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七章 痛快!
    陈国国库一年的进项,除去实物,折合白银也才不过千万两。

    江南一个小小的鄂州,欺君罔上,官商勾结,谋害朝廷命官……,一次考课,竟追回税银赃物,折合五百余万两,占了国库的一半!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江南有问题,但却不知道有这么大的猫腻,江南官员如此狂妄,还不是在朝中有这些人撑腰,江南之乱的源头,不在江南,正是在这金殿之上。

    这些人食朝廷之俸禄,却将朝廷和江南割裂开来,只顾己身利益,沦为朝廷的蛀虫,没有那三百万两银子,他还可以对这些人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此刻则只有厌恶。

    陈皇目光平静的望向下方,说道:“是朕让他去江南的,尚方宝剑也是朕赐给他的,见剑如见君,怎么,他处置不了鄂州官员,朕还处置不了吗?”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正色道:“就算是他有尚方宝剑,也不是他在江南胡作非为的理由,唐宁仗着陛下的信任,祸乱地方,将鄂州弄得民不聊生,岂不是罪加一等?”

    那名监察御史接口道:“启禀陛下,吏部考课,御史台派人同行,本就是为了监察吏部官员,可唐宁刚到江南,便独断专行,将御史中丞遣返,这岂不是说明他心中有鬼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唐宁此人,必须召回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及监察御史开口之后,站出来的江南一派官员又变的异口同声起来,直到一道身影站出来,众人又同时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冯相走出来,躬身道:“尚方宝剑非比寻常,兹事体大,自大陈立国以来,从未有过赐给臣子的先例,陛下便是再宠信臣子,也不可开此先河……,若是有人借着宝剑之威,为害地方,岂不是也折损了陛下的威严?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冯相是从何处听来,唐宁仗着朕赐给他的尚方宝剑,为害地方的?”

    “陛下赐予他尚方宝剑,已经是君王宠信臣子的极致。”冯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转而说道:“但作为君王,无论如何,也不能专宠一人,秦二世专宠赵高,大秦招致亡国,唐玄宗专宠杨贵妃,大唐由盛转衰……,古来因为君王专宠而招致大祸的例子不胜枚举,陛下难道也要步那些君主的后尘?”

    冯相的这番话,对于君王已经是很严厉的劝诫了,他虽然没有明说,但话语中暗含的意思,所有人都听得懂。

    陛下若是将唐宁召回,那就是知错能改的明君,若是固执己见,就和历史上的昏君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能说这句话,敢说这句话的,只有冯相一人。

    百官纷纷低下头,放缓了呼吸,以往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陛下非得和冯相在朝堂上大吵一架不可,神仙打架,他们这些小鬼,能避则避,能躲则躲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次,他们等了好久,也没有等来陛下发怒,有些人已经悄悄的抬头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皇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问道:“冯相的意思是,朕是一个昏君了?”

    “老臣不敢。”冯相拱手躬身,说道:“只是老臣年老体迈,近来处理朝事,总是力有不逮,既然陛下已经觅的能臣,老臣请求陛下,允许臣致仕还乡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,冯相这是在说反话,他这是在逼陛下在他和唐宁之间做选择。

    这也是冯相屡试不爽的奇招,连别的大臣告老,陛下也要再三挽留,更何况是当朝右相?

    每当冯相使出这一招的时候,就算是陛下不屈从,也往往都会退让。

    他们偷偷的望向陈皇,发现他果然怔立在原地,脸上的表情------陛下脸上这是惊喜的表情吗?

