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七章 义阳公主
    唐昭今非昔比的身份,在小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议论。

    萧珏看着春风得意的唐昭,左右看了看,见无人注意,又看向唐宁,小声问道:“你说,韩大哥会不会再次报复唐家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虽然严格来说,并没有一命换一命的说法,唐家让韩家绝后,武烈侯多杀几个,绝了唐家的后也说得通,但武烈侯答应过他,不会再出手,像他这样的人,应该是不会食言而肥的。

    萧珏看了看他,正欲再问,有一名小宦官从里面走出来,走到唐宁身边,小声道:“唐大人,陛下召见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陈皇这个时候召见他做什么,唐宁还是站起身,跟着这个小宦官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此处皇家园林分为内园和外园,两个园子隔开了男女眷,京中权贵豪门之千金,诰命敕命夫人,公主郡主之类,皆是在内园。

    等到寿宴正式开始,众人才会移步殿中,到时候,男女也是分在两个殿中。

    此刻,寿宴还未开始,内园之中,众女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小声谈笑。

    “哎,昨夜那烟花,你们看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那烟花放了那么久,声势又那么浩大,我们又不是哑巴聋子,怎么可能看不到?”

    “京师年年都有烟花,可看了十几年,都没有看到像昨日那么美的,据说这烟花还是有人为一女子所放,不知道是哪家千金,让人好生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昨夜……,我记得,唐水的生辰好像是这几日,是不是昨天,我就不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园内某处偏僻的角落,安阳郡主看着唐水,说道:“不就是你表弟送你的吗,有必要瞒着我吗?”

    唐水道:“他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瞥了她一眼,问道:“我有说他有别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唐水没有搭理她,安阳郡主用胳膊碰了碰她,说道:“他有没有什么别的意思,你也不知道,就算真的有,也没什么嘛,人不都说,表哥表妹,天生一对,表姐表弟也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水看着她,说道:“你知道,我是小姑捡来的,我们不是表姐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更好吗?”安阳郡主看着她,说道:“你数一数,京中娶了表亲的,生出来多少傻子,你们正好不用担心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唐水捏着她的嘴,说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被她捏着嘴,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,打开她的手,才说道:“反正我也不打算嫁人,你要是真的不打算嫁人了,要不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吧……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和唐水打闹在一起,另一边,赵蔓看着唐夭夭和钟意还在讨论那烟花的事情,赵蔓终于忍不住,看着她们,说道:“你们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的烟花是谁放的啊?”

    钟意诧异的看着她,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赵蔓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每次都能搞出这么大阵仗的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是小宁哥?”苏如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昨天好像是唐水表姐的生辰,我听娘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钟意虽然有些意外,但还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原来是唐水表姐,我还以为是谁在向哪位姑娘求爱呢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瞥嘴,说道:“表姐怎么了,什么表姐姐,干姐姐的,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向赵蔓,转移话题道:“小蔓,你准备给太后送什么礼物,没有带在身上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的一声“小蔓”,叫的赵蔓有些郁闷,按照顺序,她应该叫自己“小蔓姐”的,可谁知道父皇半路瞎赐什么婚,她一下子就从三夫人变成了四夫人,说不定还会变成五夫人什么的,要知道,原本应该是她叫唐夭夭“小夭”的……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,说道:“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蔓,好久不见了啊……”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,赵蔓回过头,看着走过来的人影,说道:“义阳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和义阳公主虽然都是公主,但义阳公主比她大了几岁,早她几年就嫁出宫了,小时候在宫里,两人也没有交集,彼此间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情谊。

    由于义阳公主在京中风气不佳,出宫之后,她和她也从来没有过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看着她,问道:“我听说,你为了太后的身体,出家为道了?”

    赵蔓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想修行三年,为皇祖母祈福。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啧了啧嘴,说道:“你本来就是克夫命,能为太后祈来福吗,况且京中本来就没有人愿意娶你,再耽搁三年,更嫁不出去可怎么办,我们皇室可没有嫁不出去的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说话本来就没有压低声音,周围的人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众人都听说过义阳公主不守妇道,平日里为人尖酸刻薄,却也没有想到,她对于自己的妹妹也如此的刻薄,刚才的一番话,实在是有些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赵蔓气的有些脸红,义阳公主看着她,心中却舒服了许多,皇室公主不少,但出家为太后祈福的,却只有她一个,倒显得其他的公主没有她孝顺,别人说起平阳公主总要称赞几句,说起义阳公主,却没有几句好话……

    她看着赵蔓,正要开口,忽然感觉浑身一冷,下意识的看向一旁,发现一道身影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,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神,却也让她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此人作为男人,并不是宦官,却能出现在这里,更重要的是让她感觉很不舒服,义阳公主皱起眉头,厉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,禁卫呢,此人是怎么进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唐宁身边的小宦官立刻走上前,解释道:“公主,这位是唐宁唐大人,是陛下召他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宁?”义阳公主想起了这个名字,眼睛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宁身边的小宦官看向他,说道:“唐大人,我们快些过去吧,不要让陛下和太后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一眼义阳公主,跟着那小宦官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蹙着眉头,也迈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她刚刚迈出一步,却忽然觉得腿弯一痛,一条腿弯下去,身体失去平衡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“哎呦”的叫了一声,身旁之人急忙去扶她,义阳公主站起身,左右看了看,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,骂骂咧咧了几句,一瘸一拐的继续走向前。

    唐夭夭拍了拍手,将手心的另一颗石子扔掉。

    赵蔓快意的看了她一眼,不计较她刚才叫自己小蔓了,看了看钟意她们,说道:“我也去看看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