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九章 差事
    御书房中,气氛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侍奉的小宦官低着头,一言不发,连呼吸的声音都在刻意压制,主要是因为陛下面色阴沉,此刻的任何异响,都有可能成为陛下发怒的前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才有小宦官从殿外进来,小心道:“陛下,唐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,说道:“宣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进大殿,心中其实是有些忐忑的。

    利刃赢了陈皇的影卫,他表面上不说,心里却一定会不舒服,说不得会找个机会折腾他,把丢掉的面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对此,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有心理准备,他也没有想到他的报复来的这么快,他才刚刚回到家,椅子还没坐热,就又被他召到了宫里。

    “臣参见陛下。”他走到殿中,拱了拱手,问道:“不知陛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说道:“朕有件差事交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开口,等着陈皇继续说下去,心中却已经暗自叹息,从陈皇严肃的表情来看,这一定不是什么好差事……

    陈皇站起身,从上方走下来,说道:“朕要你去江南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唐宁知道陈皇会把影卫的仇报复回来,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狠,直接将他发配到江南,输不起也没有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虽说江南富庶,但他的家可在京师,并不想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。

    唐宁面有难色,看着陈皇,说道:“陛下,臣,臣才刚刚大婚没多久,这江南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道:“江南出了些乱子,朕要找一位有能力,又能够信得过的人前去解决,朕思来想去,觉得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这才明白,原来这次去江南不是发配,只是一次差遣,最多耽搁几个月的功夫,虽然他还是不愿意折腾,但看陈皇的表情,江南的乱子肯定不小,这差事他多半是避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反抗,那就只能接受,好在要去的地方是江南,不是其他地方,正好可以带娘去看看,再顺便探望探望苏狐狸,免费送她一个安稳觉,全当是公费旅游加探亲了。

    穿越大半个陈国去陪她睡,苏狐狸到时候看到他,一定会很感动吧?

    意淫了一会,唐宁看着陈皇,问道:“不知江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皇面色阴沉道:“和州润州几州,有贼子犯上作乱,煽动百姓,图谋不轨,你带人前去看看,若遇到逆臣贼子,当格杀勿论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唐宁终于明白,为何陈皇会生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帝王最难以忍受的事情,就是造反,造反也是当前最大的罪行,株连九族,遇赦不赦,但凡造反者,哪怕只是生出了星星之火,朝廷也会不惜一切的扑灭。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情,陈皇的反应还算是淡定。

    如果造反苗头的是北方,而不是江南,怕是他早就坐不住,召集群臣商议对对策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南方真的大举造反,只要朝廷集齐军队,挥师南下,一路必定势如破竹,但北方可不一样,地形复杂,粮食不足,乱民的战斗力也不是一个等级的,搞不好几场仗打下来,这天下都不姓赵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皇,拱了拱手,说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陈皇想了想,说道:“未免打草惊蛇,你此行便以吏部代侍郎的身份前去,名为考核江南地方官员,实则调查此事,朕给你一道令牌,你可随意调动地方守军,此外,利刃那一百人,你随行也带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造反果然是皇帝所不能忍受的事情,即便是只有一点儿苗头,他也要将之彻底掐灭。

    第五百四十九章 差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造反果然是皇帝所不能忍受的事情,即便是只有一点儿苗头,他也要将之彻底掐灭。

    陈皇对唐宁足足交代了一刻钟,他说完之后,依然跪在殿中的公孙影抬起头,忽然说道:“陛下,属下愿意和唐将军一同前往江南,戴罪立功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对陈皇道:“陛下,臣此行危险重重,公孙统领本领高强,不如便让她与臣同行,臣心里也安定些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公孙影一眼,说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站起身,缓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皇这才看着唐宁,皱眉道:“此人到底是不是诚心归顺,尚且两说,若是带上她,万一出了什么纰漏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正色道:“正是因为不确定此人是否归顺,臣才要通过这个机会试一试她,万一她图谋不轨,跟着臣去江南,也比留在陛下的身边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心了。”陈皇沉默片刻,点头道:“那便让她和你一起前往江南吧,若是她真的图谋什么,你可酌情行事,必要时,可以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他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目中杀机隐现。

    唐宁拱手道:“臣谨记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回去准备吧,迟则生变,你尽早出发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出御书房,穿过前方的广场,看到公孙影站在白玉桥首,似乎是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她看向唐宁,问道:“皇帝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望向她,问道:“你去江南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公孙影扯了扯嘴角,反问道:“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江南之乱,是白锦做出来的?”

    公孙影冷哼一声,说道:“除了她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其实唐宁一开始并没有猜出来,江南之乱和白锦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,苏媚的师父看起来是一个聪明人,在江南挑动百姓造反这种蠢事,正常人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历代造反者,十有**是在北方,这是因为北方百姓生活较为艰辛,朝廷的赋税稍微苛刻一点,或是遇到灾年,百姓便会流离失所,只要受人鼓动,为了生存,造反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但南方不同,江南富庶,百姓安居,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,有谁愿意造反?

    看公孙影的态度,却让唐宁不得不将此事怀疑到白锦身上,毕竟,江南就算真的有人造反,那也是在陈国,和她没有什么关系,她着什么急?

    唐宁看着公孙影,问道:“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公孙影看着他,嘲笑道:“怎么,白锦没有告诉过你吗?”

    唐宁面色平静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知道陛下刚才和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公孙影冷笑一声,说道:“陈皇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,自然是让你防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一半。”唐宁望着她,伸出手,在脖子上轻轻抹了抹,说道:“他还说,要是你不听话,就做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面色微变,因为他知道,唐宁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不说那一百名精兵,单单跟在他身边的那名屠夫,她就远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唐宁再次望向公孙影,说道:“听话,把你知道的,都告诉我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