    昨日之后,陈皇心中对江南官员的不满与厌恶已至巅峰。

    而江南官员,大都以冯相为首,正是因为冯相的存在,他针对江南的一些政令,根本无法实施下去。

    可即便对冯相再不满,他也不能罢相,这是他虽然拥有却不能随便行使的权力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冯相刚才的那番话,简直是正中下怀,说到他的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压制住心中的喜意,思忖了片刻,点头道:“冯相为国操劳一生,是该好好歇歇,你的请求,朕准了。”

    冯相猛地抬起头,也顾不得君臣礼仪,目光难以置信的望向陈皇。

    不该是这样,事情绝对不该是这样,辞官只是他的筹码,是他逼迫陛下退让的筹码,陛下怎可同意,怎能同意!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却似乎有一团棉花堵在喉咙,怎么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震惊的不止是冯相,还有满殿朝臣。

    陈皇话音落下之后,朝堂之上,便爆发出了一阵惊天的哗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    “陛下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个佞臣,使得朝纲大乱,国将不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跪下的不止是江南派系的官员,满殿朝臣,近乎跪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罢相可是天大的事情,虽然这是冯相自己请辞的,但谁都知道,这不是冯相的本意啊!

    两位丞相,便像是朝中的两根顶梁柱,一根倒了,朝堂如何能够安稳?

    江南的事情百官可以不管,可以看热闹,但陛下想要罢相,他们绝不能袖手旁观!

    “佞臣?”陈皇看着他们,笑了笑,问道:“你们知道,那些鄂州地方官员,都做了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开口之后,朝堂上立刻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们,问道:“他们官商勾结,侵吞朝廷税银,你们又知不知道,这次唐宁从鄂州追回多少税银赃银吗?”

    “五百万两啊,整整五百万两!”

    陈皇的声音拔高,看向站在朝堂前方的一人,说道:“钱硕!”

    户部尚书钱硕上前一步,说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你告诉他们,国库去年收上来的税银,合计多少?”

    钱硕想了想,说道:“回陛下,定元一年,入库钱款,折合约一千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没有?”陈皇望着百官,厉声道:“一千万两啊,国库一年的税银才一千万两,一个小小的鄂州,就藏着半个国库……,你们一个个的,都知道向朕要钱,搞了半天,朕才是最穷的!”

    陈皇的声音近乎咆哮,百官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?”陈皇走到上方,取来一封厚厚的折子,扔到吏科给事中的脸上,大骂道:“这是鄂州百姓上的万民书,上面细数鄂州官员数十条罪状,你告诉朕,到底是谁在祸乱地方?”

    吏科给事中面色苍白,身体发颤,跪倒在地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陈皇又将另一封折子砸在那位监察御史的脸上,沉声道:“两年前,郑御史前往鄂州调查矿税一事,却因水土不服而亡,你应该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陈皇便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当然记得,你应该记得,因为就是你顶替了他的位置!”

    他看向群臣,声音再次提高了几个音调,“就是你们口中的佞臣,他替朝廷追回了五百万两税银,他替鄂州百姓伸冤做主,他查明了两年前死在鄂州的监察御史不是病死,而是被鄂州官员谋害!”

    陛下明显在气头上,跪在地上的官员低下头,不敢发一言。

    陈皇再次走到上方,趁着百官低头,没有人注意,偷偷翻开唐宁的那封折子看了看,又将之合上,踱着步子,重新走下来,厉声道:“朕曾经以为我陈国的敌人在草原,在西域……,朕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,我大陈的敌人不在北边,也不在西边,就在这朝廷,就在这金殿之上!”

    “指忠为奸,庇护犯官,结党营私,金殿逼君……,哪一件不是你们做的,你们刚才和朕说赵高,你们告诉朕,你们与那赵高,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京师窝里斗的时候,你们口中的佞臣,在替朕追缴税银,在替百姓做主伸冤,你们站在这里指责他的时候,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羞愧吗?”

    “朕很痛心,朕对你们很失望!”陈皇再次扫视了众人一眼,长叹口气,说道:“都给朕跪着吧,跪半个时辰,跪在这里,摸着你们的良心,给朕好好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径直走出大殿,魏间见状,急忙走下来,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陈皇面沉如水,出了大殿,走过两条长廊,行至某个无人处,停下脚步,脸上的怒容不再,仰天长啸道:“痛快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