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九章 圣前告状
    义阳公主是皇室的众多公主之一,她所嫁的夫家,在众多驸马家族中并不多么显赫,但义阳公主的名气,却是所有公主中最大的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宁惹阎王,莫惹义阳,这句话在京师权贵圈子中广为流传,人人都对她敬而远之,不愿招惹,足见她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府。

    张超一脸郁闷的回了府,一名婢女见到他,立刻躬身行礼,说道“驸马爷。”

    张超坐下来,喝了一口冷茶,问道“公主在家吗?”

    那婢女看了看他,眼神有些躲闪,低声道“在,在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婢女的表情,张超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,脸色更加阴沉,这说明义阳公主此刻一定是和她的哪个姘头在一起,而且还将人带到家里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此已经司空见惯,他们两人虽是夫妻,但却向来都是各玩各的,从来不管对方的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水性杨花有几个姘头他管不着,她也管不着他在外面养了几个外室,连接两人的,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用以支撑义阳公主豪奢生活的银子,大都由他从骁骑营中贪墨得来,而借着义阳公主的势,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也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张超坐在堂中,那婢女退下去传信,好一会儿,才有一道身影扭动着腰肢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女人二十余岁的年纪,脸上涂抹着浓妆,衣衫稍显凌乱,走到张超对面,翘着腿坐下,看了他一眼,问道“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左骁卫中待不下去了。”张超看了她一眼,说道“我的人全都被换了,以后也别想从那里面再弄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义阳公主站起身,皱眉道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张超这个左郎将,在她看来,唯一的用处,就是时不时的可以从那里弄些银子回来,如果连这个用处都没了,她要他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”张超面色阴沉,说道“也不知道陛下怎么想的,怎么会派一个文官来左骁卫中任中郎将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听他讲完之后,义阳公主冷面寒霜,咬牙道“岂有此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陈皇陪着一名老妇,在御花园中闲逛,没多久,便转头看着她,说道“太后,外面凉,我让人扶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衣着并不华丽的老妇摇了摇头,说道“待在宫里憋闷的慌,好不容易能出来走走,就多走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两步,说道“以前蔓儿经常会过来,陪我说说话,给我讲几个笑话,最近也不见她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蔓儿她已经出宫开府了。”陈皇看着她,说道“要不我让她再搬进宫来,好好陪陪您老人家?”

    太后挥了挥手,说道“姑娘家大了,都想出去看看,还是不要让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道“蔓儿她为了太后的身体,愿意修行三年,为太后祈福,她心里还是记挂着太后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简直是胡闹……”太后看着他,不满道“姑娘家的有几个三年可以耽搁,再耽搁三年,她还怎么找到一个好的夫家,蔓儿胡闹,你一个做爹的,怎么也跟着她胡闹?”

    陈皇道“她也是一片赤子之心。”

    太后似乎因为这件事情有些不悦,陈皇也没有多言,默默的陪她散步,行至某处时,后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。

    “公主,陛下在陪太后散步,您不能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奴才,睁大你的眼睛瞧瞧,本公主你也敢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皇转身望着后方,皱眉问道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魏间看了看,说道“回陛下,好像是义阳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想闹什么?”陈皇眉头更皱,片刻后才说道“让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魏间走到后方,不多时,便带着义阳公主走过来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走到陈皇身前,躬身道“义阳见过父皇,见过太后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,问道“你这次进宫,又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她的公主众多,嫁出去的也有不少,这些嫁出去的公主,大都安安稳稳的过着自己的日子,唯独义阳公主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她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进宫闹上一闹,看在她是自己女儿的份上,陈皇对她的事情每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心里其实也颇为烦她。

    人们公认的京师第一泼妇居然是皇室的公主,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?

    陈皇一发问,义阳公主的脸色就垮了下来,硬挤出几滴眼泪,哭诉道“父皇,儿臣被人欺负了,驸马被人欺负了,求父皇为儿臣做主啊!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她一眼,问道“平日里都是你们欺负别人,还有谁能欺负你们?”

    “父皇冤枉……”义阳公主哭的更加伤心,说道“这次儿臣和驸马真的被人欺负了,那人欺负驸马就是欺负儿臣,欺负儿臣就是欺负父皇,欺负皇家,父皇一定要严惩他!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夸张的表演,心中一点儿都不为所动,问道“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立刻道“是骁骑营里一个姓唐的,他进了骁骑营之后,独断专行,还串通兵部,把左骁卫搞得乌烟瘴气,随意罢免武将,安插他自己的人,儿臣觉得,他是想要把禁军变成他自己的私军!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了几句话,但这一条罪名要是真的落实,就算不株连九族,也是死罪一条。

    把守护京师的禁军变成他的私军,这是造反。

    陈皇瞥了她一眼,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波动,问道“你说的是唐宁?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连连点头,说道“对,就是他,此人居心叵测,可能有造反之心,父皇不得不防啊!”

    “朕倒是忘了,你家驸马也在左骁卫。”陈皇看着她,说道“你说的唐宁,是朕让他这么做的,你们平日里在左骁卫怎么做小动作,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这次不行,你告诉张超,让他给朕老老实实的,否则就算是唐宁能容他,朕也不能容他!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的时候,他的语气中,已经有些严厉的呵斥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身体哆嗦了一下,也没有想到,事情居然和她想的全然不同,父皇对此人的庇护,已经到了一个让她难以理解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听得出来父皇语气中的认真之意,收敛起脸上的委屈之色,低声道“儿臣,儿臣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平日里嚣张跋扈,还能安安稳稳的在京师潇洒,就是因为她知道,什么时候可以嚣张,什么时候不可以。同样的一件事情,时机不对,便有可能造成全然不同的两种结果。

    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“知道就好,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退下之后,太后看着陈皇,摇了摇头,说道“义阳这孩子,已经被你惯的不成样子了,我在宫里,都听说了她不少的荒唐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叹了口气,说道“再怎么说,她都是朕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看着他,说道“可当初你将蔓儿远嫁楚国的时候,如果也能想到她是你的女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道“无论是蔓儿还是义阳,她们首先是陈国的公主,其次才是朕的女儿,为了陈国的将来,她们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太后,说道“朕在小事上可以糊涂,但事关国祚,朕不得不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太后看着他,叹息口气,说道“和你的父皇越来越像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目光望向前方,说道“父皇没有完成的遗愿,朕一定会完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