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节目录 第五百五十六章 警告
    来到鄂州的第二日,唐宁便将带来的吏部吏员都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吏部考核的种类繁多,他们每人负责一项,最多两日便会有结果,之后根据这些人的综合调查结果,给出最终的评定等级。

    考核结果分为三等九级,从上上、上中、上下,到下上、下中,下下,共九级,上上者提升或奖赏,下下者免职或削官。

    对于吏部而言,只要地方官员不出什么大的纰漏,是都能获得中上以上的评价的,不奖不惩,吏部也落得一个清闲。

    而江南诸州的考评,罕有不合格者,即便是知道某些方面猫腻颇多,但考虑到多方因素,吏部官吏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人口方面,鄂州地处江南,物产丰饶,又没有战祸,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,社会治安也良好,至于其他的小项,也没有大的差错。

    江南官员考核,最重要的自然是税收。

    鄂州所涉及的,除了农税之外,还有商税和矿税。

    尤其是矿税,鄂州境内铜矿丰富,矿税占据了总税收的很大一部分,作为最后一个考核项目,唐宁派了两个人前去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这些,他走出房间,正好看到御史中丞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“齐大人,今晚记得收拾收拾东西,我们明日启程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望着他,诧异道“去哪里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他一眼,说道“自然是去下一州了,难道两天时间,还不够齐大人和于刺史叙旧”

    江南像鄂州这样的州城还有很多,他要是每一座都耽搁两天,得什么时候才能见到,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些反贼

    御史中丞看着他,脸上浮现出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唐宁在鄂州的表现,实在是太平静了,平静的让他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会抓住鄂州的把柄,大闹一番,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,一些明显有问题的地方,他也都放过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年,他或许还不会多想,但今次陛下多次更换了下江南的人选,又偏偏选了唐宁,要说他来江南没有什么别的目的,打死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而他的真正目的,也不难猜出。

    江南虽然富庶,也为朝廷了大量的税银,但这只是相对而已,绝大多数的银两,还是流入到了江南的豪族和士绅手中,朝廷打这笔钱的主意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本官知道了。”他看了看唐宁,心中暗自升起提防,转身出了驿站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刺史府。

    于刺史看着他,诧异道“他明天就要走”

    “信他你就完了。”御史中丞冷笑一声,说道“他这只是让你们放松警惕而已,怕是已经暗中展开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于刺史脸上露出恍然之色,说道“原来如此,他派出来的两人,已经去铜矿了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看着他,问道“铜矿有问题”

    于刺史笑了笑,说道“铜矿怎么可能有问题,说铜矿有问题的,都是居心叵测,历年来,这些居心叵测之辈,可没有什么好下场”

    “禀大人,属下和王掌固今日去官库看过了”

    唐宁一边在房间里收拾东西,一边听某位掌固汇报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随口问道“商税有问题”

    “都是老问题。”那小吏点了点头,为难的说道“江南这些从事商事的士绅豪族,与官府互相串通,将一半的货物隐瞒不报,这样就只需要交一半的商税,他们历年都是这样,朝廷若要硬征,派遣过来的官员,都没有什么好下场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,其实唐宁在户部的时候就有所耳闻了,江南在朝中有不少大臣撑腰,在赋税上大做文章,堪称猖狂,这些年又是天灾又是打仗,国库空虚,陈皇满心想的都是银子,而江南的这些豪族士绅,却一个个都富的流油

    不过,在唐宁看来,这只是朝廷的手段还不够强硬而已。

    任何豪门,任何士族,在国家机器面前也不值一提,只是朝廷不愿意付出朝堂大乱的代价,江南与朝中某些官员联系密切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旦乱了,就没有那么容易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连陈皇都不愿意做的事情,他自然也不想招惹。

    他听完那掌固的话之后,只是挥了挥手,说道“去收拾东西吧,明天启程。”

    那掌固顿时放下了心,他也听过这位唐大人的名声,担心他一根筋死心眼,妄想插足江南的事情,招致横祸,连累他们,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轻重,看来他们接下来的这一段旅程,应该不会太累。

    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,在这江南,他们还是老实一点,小心为妙。

    唐宁收拾好了东西,正想出去看看鄂州的风景,忽有一名小吏从门外跑进来,惊慌道“唐大人,不好了,徐掌固出事了”

    徐掌固是唐宁派出去核查鄂州矿业税收的两名小官之一,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,此刻却躺在床上,昏迷未醒,头上虽然包着纱布,但还是渗出了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唐宁沉着脸,看向床边的另一人,问道“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与他一同前去的小吏慌张道“回大人,属下和徐掌固从矿山上回来的时候,从山上忽然掉下来一块落石,砸中了徐掌固”

    床边的一名白须老者从徐掌固的手腕上收回了手指,摇头说道“老夫已经给他施过针了,若是明日此时他能够醒来,那便问题不大,若是明日此时醒不过来,或许就永远醒不过来了”

    大夫走后,唐宁看向那名小吏,问道“铜矿上有问题”

    那小吏咬咬牙,说道“回大人,鄂州地方克扣、隐瞒矿税已有多年,吏部向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次他们对徐掌固出手,一定是给我们的警告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又有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鄂州刺史从外面走进来,一脸关切的问道“听说有一位大人受了伤,情况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唐宁面色平静道“有没有性命之危,明日才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不小心”于刺史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,又看向唐宁,说道“听说唐大人明日就要走了,真是可惜啊,本官还想多尽几日的地主之谊呢”

    “既然于大人这么热情”唐宁看着他,笑着说道“那本官就多留几日好了。”

    于刺史脸上的表情凝住,片刻后,才干笑了两声,说道“虽然本官也想多留唐大人几日,但朝廷的公事不能耽搁,唐大人放心的离开,这位大人,就留在鄂州养伤吧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“于大人的一片真心,本官也不能辜负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