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六章 太后寿诞
    人言可畏,虽说唐宁行的正走的直,但也不想被人造谣。

    他看了张超一眼,说道“是张队正啊,巧了巧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张超的肩膀,笑着离去,张超捂着肩膀,使劲的揉着,有些惊异的看着唐宁的背影,不知道他看起来弱不禁风的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劲。

    那女子走上来,问道“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张超道“一个军中同僚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点了点头,随后便诧异的看着他,问道“你什么时候升队正的,怎么也没有告诉我?”

    张超道“今天刚升的,不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一觉醒来,走到院子里的时候,听到晴儿和秀儿还在讨论昨天晚上的烟花事件。

    昨天的那一场烟花表演,唐宁可是命那些人将各自压箱底的绝活都拿出来了,别说晴儿她们了,就连皇帝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京师百姓没有见过如此盛大的烟花表演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今天是太后寿诞,太后的寿诞和唐水的生辰只差一天,但排场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寿宴的举办地点不在皇宫,而是在宫外的一处皇家园林。

    陈皇提前半个月,就让人布置场地,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园内的灯火便全都点亮,京中官员权贵,携带着家眷,陆续开始入园。

    唐水随着唐家众人入园的时候,从路边的一辆马车上,也走下来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着她,说道“水儿,你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唐水停下脚步,等她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安阳郡主走过来,和她一起走进大门,偏过头问道“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,我去唐家找你,伯母说你不在。”

    唐水道“我有事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忘记昨天是你的生辰了吧?”安阳郡主看着她,说道“每年你过生辰的时候,我们可都在一起,昨天晚上你有什么事情出去?”

    唐水道“没什么,出去走了走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着她,问道“昨天晚上那一场烟花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唐水点了点头,说道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道“昨天是你的生辰,偏偏又有那么一场烟花,不会是有人为你准备的吧,我记得,京中好像没有哪位闺秀是昨日生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你……”唐水看了她一眼,说道“有谁会为我准备这些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安阳郡主看了看她,说道“说不定是哪家公子瞎了眼,看上了你这位京师魔女……”

    唐水抬起手,作势欲打,一道声音忽然从旁传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在一起啊。”唐宁从马车上下来,便看到了安阳郡主和唐水,他走过来,看着唐水,问道“昨天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着他,问道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唐水挽起她的胳膊,说道“快点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被她生生的拽进去,钟意走过来,看了看前方,问道“她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“你们女子的心思,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女人心海底针这句古话说的很有道理,明明很喜欢的礼物,表面上却还是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唐宁昨天躲在暗中,看到的她可没有刚才那么淡然。

    进了园子,钟意和唐夭夭居然也聊到昨日的烟花事件,唐夭夭对此很意动,似乎是要投资一个烟花铺子。

    钟意的专注点则不一样,颇有些八卦的问道“也不知道昨日生辰的那姑娘,和那人在一起了没有?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诧异道“为什么要在一起?”

    钟意看着他,说道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,但是他准备了那么美丽的烟花,难道不是要求爱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放烟花就是要求爱了……”唐宁瞥了瞥她,说道“就不能是朋友,或是亲人什么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钟意笑了笑,摇头道“相公想的太简单了,若不是求爱,为什么会送一场美丽的烟花呢?”

    唐宁怔了怔,问道“京师有这规矩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难怪唐宁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按照他的设想,这一招适用的,应该是这样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天上挂满星星的夜里,他和赵蔓坐在屋顶,赵蔓靠在他的肩头,他伸手指着前方,远处的天空上,立刻便出现一片绚丽的烟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感动之下,便会顺势躺在他的怀里,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这个场景下,赵蔓可以换做小如,换做小意,但若是换成唐水------他是怎么都吻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昨天就送她点别的了,搞不好会让她以为他真的禽兽到了对她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太后的寿宴是男女分开的,女眷在最里面的园子,钟意唐夭夭和他在外面分开,唐宁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他身边就是萧珏。

    萧珏见他过来,伸手指了指对面。

    唐宁目光望过去,发现了一道许久不见的身影。

    十六卫大比的时候,唐昭坑害了包括滇王世子在内的京中许多权贵子弟,担心被他们报复,只能远遁江南避祸,连年都没有在唐家过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唐家嫡长子唐璟,在元宵那日,遭人杀害,唐家嫡系无后,只能快马加急传信到江南,让他即刻回京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唐淮倒是挺无私的,毕竟,他要是再续一弦,临死之前,也能再为唐家造一个继承人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唐家之后的唐昭,自然就不是以前那个唐家二少了,而是唐家唯一的继承人,他的一举一动,都代表了唐家,哪怕是滇王世子等人与他有仇,也要掂量掂量,他们能不能惹得起,或者值不值得惹上唐家。

    萧珏道“唐二傻真是傻人有傻福,唐璟死了,唐家现在只能大力培养他……”

    傻人有傻福这句话说得也不错,唐璟死后,唐家没得选,只能选择唐昭,本来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,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大家族的掌舵者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以唐昭的能力,唐家这艘大船,会不会翻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园内某殿,陈皇站在殿外,一名小宦官走上前,小声道“陛下,太后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揉了揉眉心,喃喃道“怎么又睡着了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站在他身旁,小声道“回陛下,嗜睡正是太后之病的症状之一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向他,问道“孙神医还没有找到吗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道“回陛下,还没有踪迹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道“孙神医虽然踪迹难觅,但还有一人,或许会有些办法。”

    陈皇道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太医令躬身道“唐大人是孙神医的师弟,他的一些手段,太医署也及不上。”

    陈皇脸上露出恍然之色,说道“朕怎么把他给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