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九章 献礼
    年轻的。

    没有生过孩子的。

    和太后有血缘关系的。

    唐宁刚才的一番话虽然都是瞎说,但每一条也都解释的有理有据,这几个条件筛选下来,皇室中符合的公主只有一个,那就是义阳公主。

    听了陈皇的话,唐宁松了口气,如果那两位公主都没有生过孩子,他还得找两个理由将义阳公主筛选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对别人怎么狠辣无情他管不着,但赵蔓这条线,是她所不能触及的。

    显然,陈皇也想到了义阳公主,目光望向她,问道:“蔓儿愿意为太后牺牲幸福,义阳你愿意为太后做出一些牺牲吗?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身体颤了颤,脸色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她心中清楚,父皇的这句话不是询问,而是宣告。

    想到她的血要从身体中流出来,折损数年寿元,她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强自打起精神,说道:“儿臣,儿臣愿意。”

    不答应就是大不孝,父皇想要做的事情,无论如何都会做到,她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看她,摇头道:“不用了,哀家已经活够了,这条命老天想什么时候收就什么收,不要再折腾这些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孝心。”陈皇看着她道:“义阳她还年轻,损失些精血没什么,补补就能回来,朕希望太后能多看几年这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陈皇,说道:“也不是现在就需要公主的血,太后的身体暂时还是以调养为主,这段时间可能是一两个月,也可能是三两年,在这段时间里,怕是要委屈公主一下,为了保证血质,她不能再吃肉了,平日里应该以素食为主,也要经常锻炼身体,不能再行房事……,具体要注意什么,我会写下来,送到公主府的,这期间,我会随时取一点她的血检验……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的脸色越发的白,虽然不用现在就取她的血了,但不能吃肉,不能行房事,还要随时被他取血------她还有一点自由可言吗?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看着身后的唐惠妃,说道:“多安排两位女官,去义阳的府上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唐惠妃明白陈皇的意思,点了点头,说道:“臣妾遵旨。”

    唐宁再次望向陈皇,说道:“太后的生活,要多加注意,尤其是饮食,要加强控制,也要适量的锻炼,详细的臣会写上一封折子,呈交陛下。”

    换血疗法自然是他瞎说的,就是为了吓吓义阳公主,陈皇派两个女官去公主府监视她,想来她的性格也会有所收敛,也算是为京师百姓除害了。

    而关于控制糖尿病,他倒是也知道两个民间偏方,却也不敢在太后身上滥用,只要她平日里注意饮食和运动,其实已经可以很好地调控了。

    太后站起身,走上前,看了看唐宁,问陈皇道:“这就是陛下经常提起的唐宁?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长得一表人才,称得上是年轻俊杰。”太后看起来慈眉善目的,或许是因为久病的原因,身体有些消瘦,但身上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气质,她哪怕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别人也不会将她当做是普通的老妇人。

    唐宁拱了拱手,客气道:“太后谬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自谦。”太后看着他,说道:“陛下可很少夸奖人,他的眼光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陈皇一有什么麻烦事或者难事就丢给他去做,夸奖他几句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今日到底是太后的寿诞,唐宁纠正了太医署对于太后病情的错误认知之后,寿宴很快就回归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陈皇望向康王,忽而道:“听说你给太后准备了一件稀罕的物事做贺礼?”

    康王点了点了点头,目光望了端王一眼,说道:“端王皇弟这次的贺礼好像也不寻常,不如先让皇弟拿出来,我再献丑吧……”

    端王看了看他,说道:“长幼有序,还是康王皇兄先献礼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撇了撇两人,康王和端王,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相争的机会,连太后的寿宴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人常说“抛砖引玉”,贵重的东西一般是被用来压轴的,两人谁都不想承认自己的礼物是砖不是玉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怀王看了看两人,主动走上前,说道:“既然两位皇兄都不愿先献礼,那我便先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个锦盒,将锦盒中的东西拿出来,说道:“孙儿恭祝皇祖母福寿安康……”

    怀王拿出来的东西是一尊玉佛,做工精巧,雕刻的栩栩如生,一看就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太后笃信佛教,赵蔓本来也想送一个佛像什么的,但想到或许会有不少人想到送佛像,和别人重复了不太好,便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太后显然对这件礼物很满意,连说了两个好字。

    康王和端王看着怀王拿出来的玉佛,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怔,随后脸色便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皇看了看他们,说道:“你们两个也别争了,康王年长,你先来吧。”

    康王的脸色有些尴尬,从锦盒中取出一个琉璃佛像,端王望了一眼之后,表情呆住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诧异道:“也是佛像?”

    康王道:“这尊佛像是孙儿从一番邦商人那里得来的,世间仅此一尊,稀罕的紧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笑了笑,说道:“凑成一双也好。”

    怀王拿出一尊玉佛,深得太后喜欢,康王的佛像虽然比他送的更加贵重和稀奇,但也没有什么新意了。

    康王送完礼,说完贺辞之后,端王面色更加尴尬的走上前,拿出一尊和康王送的一模一样的琉璃佛像,说道:“孙儿祝皇祖母福寿绵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上说着贺辞,心中却已经将那番邦商人骂了个狗血淋头,连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什么此物独一无二,世间只有一尊,若是只有一尊的话,康王那一尊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康王心中虽然也在骂那番邦商人,却也暗自庆幸,庆幸他没有排在端王后面……

    “淑妃,你说要送哀家什么来着……”太后转头看着淑妃,打消了尴尬的气氛,端王立刻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三人都送佛像,怀王第一个献礼,占了很大的便宜,端王和康王两人,则是在所有人面前出了丑,尤其是端王,如果不是太后解围,他怕是连台都下不来……

    继三位皇子之后,便是诸位妃子为太后贺寿献礼,之后是几位公主,诸人所送的礼物都并不出彩,太后的目光最后看向赵蔓,笑问道:“蔓儿前两天说要给哀家一个惊喜,到底是什么惊喜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