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一章 清算
    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只要不是十恶不赦,罪大恶极者,自白都是可以适当的减轻刑罚的。

    当然,参与谋害朝廷命官者,尤其是监察御史,即便不是主谋,也是重罪,看在他自白的份上,死罪虽可免,活罪却难逃。

    而鄂州的地方官员,在税银上动手脚,考虑到江南的大环境,治不了什么重罪,但谋害监察御史,可是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。

    此事就算陈皇不追究,京中的御史言官绝对会和他们死磕到底,此外,吏部也不是好惹的,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是因为没有找到机会而已。

    询问完鸳鸯楼掌柜之后,唐宁回到房中,给方鸿写了封信,等到将这些人押解进京之后,再顺便交给他。

    鄂州不大,辖下只有三县,一日之内,三县县令便全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三人站在堂中,各个面色发白,鄂州刺史,长史,别驾,都被抓进了牢里,可见这次来的京官是一个什么样的狠角色,万一有什么地方触怒了他,或许就会落得和那些人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们,平静的问道“鄂州刺史贪墨国家税银多年,贿赂御史,意图谋害朝廷命官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“下官知道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们,问道“本官将鄂州府衙涉事官员全都拿下,此事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于刺史罪大恶极,这是他罪有应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处置的极好,下官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为鄂州除此奸佞……”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很显然,这次鄂州刺史在劫难逃了,三人也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唐宁这一边。

    唐宁最担心的就是拿下州衙这些高官之后,鄂州百姓发生哗变,虽然鄂州不大,镇压起来也很容易,但能少一事,就少一事,如果鄂州下辖的县衙配合,便能将此事的影响降到最小。

    他看着三人,说道“鄂州刺史罪有应得,你三人应引以为戒,安定好辖区百姓,若有人胆敢从中作乱,意图不轨,本官定不轻饶!”

    三人身体哆嗦了一下,立刻道“下官遵命!”

    提醒了这三位县令之后,等到三人离开,陈舟敲了敲门,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“大人,江南西道提刑到了。”

    提刑官在陈国的地位很特殊,手中的实权不大,但对一道官员却有监察之责,可以直接递折子给皇帝,可谓是悬在地方官员脑袋上的一把利剑。

    他在鄂州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没有理由不惊动提刑官,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唐宁走进偏厅,看到站在厅中的一人,怔了怔之后,开口道“宋大人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站在堂内的中年男子他并不陌生,曾经的京东路提刑宋千,唐宁在灵州之时,就与他认识了。

    宋千看着他,苦笑道“果然是唐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吩咐陈舟上了茶,坐定之后,问道“宋大人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宋千道“一年之前,本官就调到了江南西道,此次正好在鄂州附近,闻听此讯,便立刻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唐宁,面色复杂道“唐大人你可知道,拿了鄂州官员,你接下来在江南的路会很难走,朝廷那边,也不好交代,严格的算下来,你也没有捉拿鄂州刺史的权力,一旦消息传到京师,这都将成为那些人攻击你的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其实在动手之前就想到这些了,而他先动鄂州,目的便是杀鸡儆猴,震慑震慑其余州府。

    此行下江南,他的任务只有一个,那就是找出江南的反叛势力,一举诛灭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这一个任务的顺利,不管什么人,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,凡是对这次行动造成麻烦的,都将被直接抹平。

    宋义似乎话里有话,唐宁目光望向他,问道“宋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民书。”宋义捋了捋胡须,笑道“只要唐大人将鄂州的民意传达到京师,就能堵住京师那些人的嘴。”

    唐宁笑了笑,说道“多谢宋大人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情况复杂,即便本官早已看不惯这些人的作为,但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宋义看着他,说道“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本官会留在鄂州,协助唐大人处理后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宋大人了。”唐宁不能在鄂州继续耽搁了,后续的一些杂事,正需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处理。

    宋义摆了摆手,说道“唐大人客气了,你做了本官一直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,相比之下,本官做的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鄂州这两日发生了数件大事。

    当头一件,自然就是鄂州刺史、司马、长史等官员,被从京师来的大官捉拿下狱,委实令鄂州的官场发生了一场大地震。

    一时间,鄂州官员人心惶惶,这件事情也以极快的速度,传至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第二件,则是刺史衙门连开五日,但凡鄂州百姓,受过这些官员欺压的,都可击鼓告状,详述冤情,在万民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鄂州百姓纷纷响应,衙门口一早就排起了长队,直到晚上闭衙才散去,第二日一早,伸冤的队伍又会重现出现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,便是包括鄂州刺史在内,数位官员的家产被查抄,据说查抄的银两加起来,有百万之巨,各种珠宝金银,装满了几十个大箱子,百姓对此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些贪官居然如此富庶,朝廷的俸禄有这么多吗?”

    “俸禄,他们几百年的俸禄都没有这么多,还不都是搜刮民脂民膏的来的?”

    “百万两啊,我们十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才一百万两?”唐宁看着刘同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刘同道“回大人,一百万两是实实在在的银两,其他的珍宝首饰,古玩字画,加起来就不知价值几何了……”

    银子才是能实实在在给人视觉冲击的东西,一百万两虽然已经是超级巨款了,但陈皇现在也不是穷鬼皇帝,这些钱,根本不能带给他足够的冲击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“让人将银票全都换成银子,用箱子装起来,太大的物件,也都当成银子。”

    那些珍宝古玩都是赃物,不好处理,但是银票换成银子,视觉冲击就大多了,一些带不走的东西,也可以就地当了。

    刘同点了点头,又道“大人,他们还查出来,鄂州的一些商人,和官府勾结,偷税漏税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眼前一亮,说道“罚,按照律法,让他们五倍补交回来,记得全都交银子,不要银票!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