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三章 蛀虫
    站出来的是吏科给事中,六科给事中的职责与御史相似,但更加专业和具体,负责的的是六部中具体某一部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.k.a.n.s.h.u.g.e.la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,有监察吏部官员无有失职的职责。

    他弹劾的人也不简单,唐宁虽不是真正的吏部侍郎,但却是天子宠臣,权力还在吏部侍郎之上。

    独断专行是吏部考课大忌,僭越职权更是忌中之忌,至于祸乱地方,这个帽子要是落实了,怕是他立刻就会被召回京师问罪。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继续道:“吏部代侍郎唐宁,未经朝廷允许,将鄂州刺史、别驾、长史、司马等官员捉拿下狱,使得鄂州当地,民怨四起,百姓惊惶,臣恳请陛下立刻将他召回京师问责,另遣官员考课江南道,还为时不晚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的许多官员还不知道吏科给事中因何事弹劾唐宁,听他说完之后,心中便有数了。

    江南的情况到底如何,朝中官员心中一个比一个清楚,被派遣到江南的京官,没有人敢插足江南之事。

    但他们这次偏偏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扫把星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鄂州并不大,但知道此地的人不少,陈国有数的几个大铜矿,便有一个在鄂州。

    朝廷多次想要提高矿税,都被江南的官员所阻拦,这其中自然是有猫腻的,这次鄂州地方官员栽在唐宁手中,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可同样的,朝中有些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,即便是鄂州的官员罪名确定,代表着江南利益的诸多官员,也会抓住他的把柄,先将他从江南召回再说。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开口之后,又有数名官员站出来附议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数位官员同时弹劾某人的情况,必定是事先商议过的,而站出来的官员,不是江南籍贯,就是和江南有密切联系。

    御史台中,也有几名御史义愤填膺,因为唐宁不仅抓了鄂州官员,还将御史中丞拿下,遣返京师,这是对御史台尊严*裸的践踏。

    数名高官联名上谏,陈皇的表情却颇为淡然。

    他看着下方,说道:“今日朕乏了,这件事情,下次朝会再议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径直的起身,从后殿离开。

    朝会散去,方鸿走出大殿,吏部右侍郎孙迁从后方赶过来,摇头道:“方大人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唐宁在鄂州做的事情,是以吏部代侍郎的身份,导致刚才在殿上,吏部也遭受到了许多的攻击,周尚书身体抱恙,吏部的事务自然就落在了他们两位侍郎的头上。

    方鸿道:“唐大人不是不分轻重的人,他这么做,一定有着他的道理,我们只需要等待那些犯官抵达京师,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。”

    孙迁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相信唐大人不是那种人,可他这次,怕是麻烦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迁说完便叹了口气,说道:“若是唐大人在京师还好,以他的本事,江南一派的官员未必能拿他怎么样,可他远在江南,便掌控不了京师的局势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鸿笑了笑,说道:“孙大人还不了解唐大人,哪怕是远在江南,京师的那些人也无法耐他何,真正需要担心的,是他们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宫门,便径直去了吏部衙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街上的某辆马车中,唐看着一名中年男子,说道:“江南这潭浑水,是他自己要跳进去的,既然跳进去了,就不要再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大人这一招借刀杀人,玩的真是妙啊,鄂州那边,靠的可是冯相的关系,他搅乱了鄂州,冯相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,能轻易的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唐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一切,还是得看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笑道:“陛下是什么性子,唐大人还不了解吗,除非是能获得巨大的超乎想象的利益,否则的话,陛下是不会看着朝廷乱掉的……,他唐宁再厉害,也只是一人,能敌得过半个江南?”

    他看着唐,眼睛眯起来,说道:“冯相一党,能给陛下一个安定的朝堂,他唐宁能给陛下什么,对陛下而言,有什么是比朝堂安定更重要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中。

    陈皇在下朝之后,一般会直接来御书房处理政事,只不过这次,他却没有批阅奏章,而是锁着眉头,在殿内缓缓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鄂州的事情,他昨日就知道了,也预想到今日的早朝之上,江南一派的官员会揪住此事不放,对此早已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他担忧的不是江南党派在朝堂上作乱,他担心的是那些江南的叛贼,是不是已经渗透到了鄂州?

    鄂州虽地处江南西道,却也在江南两道的最边缘,距离京师也不是很远,急行军数日便到,若是连鄂州都被反贼渗透,这江南还是他陈国的江南吗?

    可若不是涉及到那些反贼,唐宁又何必如此大动干戈,将鄂州高官一网打尽,他总不会是吃饱了撑的……

    如今草原局势再变,完颜部眼看着就要一统草原,西域小宛之国,吞并扩张速度令人咂舌,要不了两年,沙州以外就全是他们的底盘,古来但凡西域坐大,与中原必有征战,野心永远是随着领土的扩张而不断扩张的……

    偏偏在这个时候,江南又乱了……

    陈国看似表面光鲜,实则已经内忧外患,这种情况下,朝中某些臣子,不想着如何治国强军,只懂得拉帮结派,打击异己,眼里只有他们自己的利益,他们就像是依附于朝廷的蛀虫,汲取国家的养分,壮大自己,日后一旦陈国有变,换了新朝,赵氏皇朝虽亡,他们依旧可以当他们的大官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陈皇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丝凌厉之色,一拳砸在桌案上,吓得一旁侍奉的宦官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莫要生气。”魏间走上前,说道:“唐大人做事,向来值得信任,等到他从鄂州回来,一切都会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朕倒是相信他。”陈皇舒了口气,又道:“可连朝臣都得到了消息,他居然没有派人送信回来给朕解释解释,到底是他不屑解释,还是打算到时候给朕一个惊喜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鄂州的消息传到京师之后,本就不平静的朝堂,再次掀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以冯相为首的江南一派,向来都十分维护江南的利益,这次唐宁在鄂州的举动,无疑是触怒了这一个团体。

    据知情者透漏,他们已经联合起朝中数十位官员,罗列出唐宁的十大罪状,等着第二日早朝时,直接向陛下发难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第二日,宫里便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陛下身体抱恙,休朝十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