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四章 邪门
    吏部下设四司,分别为吏部司、司封司、司勋司、考功司。

    这四司合起来,掌管天下文官的任免、考课、升降、勋封、调动等事务,因吏部在京师,管的却是天下的官员,因此吏部的官员很不清闲,出差在外接连几个月都是常事。

    此时又值新一年的科举,往年礼部和吏部都是科举考官的重点选拔之处,今年自然也不例外,再加上陈国半年一次的官员考核即将到来,需要外派出去的人不少,吏部明显人手不足,唐宁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陈皇抽来做壮丁的。

    周尚书病了,方鸿和孙迁不在衙门,吏部的一应事务,暂时交由唐宁处理。

    他先将吏部的高级官员都熟悉了一遍,从表面上没有看出什么猫腻来,作为下属,他们都对自己恭恭敬敬的,没有丝毫异常,尤其是司封郎中,更是对他热情之至,热情的唐宁都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代表吏部没有唐家的人,换做是他,也不会在第一天就给自己的上司脸色看。

    一名官员走进来,将一份折子递给他,说道:“唐侍郎,这是此次吏部外派官员考核的名录,请您过目,若是没有问题,便可以呈交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官员是吏部司郎中,吏部司作为吏部四司之首,地位自然也最为尊崇,在郎中的位置上熬足了资历,成为侍郎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外派官员的名录,无非是什么人负责哪一道哪几个州,前去考核地方官员,没有什么好看的,唐宁瞥了一眼之后,将之递给他,说道:“那就这样递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吏部司郎中接过之后又将之放下,说道:“这名录是周大人之前定下的,原本方大人负责江南道,可如今方大人要去京东道主考,时间上便来不及了,需要唐侍郎再委任一人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考功郎中是不是闲着,那便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南道应该是整个陈国最富庶的地方了,那里没有外敌侵扰,粮食充足,百姓安居,陈国每年有相当一部分的赋税,都是从江南两道收取的。

    连唐昭惹了祸都知道去江南躲躲,便足以证明那真的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的差事,就算是不去一个侍郎,至少也得是一司郎中。

    吏部司郎中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下官就将张郎中的名字填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当一把手,永远不知道衙门里有多少杂事。

    唐宁这两天总管吏部,各种杂事不断,以至于他没有一天是按时下衙回家的。

    今日好不容易等到下衙,也没有人进来,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,唐宁整理整理了衣服,走出值房,正好和吏部郎中撞上。

    吏部郎中退后一步,躬身道:“唐大人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唐宁等着回去吃饭,说道:“不急的话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无奈道:“挺急的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唐宁重新坐到椅子上,吏部郎中站在他的身边,说道:“考功司的张郎中受伤了,伤的不轻,大夫说至少需要休养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伤病请假是应该的,他的假我准了,什么时候养好伤什么时候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下官的意思是说,原先吏部是安排张郎中去江南道的,现在张郎中受伤了,一时半会好不了,而考课一事又迫在眉睫,此次去江南道的人选,怕是要重新任命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问道:“除了他之外,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点了点头,说道:“江南道极受重视,往年都是两位侍郎中的其中一位前往,今年恰逢两位侍郎都有要事脱不开身,也可退而求其次,遣一位郎中去,如今功考郎中受伤了,还有司封郎中和司勋郎中。”

    唐宁随口道:“那便司勋郎中吧,这种小事,你看着安排就行。”

    第五百四十四章 邪门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唐宁随口道:“那便司勋郎中吧,这种小事,你看着安排就行。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点了点头,拱手道:“那下官便通知赵郎中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在吏部待了不过几天,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吏部这种事无巨细,都要向上官禀报的方式,实在是对上官太不友好了。

    难怪周尚书隔三差五的生病,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劳累,就算是没病也累出病来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给自己放两天假,明天陪小如小意,后天陪唐夭夭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陪唐夭夭,是要在所有人面前装出一副恩爱的样子,而这居然是唐财主对他提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给出的理由是,唐夭夭作为新妇,如果总是独自一个人,别人会怀疑她的女儿在家里不受待见,这让外人怎么看,让唐家的丫鬟下人怎么看?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要唐宁晚上在唐夭夭房间留宿的次数,不比钟意和苏如少,这样唐家的丫鬟下人才不会觉得三夫人不受宠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不仅要陪唐夭夭逛街,还要陪她睡觉,如果不是唐财主将每一条都解释的很详细,唐宁一定会以为他疯了。

    逛了一天街回来,唐宁看着唐夭夭,问道:“今天晚上我睡地上吧,最近天气也暖和了,地上不太凉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之前,因为天冷地上凉的缘故,他和唐妖精都是同床共枕的,可是她睡觉太不老实了,唐宁每天晚上都被她折腾醒来好几次,虽然有几次早上醒来都是被她的两条长腿夹住,当做布娃娃抱着------可那种感觉,还不如睡地上。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以为我很稀罕和你睡一张床吗,你晚上经常说梦话,都吵醒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那也比你乱动还流口水好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女子,被人嫌弃睡觉流口水,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夭夭猛地一跺脚,怒道:“谁流口水了!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“咔嚓”一声响,唐宁不用低头也知道,院子里的某块砖又需要更换了。

    他吞咽了一口唾沫,说道:“其实我刚才是想说,你流口水的样子,还挺可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换个角度想想,娶个像唐夭夭这样的老婆,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这年头,既能陪睡,又能陪练,关键时刻还能当保镖的女子可不多。

    如此自我安慰一番,再想想萧珏,唐宁的心情瞬间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他重新走进吏部衙门,刚刚来到值房,吏部司郎中就快步走进来,说道:“唐大人,您总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了,又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司勋司赵郎中,昨天被大理寺的人带走了,说是有御史查出来他前些年考课的时候,收受官员贿赂,对地方官府的实情隐瞒不报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这么说,派去江南道的人,又要换了?”

    吏部郎中道:“司勋郎中的罪名一旦落实,必定要被问罪,在考课上做文章,是吏部绝不能容忍的大罪……”

    考功郎中受伤,司勋郎中被查……

    唐宁心中微微诧异,这江南道莫非真是个邪门的地方,选谁去谁倒霉?

    仔细想想,又觉得这种情形似乎有些熟悉,熟悉的就像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