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一章 针对
    老乞丐和老郑的眼神,唐宁见过太多次了,唐财主,信王,甚至还有苏媚的师父白锦,都用这种眼神看过他,所以他很清楚这种眼神代表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唐财主和信王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足为奇,因为他们都在防着他偷他们的女儿-------虽然他们防了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可老乞丐就太过分了,小小还是个孩子,是他的妹妹,虽然只是干的,但他就算禽兽到对干姐姐下手,也不会对干妹妹下手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小小还是他的救命恩人,唐宁可没有什么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的封建落后观念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小姑娘现在从柴火妞变成美少女了,做师父的防着一些禽兽也在情理之中,但老郑的眼神也和他一样,就让人难以理解了,他又在担心什么?

    唐宁不想往一个更禽兽的方向去想,看着他道:“吏部有个差事,收拾收拾东西,过两天要去江南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老郑还未开口,老乞丐先抬起头,说道:“去江南啊,要是路过越州,帮老夫带几坛上等的女儿红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瞥他,问道:“家里的酒还不够你喝的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老乞丐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一道菜吃久了会腻,一个人看久了会烦,要不然你为什么娶三个老婆还吃着碗里望着锅里?”

    “女儿红要几坛?”

    “多多益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喝酒就可以看出来老乞丐不是一个专一的人,喝腻了竹叶青换五粮液,喝腻了五粮液又换女儿红,虽然唐宁没脸说自己专一,但他起码不会腻。

    他走进内院,发现平时热闹的内院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小如小意都不在,倒是在小意的书房找到了唐夭夭,她居然在看书,看的还是《女训》……

    唐宁走进去,问道:“她们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上街买东西了。”唐夭夭合上书,站起身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,肚子饿不饿,我到厨房给你拿点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唐宁还有些不习惯她忽然变得这么温柔大方体贴起来,怔了怔,说道:“不是很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还是饿了。”唐夭夭从厨房取来一些糕点,又倒了一壶茶水,说道:“先垫垫吧,小意她们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吃了糕点,喝了茶水,想到去江南的事情终究要告诉她们,开口道:“今天陛下召我进宫,安排了一件差事,过两天要下江南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?”唐夭夭愣了一下,看着他,狐疑道:“什么差事要下江南,那小狐狸是不是也在江南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江南那么大,几十个州府,不一定能遇到她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道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诧异道: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没去过江南啊,都说江南好,风景不错,我打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一路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,你不能去。”唐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起初还想带上一家人都去玩玩,但知道了此行的任务之后,便直接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还好,他有保命手段,身边也有老郑和利刃,不太担心安全问题,但要是举家下江南,万一有什么事情,肯定是照顾不过来的,她们任何一个人出了闪失,他都会抱憾终生。

    唐夭夭眯起眼睛看着他:“危险?”

    唐宁解释道:“有老郑陪我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双手环抱,说道:“那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轻声道: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瞪着他:“不听!”

    唐宁蹙起眉头,说道:“你要是再不听话,我就要家法伺候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大怒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家之主,我为什么不敢?”唐宁直起身子,挺起胸膛,看着她,肃然说道:“只要你在唐家一天,你就是唐家三夫人,就得听我的话!”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他,脸色忽然红了,低下头,小声道:“那,那我不去了,你要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乖。”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一章 针对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乖。”

    唐宁肃然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走出书房,迈出大门的那一刻,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唐妖精面前摆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是一件危险性十足的事情,搞不好威严不成反被骑的就变成了他。

    唐妖精这次居然这么听话,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,难道无论古今,霸道总裁类型的都更吃香?

    不过,除了唐夭夭之外,还有一个人需要说服。

    内院某处隐秘的院子,唐妤听他说完之后,笑道:“你一路小心,这次娘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这次是公务在身,下次我再带您去江南游玩。”

    唐妤笑了笑,说道:“你爹说过,他会带我去的,你呀,还是带着小意小如夭夭她们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唐宁从院子里出来,心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搞定了家里最不容易搞定的两个人之后,小如和小意那里解释起来,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京师唐家。

    唐看着司封郎中,皱眉道:“你说去江南的人又换了,换成谁了?”

    司封郎中道:“换成了代侍郎唐宁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唐眉头皱的更紧,问道:“为何会忽然换人?”

    司封郎中道:“他说,这是陛下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唐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司封郎中看着他,试探的问道:“唐大人,会不会是陛下对江南不满,欲要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。”唐的表情淡定了许多,淡然道:“陛下对江南不满已久,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做,也什么都做不了,江南这锅粥,谁动谁死,本官倒是希望他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司封郎中想了想,也逐渐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朝中籍贯在江南的高官数不胜数,他们出自江南,自然要维护江南的利益,而江南的地方官员士绅,也不是好惹的,朝廷鞭长莫及,派遣去的人之中,有许多甚至会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心中安定了之后,他才看着唐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下官便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唐看向他,叮嘱道:“唐宁此人,诡计多端,你在吏部,多多盯着他点儿,有什么事情,及时过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司封郎中供了拱手,说道:“下官知道,一定会盯紧他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吏部开衙,冯郎中便早早的来到了衙门。

    此次江南考课的事情落在了别人头上,事情会比预想的麻烦一些,他必须盯紧唐宁才好。

    他刚刚来到值房,坐下没多久,便有一名官员进来,手中拿着一份纸笺,看了看他,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冯郎中看着司封员外郎,问道:“何员外郎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那官员走上前,将那张纸笺递给他,说道:“冯大人,这是您的调令。”

    冯郎中诧异道:“什么调令?”

    司封员外郎道:“上面让你负责沙州、肃州、甘州等地官员的考课,即刻启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听闻此言,冯郎中站起身,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肃州、甘州等地已经在陈国极西之地了,沙州再往西,就是西域和西蕃所在,往北,就是草原蛮子的地盘,那是陈国最乱的地方,乱到吏部已经多年没有派人前去考课,前两次考课的官员,可是直接死在那里的……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差遣,这是流放!

    他面色苍白,匆匆的站起身,走出值房。

    片刻后,唐宁看着面色发白的冯郎中,为难道:“这是上面的决定,吏部也没办法,冯大人也要体谅体谅吏部的难处啊……”

    冯郎中焦急道:“可吏部还有这么多人,为何偏偏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吏部这么多人,为何不能是你?”唐宁看着他,皱眉道:“难道冯郎中觉得,这是本官在刻意针对你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