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九章 取我剑来
    鸳鸯楼最好的包厢之中,众人分主客落座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于刺史对唐宁拱了拱手,说道“三位大人来鄂州已有几日,我等今日才为三位接风洗尘,招待不周,还望海涵……”

    有资格参与此次宴会的,只有三人,唐宁,御史中丞,以及身为影卫首领的公孙影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笑道“我等来此,是为了公事,不是游玩,于大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事归公事,礼数归礼数,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。”于刺史看着他们,从袖中取出三个厚厚的信封,放在三人面前的桌上,说道“三位远道而来,这是本官的一点薄礼,还请三位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于大人客气了。”御史中丞笑了笑,便将那信封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公孙影则是直接拆开信封,看了看里面厚厚一沓千两银子面额的银票,将之重新扔到于刺史的桌前,表情漠然。

    一两万两银子,自然收买不了唐宁,他将之递过去,说道“无功不受禄,这份薄礼,于大人还是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看着他,说道“唐大人,这是江南地方的礼节,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笑问道“这也是御史台的礼节吗?”

    评价任何一样东西,都不能片面,也不能一概而论,御史台向来以清流自居,唐宁见过为了公道直言死谏的御史,也见过御史中丞这种深谙江南“礼节”的御史,可笑的是,后者还是御史台的二把手三把手……

    御史中丞面色微变,席间的鄂州官员面色也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官场上有些规矩,是被所有人所默认的,收了别人的礼物,自然是代表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,唐宁此举,无疑是与鄂州官员划清了界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鄂州的官员,他不打算就这么放过。

    换言之,生死两条路,他偏偏选择了死路。

    于刺史却没有生气,反而笑了笑,说道“唐大人是清流,倒是本官俗套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自顾自的倒了杯酒,说道“本官先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又倒了两杯,端起其中一杯,说道“唐大人远道而来,这一杯,本官敬唐大人。”

    宴席之上,某些知情者,眼中浮现出些许异色。

    喝了这杯酒,过不了两日,他就会卧病在床,先是眩晕呕吐,再然后便是难以进食,呼吸困难,最终呕血而亡……

    京官又怎么样,吏部代侍郎又怎样,京官下江南,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适应江南的水土,因为水土不服死在江南的,他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杯中酒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于刺史等了一会,笑问道“莫非唐大人觉得本官没有这个面子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唐宁摇了摇头,将于刺史手中的酒杯拿过来,又将桌上的酒杯放在他手里,说道“于大人拿错了,这才是你刚才用的杯子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于刺史,说道“于大人先请。”

    于刺史面色微变,说道“本官怎么记得没有拿错?”

    唐宁认真道“于大人真的拿错了。”

    于刺史看了看他,眼中浮现出一丝狐疑,将酒杯凑到嘴边,手却忽然抖了抖,酒杯掉在地上,摔成碎片。

    于刺史脸上露出懊恼之色,摇头道“本官真是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包厢大门猛地被人踹开,席间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有十余人从门外一涌而入,将除了唐宁三人在外的所有人,全都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刘同大步走进来,看着唐宁,肃然道“人已全都拿下,请将军指示!”

    唐宁有些愕然的看着他,问道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鸿门宴也是讲套路的,不管是他摆下的鸿门宴,还是于刺史摆下的鸿门宴,大家一开始肯定要先和和气气,抱着什么事情好商量的态度,酒过三巡之后,还是商量不到一块去,他再怒而摔杯,刘同等人得到信号,破门而入,将鄂州的这些贪官污吏拿下,这出‘鸿门宴’就此落幕……

    可谁家的鸿门宴是杯酒未喝,甚至连菜都没上,大家还都和和气气笑脸相迎的时候就掀桌子的?

    这也太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刘同怔了怔,问道“不是将军说的摔杯为号?听到摔杯的声音,我们就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掉落再地,摔成碎片的酒杯,嘴唇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同确实是按照他的指示在行事,这件事情算是他考虑不周,当时应该和他约定一个别的什么暗号的……

    这个锅他得背,作为上司,也得有认错的魄力。

    于刺史等人被按在地上,脸挨着地板,因为受力过大而扭曲变形,又惊又怒的大声喊道“你们是什么人,你们要造反吗!”

    被这突然的阵势吓住的御史中丞也回过神来,看着唐宁,怒道“唐大人,你这是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无辜的说道“我说这是误会,齐大人信吗?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自然不信,他在这里埋伏了这么多人,难道只是为了好玩不成?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想到,今日的宴会,唐宁比鄂州的官员还狠,竟是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唐宁,大声道“既然是误会,还不快放开这些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刘同看着唐宁,等待着他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都绑起来吧。”唐宁看着刘同,挥了挥手,说道“毕竟,来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御史中丞一眼,说道“把这个吃里扒外,收受贿赂,勾结地方官员的东西也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面色大变,说道“唐宁,你想干什么,你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想造反的是你们吧?”唐宁走到桌前,将那酒壶打开,壶内果然大有文章,湖中的酒水是分层的,正常情况下倒出的是下层的酒水,将壶盖转过一个角度,倒出的就是上层的酒水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于刺史,笑道“于大人,你这壶,挺能装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于刺史面色大变,说道“这,这是鄂州的风俗,此壶名为两用壶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了。”唐宁将壶盖转过一个角度,倒了杯酒,递给他,说道“喝了这杯酒,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于刺史面色彻底的苍白下来,他知道喝了这杯酒会有什么后果,这是他所见过的,最痛苦的死法。

    很显然,唐宁已经知晓了一切,于刺史此刻反倒豁出去了,伸长脖子,说道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杀了我,我看你怎么和朝廷交代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唐宁点了点头,望向身后的陈舟,说道“取我剑来……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