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三章 吏部任职
    “崔护伤心欲绝,抱着绛娘的尸体,声嘶力竭的喊道,“绛娘慢走一步,崔护这就随你而来”,崔护一边摇晃着绛娘,一边大声哭喊,他的泪水流在绛娘脸上,就在这时,绛娘竟然悠悠地苏醒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的轻功固然好,但还是及不上唐夭夭,当他被唐夭夭抓住,按倒在一棵桃树下的时候,崔护的悲剧爱情故事便发生了转折。

    唐夭夭坐在他的腰上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然后崔护就和绛娘成亲了,从此以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怒道:“什么没羞没臊的生活,好好讲!”

    唐宁无奈道:“他们都成亲了,不是没羞没臊的生活是什么,夫妻生活不都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除了假夫妻,有哪对夫妻不是这样,也就只有他和唐夭夭,成亲一个多月,虽然同床共枕了不少次,但还有最后一步没有跨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之前的很多步,也没有跨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唐宁不太喜欢和她一起睡,漫漫长夜,对他来说,是一种莫大的煎熬。

    唐夭夭坚定道:“总之你换个词,不能用没羞没臊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人在她的屁股下,不得不低头,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两人成亲之后,绛娘殷勤执家、孝顺公婆、和睦亲邻,夜来红袖添香,为夫伴读,崔护心无旁思,专于功课,学业日益精进。后崔护进京赶考,获进士及第,外放为官,仕途一帆风顺,在绛娘的佐助下,他为官清正,政绩卓著,深受百姓爱戴,夫妇两人也和和美美,白头偕老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最终还是在唐夭夭的淫威下屈服,将另一个版本的“桃花缘”结局搬了出来,唐夭夭才放过他,拍了拍裙摆上的草屑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奇怪,明明是同样的意思,她们非得换一种说法,唐宁跟在她的身后,随口道:“其实不只是崔护和桃花有关系,你和桃花也很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回过头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你知道你名字的出处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听我爹说过,出自诗经里面的哪一句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唐宁解释道:“夭夭本就是形容桃花绚丽茂盛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有些晦气的说道:“夭这个字不好。”

    夭有夭折的意思,的确很少有人会用来起名,但唐财主给她取名夭夭,自然是取的诗经中的意思,没有读过书的人,可能获取不到这一层意思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安慰道:“其实名字代表不了什么,璟的意思是什么,玉的光彩,唐璟不也没有光彩了,还有以前的户部侍郎韩明,他明了吗,我叫唐宁,我不也不得安宁?”

    名字只是一个代号,名字取得好,不一定命就好,他的名字里虽然有一个“宁”字,不也经常被唐夭夭追的鸡飞狗跳,不得安宁?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人觉得,名字越贱的,命格越硬,给孩子起名狗蛋猪娃,阎王爷都不愿意收……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他,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得安宁?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“这个不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小如和小意处,帮她们一起摘桃花,摘了没一会儿,便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前方,以为是什么人和他们有着同样的雅致,也来这里郊游踏青,待到他们走进来,才发现是几名护卫模样的男子,身上还携带着兵器。

    那些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人,为首的一人皱了皱眉,快步走过来,大声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速速离开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蹙着眉,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护卫道:“这处桃林是我们的,请你们马上离开,否则我们就要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入了别人的桃花林,理亏在先,唐宁走过来,看了看唐夭夭,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留下一锭银子,对那护卫道:“摘了些桃花,这些便算作是赔偿了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见他态度很好,表情也缓和下来,说道:“我家主人马上就要过来了,她的脾气不好,你们尽快走吧,要是被她看到了,你们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第五百四十三章 吏部任职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那护卫见他态度很好,表情也缓和下来,说道:“我家主人马上就要过来了,她的脾气不好,你们尽快走吧,要是被她看到了,你们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虽然不喜欢麻烦,但最不怕的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在这京师,连最麻烦的义阳公主被他放了两次血之后,都老实多了,平日里都是别人怕他找麻烦的……

    他收拾好东西,和她们走出桃林的时候,正好和迎面走来的一群人撞上。

    看着最前方的一人,唐宁怔了怔,停下脚步,拱手道:“见过义阳公主。”

    虽说义阳公主在他手上已经放过两次血了,也见过她叫的和杀猪一样,但她毕竟是公主,该有的礼节也得有。

    就像是他和赵蔓,抱也抱过了,亲也亲过了,但在外人面前,还是得有礼数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看着他,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越发的白了,惊恐的看着他,颤声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义阳公主面色更白,尖声道:“今天不行,我头晕,我身体不舒服,我马上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顾身边的丫鬟和护卫,匆匆的转过身,向山下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一名丫鬟追上她,疑惑道:“公主,这桃林……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挥手道:“不要了!”

    唐宁的手悬在空中,气氛显得有些尴尬,其实他只是想说,他无意中发现了一片桃林,进来摘了几朵桃花,希望她不要怪罪而已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他要做什么,给她放血吗?

    一个月之内已经给她放过两次了,上次就在前天,再放她的身体承受不了,再说他也不是那么没人性的人……

    既然义阳公主走了,他们干脆又进去多摘了些桃花,反正那锭银子买下这林中所有桃花都够了,能多摘一点就少亏一点,听说桃花做糕点很不错,闻着这香气,再多他都吃得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美的承诺总是因为太年轻,唐宁有些后悔前几日为了少亏一点,多摘了那么多的桃花。

    她们似乎是为了试验用桃花究竟能做出多少种食物,这几天唐宁净吃了些桃花酥桃花羹之类的,他极度怀疑,他接连两天晚上做了桃花梦,就是因为这两天桃花吃多了。

    为了将自己从桃花中解救出来,唐宁提前了两天去吏部衙门报道。

    吏部与户部,是六部中最重要的两个部门,一个管权,一个管钱,而有了权之后,便很容易有钱,所以朝中的相当一部分官员,都想要在吏部任职。

    吏部周尚书最近病了,衙门里是两位侍郎做主。

    吏部两位侍郎,分别是左侍郎方鸿和右侍郎孙迁,孙迁是前一任京兆尹,在上一次的侍郎争夺中,可谓是躺赢,成功上位。

    至于方鸿,唐宁和他已经很熟悉了。

    他在吏部多年,是除了周侍郎之外,吏部最有实权的一个,周侍郎的年纪已经不小了,身体也每况日下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他很有可能在一两年内,从二把手升任一把手。

    吏部事务繁忙,两位侍郎今日都不在,唐宁来到了自己的值房之后,先让人将吏部六品以上官员的履历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吏部可不是其他没有实权的适合养老的衙门,这其中或许有唐家和端王的狗腿子,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当一天吏部侍郎他就要担起吏部侍郎的责任,把这些害群之马尽早的清除出去……

    而怎么区分这些人------把他们一个个叫过来,对他态度不好的,有很大的可能是端王和唐家的人……

    唐宁在值房翻着履历时,一则消息也在吏部衙门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新来的唐侍郎,对差事尽职尽责到了极点,才刚来第一天,就先从熟悉下属开始,还将每一个人都叫进去,关切的询问一番,他们为官多年,还从未见过如此关心下属的上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