珏,问道“我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”

    利用自身的人脉和资源,打击异己,破坏规则,这一般是反面角色的人设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萧珏斩钉截铁的说道“张超利用职务之便,侵吞饷银,结党营私,我们这是为民除害,我们是正义的……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