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三章 衢州之乱
    驿站房间之内,唐宁看着徐清扬,问道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徐兄之前应该是在御史台吧?”

    徐清扬笑了笑,说道:“大概一年前,我在京中得罪了权贵,后来就被调来这里做县丞了。 ̄︶︺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%w.%kanshu.la”

    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唐宁作为送婚使,还在楚国和草原二王子以及楚国太子斗智斗勇,京中发生的事情,知道的不多。

    虽然他回来之后特意了解过那段时间京师发生的大事,但御史台一个微末小官被调往江南这种事情,苏媚肯定不会在意,以致于唐宁在她收集的情报中没有看到这一条。

    但凡科举之后能留在京师的,都比外放的官员要强,徐清扬能留在御史台做事,前途自然要好过在江南当一个小小的县丞,两者的晋升流程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又望向张炎生,问道:“徐兄是因为得罪了权贵,张兄是因为什么,你在工部待的好好的,为什么也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炎生愤慨道:“徐兄身为御史,对于京中的权贵官员本就有监察之责,仅仅因为他仗义执言,为民伸冤,就不分青红的将他调离,这样的朝廷有什么意思,我一时气不过,就自请调到定阳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,徐清扬或许是真的因为得罪了权贵被调到这里,但张彦生到底是不是一时气不过,他就不太确定了……

    毕竟,一次两次是巧合,总不能次次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思想健康单纯一点,看向徐清扬,转移话题道:“你得罪的是哪位权贵?”

    徐清扬还未开口,张炎生立刻道:“是义阳公主,义阳公主纵容手下,欺压百姓,徐兄将这件事情捅到了朝廷,陛下重责了义阳公主的家奴,斥责了她,义阳公主怀恨在心,暗中使力,徐兄就被调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那个泼妇,京中人见人惧,她要是真的想难为一个小官,吏部也不会不给她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笑道:“徐兄放心,你这口气,我回京就帮你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。”徐清扬看着他,说道:“义阳公主虽然劣迹斑斑,但再怎么说,她也是皇室公主,唐兄惹恼了她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唐宁笑了笑,说道:“徐兄不用担心,我和义阳公主打的交道,也不算少了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还抽空给义阳公主放了放血,她现在见到自己就脸色发白,不是装病就是装大姨妈造访,唐宁是奉命放血,只有她躲着自己的份,哪里敢报复……

    徐清扬见他谈及义阳公主时,面色淡然,心中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不再开口,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曾经是灵州州试的前三甲,州试之前,灵州无论是学子还是百姓,普遍认为那次的解元不是他便是张炎生。

    可谁想到,州试之时,这位唐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以一种让人绝望的差距,将他们二人远远甩开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京师,他和张炎生方才明白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,江南和京师的才子何其之多,他们二人,与其还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可面对唐宁时,江南和京师才子的遭遇,与他们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省试头名,殿试头名,十几年来第一个三元状元,初入翰林,又被特命六部行走,一步步走到今日,他已是左骁卫中郎将,吏部代侍郎,而他们二人,却只能在江南小县,一人任县丞,一人任县尉,在县令的压制之下,勉强度日……

    张炎生与他的表情如出一辙,本是昔日之友,不过两三年功夫,差距却已经如此之大,的确令人心中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们,笑道:“徐兄、张兄不用烦忧,待此次我回到京师,便将你们重新调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炎生看着他,惊喜道:“这可以吗?”

    对于在北方长大的他们来说,若是能留在京师,有谁愿意来江南?

    诗中只说江南好,却不说江南的蜚蠊个头一个比得过北方好几个,衣服晾了半个月就是干不了,仅家中衣服常备衣服便需要十余套,他去年的俸禄,全都献给了布庄和裁缝……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笑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南官员的考课和调动,之前是归左侍郎方鸿管,唐宁作为代侍郎,除了名字里有个“代”字,职权甚至比以前的方鸿还要大一些,调两名官员回京,不过是一道调令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炎生像是想到了什么,面色又颓了下去,说道:“不行,徐兄若是回京,岂不是就落入了义阳公主手里,还是呆在这里安全一些,徐兄不回去,我也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清扬道:“你回去吧,你习惯不了江南的气候,还是京师更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张炎生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
    唐宁抚了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,说道:“放心,我不会拆散你们这对苦命……,苦命兄弟的,义阳公主那里交给我了,回了京师,你就是想要她亲自登门道歉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以陈皇对江南的态度,江南地方官员以后的晋升必定不会容易,他们二人要是留在江南,大抵要蹉跎一生了。

    徐清扬想了想,笑了笑,拱手道:“如此便多谢唐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炎生也抱了抱拳,说道:“多谢唐兄!”

    他乡遇故知,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,尤其是一遇就是两个,唐宁让陈舟准备了酒菜,在晚上的洗尘宴之前,先和他们小酌几杯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张炎生已经有了些醉意,谈起当年灵州之事,勾着徐清扬的脖子,拍了拍桌子道:“那时候我就知道,唐兄和我们不一样,清扬你说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们,微微点头道:“是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衢州的洗尘宴上,气氛便和鄂州不同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自鄂州之后,江南西道的其他官员,哪怕是一州刺史,和吏部小掌固说话,也是温声细语的,至于鸿门宴,更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遇到这种情况,唐宁也不好做的太过,地方上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缺陷,只要不是和银子有关,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衢州地方不大,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考课两天就可以结束。

    宴席之上,唐宁和鄂州刺史约定好,明日开始对鄂州诸县进行考核,鄂州刺史对此做了一些安排,席间宾主尽欢,宴后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唐宁回到驿站,准备洗漱休息时,陈舟敲了敲门,走进来,说道:“大人,衢州刺史求见。”

    宴席之上时,唐宁就发现衢州刺史似乎有话要说,此刻并不意外,披上外衣,说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他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衢州刺史,问道:“孙刺史深夜来此,可是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衢州刺史从袖中取出一物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一眼,桌上放着的是一个信封,信封上的印鉴他很熟悉,陈皇给他的密信上,也有类似的图样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对他拱了拱手,说道:“江南有贼子作乱的消息,是本官上奏陛下的,陛下一月前来过密信,命本官配合唐大人,彻查此事,今日本官终于等到唐大人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