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章 大赦天下
    太后在御花园中走了走,便有些困了,被人搀扶回宫。

    陈皇站在御花园门口处,摇头道“太后比以前更容易乏了。”

    魏间缓缓道“御医说,太后的病就是这样,比普通人更容易昏睡。”

    陈皇又道“孙神医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魏间摇了摇头,说道“还没有,孙神医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,应该是又外出云游寻药去了,或许已经不在陈国。而且凌太医说,即便是孙神医,至多也只能为太后延寿几载,不能根治太后的病。”

    陈皇叹了口气,说道“能延寿几载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视线从前方收回来,问道“朕真的很无情吗?”

    魏间诧异道“陛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陛下一点儿都不无情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说道“你也不用奉承朕了,今天朕想听真话。”

    魏间道“老奴在陛下面前,从来不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跟了朕一辈子,就算说错了什么话,朕也不会怪罪你的,那些人在朕面前,从来都不敢说真话,朕听的烦了,也听的厌了,说吧,朕想听听你的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魏间看了看陈皇,犹豫了片刻,才道“陛下……,是有些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皇脸上露出怒色,目光望向他,问道“你说说,朕怎么无情了!”

    魏间看着他,不慌不忙的说道“陛下对贪官无情,对污吏无情,对草原上威胁我陈国边境的蛮子无情,正是因为陛下的无情,天下才能海晏河清,百姓才能安居乐业,陛下的无情,便是天下的有情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摇了摇头,说道“你做宦官真的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名校尉只剩下了四个,加上刘俊也才五个,唐宁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让他们每人先管两个营。

    张超的狠话早早就放出来了,但却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,反倒是蔫了下来,见到唐宁都是躲着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超对于他将那几名校尉撤职的事情,再也没有发表过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刘俊的事情解决了,穆羽和其他几人的事情还没有解决,不过唐宁已经让萧珏搜集到了他们的罪状,只要将之递交兵部,就又能空出来几个位置。

    某处营房之中,几名参军看着张超,焦急道“张左郎将,萧右郎将已经收集到了我们的罪证,您得为我们想想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超醉眼迷离,又倒了杯酒,扯了扯嘴角,说道“收集到就收集了,你们想让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啊……”一人焦急道“要是他将那些东西交给兵部,我们岂不是,岂不是会落的和魏校尉他们一样的下场?”

    张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问道“这和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从宫中回来之后,就将他臭骂了一顿,这个时候他才明白,唐宁在左骁卫横行无忌,独断专行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有陛下在他身后,他自然不敢再做什么,否则别说魏校尉,就连他这个左郎将,也该当到头了。

    斗得过就斗,斗不过就躲,事到如今,他也不多想什么了,在这左骁卫中多混一天是一天,只要那唐宁就此收手,不找他的麻烦就好。

    那名参军看着他,说道“张郎将,您不能这样啊,我们不也还是为了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彭!”

    张超猛地放下酒杯,怒道“你们是在威胁我吗!”

    那人立刻道“属下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张超看了看他们,片刻后,才有些不耐烦的挥手道“行了行了,你们别担心了,这次算你们走运,他拿到了你们的罪证也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那参军小心的看着他,问道“张郎将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意外的发现,被萧珏拿到罪证的那些参军,早上看到他时,还满脸惊惧,中午的时候就喜气洋洋的,要是一个人也就算了,或许是家里的老婆生了孩子,心里高兴,所有人的老婆都生孩子,这个可能性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是他们有什么倚仗,晚上回到家和赵蔓坐在屋顶看星星的时候,才终于知道了原因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诧异道“大赦天下?”

    赵蔓点了点头,说道“父皇说了,决定大赦天下,为皇祖母祈福积善,凡是今天之前案件的犯人,都可以得到大赦。”

    大赦天下是帝王经常会做的一件事情,在皇帝登基、更换年号、立皇后、太子,或者遭遇天灾的情况下,颁布赦令,赦免一部分罪犯。

    这种赦免,是彻彻底底的赦免,尚未追诉罪责的,不再追诉;已经追诉的,撤销追诉;已经宣判服刑的,刑罚宣告无效,连案底都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当然,这条也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,谋逆造反,杀人放火,罪大恶极者,不在大赦之列。

    古来帝王之所以这么做,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收买人心,当然,陈国现在海晏河清,陈皇不需要用此来凝聚人心,他此次大赦天下,主要是为了太后积累福报,凡是在反逆、大逆等十恶之外的,都会得到赦免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赦免也有时间限制,只有在大赦之前的犯人有效,想要趁着大赦天下的机会,作奸犯科者,会得到更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赵蔓双手托着下巴,说道“父皇还说,皇祖母的寿辰要到了,这次寿辰,宫里要大办,办的热热闹闹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们普遍认为热闹会带来好运,会在有人重病之时,行嫁娶之事,或是大办寿宴,希望能借此赶走霉运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“太后患的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赵蔓摇了摇头,说道“太医说是消渴症,没有办法根治,只能尽量延续她的寿元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消渴症的名字,唐宁便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消渴症就是糖尿病,这种病在后世医疗发达的时代,也属于可控不可治,在这个时代,根本没有有效的药物控制。

    科学尚且无法做到的事情,陈皇想要通过大赦天下和大办寿宴来做到,显然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揽着赵蔓的肩膀,说道“别难过了,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……”

    赵蔓抬头看着他,问道“如果我老了,变成老太婆了,你还会陪我一起看星星吗?”

    唐宁将他揽紧了一些,说道“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不会变老的仙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赦天下是大事,在当朝,只在陛下登基的时候有过一次,对于那些犯错不大的犯官来说,这是一个极好的消除罪责的机会。

    左骁卫的几名参军就是这么想的,他们所犯的不算是大罪,无非是贪污渎职之类,在大赦面前既往不咎,连一点案底都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“独断专行又怎么样,他能违抗陛下的命令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可真悬啊,幸亏遇到了大赦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被吓死了,要是唐中郎将过两天才将那些东西交给兵部,可就错过大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名参军聚在一起,皆是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一人从他们的身旁路过,手中拿着一叠卷宗之类的东西,一名参军看着他,问道“王司阶,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那人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他们,说道“这是唐中郎将让我从兵部取回来的卷宗,说是再改改,过两天再送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