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章 梁国旧部
    公孙影看着唐宁,见他目光漠然,这一刹那,竟然不敢与他目光对视,下意识的移开视线,低头道:“我们是梁国旧部,这些年在外奔走,目的就是复兴大梁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不会向外人轻易透露的秘密,然而此时形势所迫,在他面前,根本无法隐瞒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加入草原,白锦在陈国,都是为了造反?”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据我所知,梁国的灭亡,与陈国似乎并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,都不是为了造反。”公孙影望着别处,说道:“我们只是想要借助陈国和草原的力量,实现复国大业。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问道:“你觉得,陈皇会帮你们实现复国大业?”

    公孙影道:“现在的陈皇不会,不代表以后的陈皇不会。”

    唐宁略一思忖,便想到公孙影和白锦应该都是打的某一位皇子的主意,以她们的智商和手段,显然是玩不过陈皇的,但若是继位的是端王或者康王,尤其是后者,只要略施手段,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令他答应出兵南诏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公孙影,想到另一些事情,问道:“你和白锦,似乎不像是联合起来实现大业的样子,你最好不要想着骗我,你知道后果的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也不再掩饰,解释道:“虽然同样是复国,但白锦为黔王奔走,我为吴王筹谋,各为其主而已,我自然不会和她联合。”

    唐宁没想到梁国就连复国也心不齐,一山不能容二虎,一国也不能有二主,复国还没有希望,两派反倒窝里斗了起来,显而易见,无论是白锦还是公孙影,思想觉悟都有待提高,分不清什么是主要矛盾什么是次要矛盾,在梁国还没有真正复国之前,统一战线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唐宁没兴趣教她们这些,看着她,继续问道:“这和白锦她们下江南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公孙影收回目光,说道:“具体的我不清楚,但我猜测,黔王这十余年来,应该一直都躲在江南,白锦此次下江南,一定是黔王那里出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公孙影解释了之后,唐宁再回想起来,白锦和苏媚走的时候,似乎是有些着急,像是事发突然的样子,而且从白锦的神情态度来看,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而江南的乱象,不出意外,应该就是她们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难怪公孙影听说白锦她们去了江南之后这么着急,相比于被陈皇圈禁在宫中,压榨剩余价值的她来说,她的对手师姐,已经在陈国范围内经历了庞大的情报网,和陈国权贵打成一片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是她更落后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再放任她们在江南搞出什么大事情,怕是她和她效忠的主子,都没有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公孙影说完之后,再次看向唐宁,问道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南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唐宁瞥了她一眼,挥手道:“回去等通知吧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看着唐宁转身离开,脸上浮现出一丝阴翳,但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她刚才所说的话,本属于天大的秘闻,不会随意泄露,但若是不将之说出来,她便会被永远的困在这深宫中,无法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陈皇比她想象的,还要难缠的多,使得她早就放弃了之前将其控制的想法,尽早的逃离皇宫,才是她最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唐宁此人,聪明至极,且手段颇多,即便是她,与他交锋之时,心中也会生出些许无力之感。

    好在他和白锦那边,似乎也有些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即便是告诉他,他也不会将此事泄露。

    公孙影心有不甘的回头望了一眼,转身向某座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唐宁从皇宫出来之后,并没有急着回家,而是先去了吏部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下江南,虽说主要任务是调查有人煽动百姓造反的事情,但明面上的身份,是吏部考课官员,这样一来,原先安排的司封司冯郎中,便要留在吏部了。

    他回值房的时候,看了看门口的小吏,说道:“去将冯郎中找来。”

    那小吏应了一声,匆匆离去,不一会儿,冯郎中便走进来,恭敬的问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之前安排你去江南考课,现在你不用去了,本官要亲自去一趟江南。”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章 梁国旧部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之前安排你去江南考课,现在你不用去了,本官要亲自去一趟江南。”

    冯郎中脸色一变,脱口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冯郎中脸上立刻便堆满了笑容,说道:“大人误会了,只是下官有些好奇,这去江南的人选一变再变,有些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这是陛下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冯郎中立刻道:“下官知道了,下官遵命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冯郎中拱手道:“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房间之后,回到自己的值房坐了一会儿,等到快要下衙的时候,一个人走出吏部衙门,上了某顶轿子。

    吏部衙门口不远处,一名乞丐站起身,远远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轿子在城中的街道上七拐八拐,还饶了几条巷子,最终停在一处高门的后门前。

    冯郎中下了马车,匆匆的从后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墙角的一名乞丐抬头看了看,没有看到牌匾,绕着宅院走了一整圈,才走到正门前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,又叮嘱了墙角的几名乞丐两句,消失在了茫茫人流中。

    家门口处,唐宁看着那丐帮弟子,说道:“辛苦了,冯郎中那里,你继续盯着,有什么事情,立刻过来汇报。”

    冯郎中和唐家有什么牵扯,这一点并不出乎他的预料,看来吏部前两位郎中的事情,也是唐家做的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唐家在江南,应该也有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,他到了江南之后,可以多多留意留意。

    至于冯郎中,既然他是唐家的人,就可以提前安排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家中,不知道该怎么和小意她们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他才从楚国回来没多久,这次又要下江南,虽然距离没有那么远,但考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稍微耽搁耽搁,几个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院子里,看小小练功,不由有些感慨,时间过得真是飞快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干瘦的柴火妞,显然已然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前不久她才过了十五岁的生日,这两年长高了不少,已经和小如小意差不多高,再过几年,怕是就能追上唐夭夭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时,小小放下剑,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练功应该有一会了,脸色红扑扑的,额头上沁出细汗,唐宁取出手帕,帮她擦掉汗水,她的脸色变的更红了。

    唐宁笑着捏了捏她的脸,说道:“去洗澡吧,一会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小小“嗯”了一声,低头跑开,唐宁正要回房,察觉到一左一右两道视线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向左边看了看,老乞丐蹲在墙角,看他的眼神充满警惕。

    他又望向右边,老郑用同样的目光望着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