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四章 召回
    江南西道下辖十九个州,只需数日时间,鄂州所发生的事情,就已经传遍了十余州。Δ』看Δ书』Δ阁ww w. kanshu.la

    鄂州刺史、别驾、长史等官员被拿下狱,连家产都被查抄,州内富商巨贾,被罚了大量的税银,才得以周全。

    各州官员闻听此讯,先是难以置信,确认之后,心中登时便惊惧起来。

    在整个江南西道,鄂州刺史也算是心狠手辣的那种,下江南的京官,不少都在他手上吃过亏,可连他都栽在了别人手里,更何况是手段不如他的?

    鄂州事发之后,江南各州官员心中已然清楚,这一次,京师怕是真的来了一位狠角色。

    江南境内官员,心中坦荡者,自是无畏,心中有鬼之人,则是烧香拜佛的盼望着他们在京中的靠山能尽快发力,将那人召回京师问罪,毕竟虽然这里是江南,但对方似乎手握兵权,哪怕他们是地头蛇,也不敢真刀真枪的和对方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打不打的过尚且另说,对方是圣命在身的京官,他们暗中使手段还好,只要手脚干净,便可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可一旦明面上开战,便是实打实的造反,这个罪名要是扣下来,就是有九条命也得都搭进去。

    听闻那人已经离了鄂州,即将前往别的州府,一时间,江南各地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离开鄂州已有数日,这几天里,他们又走过了三个州。

    这三州的情况和鄂州不同,虽然州内的的确确存在一些问题,但却没有鄂州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三州的官员态度都好到了极点,对于吏部的调查配合至极,如果当初鄂州刺史也是这种态度,而不是暗地里下黑手,说不定他现在还在鄂州潇洒,而不是被关在囚车里观赏鄂州到京师的沿途景色。

    他这次下江南,目的到底不是考课,但凡对方有点眼色,他也不会像对待鄂州刺史那样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税务上的问题,他并没有姑息,一旦商人被查出偷税漏税等行为,立刻处以五倍罚银,一次罚清五年,只要银子,不要银票,税银交清之后,便会运往京师。

    至于涉事的官员,考核上自然会给出相应的评价,由吏部做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江南西道,洪州。

    唐宁已经在洪州停留三日,他在洪州并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,今日便准备启程前往饶州了。

    洪州刺史等人将他送出城,一脸笑容道:“唐大人慢走!”

    这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这位从京师来的大人离开,他们每个人心底都欢欣雀跃。

    鄂州的事情,几乎使得江南诸州官员闻“唐宁”而丧胆,在他即将到达洪州之前,洪州官员悬着的心都没有放下来。

    他到了洪州之后,诸人更是时时都陪着小心,生怕他一怒之下,将他们又是下狱又是抄家的……

    意外的是,这位在鄂州做下如此大事的唐大人,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恶。

    洪州的考课中规中矩,洪州官员也并没有受到特别的为难。

    看来,鄂州只是他此次杀鸡儆猴之用,毕竟,真要是将江南两道搞得鸡犬不宁,朝廷那里,他也无法交代。

    出了洪州,再往南,就是饶州,过了饶州再往南,就是江南东道,也是唐宁此行的目的地所在。

    江南西道还有十几个州,唐宁分别交给了几位吏部小吏,现在的江南西道,各州闻吏部而胆寒,除了鄂州,其他州府的官员态度尚可,他们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阻碍。

    上马车之前,他回头看了看陈舟,问道:“他们从鄂州出发有几日了?”

    陈舟想了想,说道:“到明日就整整十天了。”

    从鄂州到京师,如果不绕路的话,十天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十天里,京师一定很热闹,那些东西运到京师之后,怕是会更热闹,只可惜他远在江南,是看不到这热闹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师这些日子颇为平静,只是这平静之下涌动的暗流,便是连寻常百姓都察觉得到。

    之所以平静,是因为陛下以身体抱恙为由,宣布休朝十日,纵使某些官员胸中有多少不满,也无处抒发。

    当然,所有人都知道,陛下并不是真的身体有恙,而是一种逃避,唐宁是他的宠臣,陛下对他的信任无以复加,任何大事都交给他去做,自然不想惩罚于他,甚至不惜使用这样的方法来逃避。

    此时休朝已近十日,朝中对于将唐宁召回京师问罪的声音,不仅没有减弱,反而有所增加。

    而由于陛下逃避的举动,使得江南一众官吏对于唐宁的不满迅速累积,到如今,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鄂州一事。

    尚书省。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看着一名老者,开口道:“唐宁在江南无法无天,为祸地方,难道朝廷就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?”

    老者正在审阅奏章,头也没抬,说道:“等到他们从江南回来,到底是鄂州官员有罪,还是礼部代侍郎唐宁祸乱地方,一切自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继续道:“就算是鄂州官员有罪,但唐宁只是一个吏部代侍郎,有何权力代朝廷,代陛下行使职责?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陛下不是赐予了他尚方宝剑吗?”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看着这老者,语气忽然一转,说道:“可冯相想想,自陈国立国以来,还有谁被赐予过尚方宝剑?”

    老者翻阅奏章的动作一顿,仔细思忖之后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尚方宝剑是君王给予臣子的最高权力,也可以说是臣子在代帝王行使君权,尚方宝剑轻易不外授,陈国立国以来,历经数代皇帝,唐宁是第一个得此殊荣的。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察觉到了老者的表情变化,趁热打铁道:“古来但凡得到天子专宠,恃宠而骄,视律法为无物的,哪个不是佞臣,此人在内扰乱朝纲,在外祸乱地方,陛下却被他蒙蔽了双眼,为了他不顾群臣的意见,不惜罢朝十日,再继续下去,朝纲必乱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将奏章放下,脸上露出思忖之色。

    他是当朝右相,每日要处理不少国家大事,一个吏部代侍郎,几个鄂州官员,并没有让他格外关注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身为君王,为了一位臣子,视早朝为儿戏,罢朝十日的做法,也有些过于专宠了。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有一句话说的很对,得到天子专宠的后妃尚且会祸乱朝纲,更何况是一个手握大权的重臣?

    每当有人得到天子专宠的时候,就是朝纲大乱,国祚颠覆之始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开口道:“快马前往江南,召吏部代侍郎唐宁回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