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章 同席
    赵蔓看着太后,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个礼物要到外面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从小就喜欢卖关子。”太后笑了笑,看向陈皇,说道:“时候也快到了,大家都一起出去吧,正好看看这丫头想要送给哀家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殿内的皇子公主,后宫妃子,跟在他和太后的身后,一起走出殿外。

    太后看着赵蔓,笑问道:“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赵蔓点了点头,从怀里取出一根竹筒,将冒出竹筒的一根引线用火折子点燃,然后将竹筒对准天上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火光从竹筒中激射而出,在天上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意外,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吹了一下外面的冷风,义阳公主才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看了赵蔓一眼,讽刺道:“难道小蔓你送给太后的寿礼,就是一根炮仗?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忽然察觉到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,抬头看向前方的一片夜空时,才发现亮起的是那片夜空。

    赵蔓的那一支烟花仿佛像是释放了一个信号,第一声炸响之后,一道道火光从远处直射夜空,在高处炸裂开来,正好是她们对着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当烟花炸裂时,天空中一个大大的“寿”字清晰可见,虽然很快就消散了,但马上就会出现新的。

    烟花密集不断,连绵不绝,声势比昨日的还要浩大,园内,参与太后寿宴的宾客纷纷抬起头,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京中百姓也从房内匆匆来到院子,观赏着这罕见的一幕。

    看着那烟花拼成的“寿”字,义阳公主脸上的表情凝滞,再也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抬头看着烟花,赵蔓则是偏头看着一旁的唐宁,远处的焰火照亮了她的面容,也映出了她眼中那浓得化不开的甜蜜与幸福。

    “蔓儿你这贺礼……”太后低下头,微笑的看着她,却见她的目光望向别处,语气微微一顿,说出的那两个字,也被嘈杂的爆炸声响所掩盖。

    她看着赵蔓脸上的笑容,沿着她的目光望过去。

    唐宁的目光只在天空中停留了一瞬,就又收了回来,这种场面他见过太多次了,比这更漂亮更盛大的焰火他也见过。

    陈皇想要将太后的寿宴办的热闹,最好的礼物,就是遂他的意,这个礼物送的非常热闹,满京师的百姓都能被惊动,形式上还别具一格,不会落入俗套。

    天上的字体其实是用最简单的办法做出来的,选用爆炸之后不会炸的特别散碎的烟花,事先将之在地上摆成“寿”字的模样,同时点燃,就能形成这一幕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这简单的操作,也是试验了无数次才摸索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在今天这场烟花上费的心思,其实不如昨日,但烟花的数量却是昨日的一倍之多,足足够燃放一刻钟的。

    某一刻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他偏过头,望着看向他傻笑的赵蔓,回给她一个笑容,赵蔓立刻便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唐宁目光收回来,心头还是有一些异样的感觉,心有所感的望向某个方向,看到太后的目光居然也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太后对他微微一笑,就又望向了天上的烟花。

    那片夜空璀璨了不短的时间之后,最终还是归于黑暗。

    陈皇看了看赵蔓,说道:“蔓儿这贺礼准备的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,太后今日寿辰,收到的各种佛像就不止五个,这种别开生面的礼物,反而能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赵蔓笑了笑,说道:“只要太后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太后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蔓儿今天晚上送的礼物,哀家最喜欢。”

    听到太后这句话,她身后的皇子公主以及后妃脸上皆是露出尴尬之色,他们送的礼物再贵重,终究是没有这份另类的礼物能讨得太后欢心。

    一场烟花看完,今日的太后寿宴也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寿宴男女眷是分开的,女眷那边,由后宫妃子主持,但公主们却是陪同陈皇和太后在朝臣权贵这边。

    唐宁和萧珏共用一张桌子,寿宴开始之前,宦官宫女就已经在桌上摆上了食物,却不能立刻享用。

    类似于君王寿诞,太后寿诞等,都是有规制的,需要一条一条的按照规矩来,好不容易走完了所有的流程,宣布可以开动的时候,魏间从后方绕过来,走到唐宁身边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让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唐宁将已经夹起来的一块甜点又放了回去,嘱咐萧珏给他留几块,这才跟着魏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最前面,对陈皇行了一礼,说道:“不知陛下召臣过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你刚才说,太后的病,重点在于饮食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可以注意饮食,太后的病就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陈皇指着桌上的饭菜,说道:“那你看看吧,这些饭菜,哪些是太后不能吃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桌上的饭菜,说道:“甜汤不能再喝了,甜点最好也不要再吃,蔬菜可以多吃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脸上露出遗憾之色,说道:“甜的都不能吃了吗?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她,说道:“母后的身体要紧,还是听大夫的话吧。”

    太后笑了笑,说道:“那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宫女将唐宁刚才挑出来的饭菜撤下去,唐宁又筛查了一遍,才道:“就这些了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也下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正要转身离开,太后看着陈皇,开口道:“一会儿还有许多菜要上,总不能上一个就将他叫过来问一问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唐宁,伸手指了指近处赵蔓的位置,说道:“义阳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,蔓儿那里空出来一个位置,你去坐那里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怔了怔,随后道:“那里是皇子公主的位置,臣,臣过去不太合适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哀家的懿旨。”太后看着他,说道:“走过来走过去的,你不嫌烦,哀家还嫌烦呢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陈皇,陈皇道:“既然是太后的意思,你就坐到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遵旨。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转身走过去,在赵蔓有些呆呆的眼神中,坐在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刚才唐宁起身离席,走到前方的时候,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离得太远,他们听不清他和陛下太后说了什么,只看到这边似乎闹出了不小的动静,又是加菜又是撤菜的……

    当唐宁和平阳公主赵蔓坐在一起的时候,众人更是一头雾水,彻底的搞不清状况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