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九章 意外之讯
    张管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面色狂变,大惊道:“你,你的蛊毒解了!”

    祝家家主挥了挥手,说道:“拿下!”

    张管家手上的笛子还没放下,就被一拥而上的祝家护卫拿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祝家家主,压制住心中的恐惧,厉声道:“姓祝的,你敢背叛我们,萧府会让你们祝家灭族的!”

    “先管好你自己吧……”祝家家主看着他,脸上浮现出一丝冷色,说道:“为了答谢张管家这些年对祝某的照顾,祝某为你也准备了一份大礼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管家看着面前的一个大坑,坑中满是蜈蚣、蜘蛛,毒蛇等毒虫,惊惧道:“姓祝的,你想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祝家家主挥了挥手,祝家护卫便直接将他推到了坑中,再将此坑用木板盖住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走开,别咬我,别咬我啊!”

    “别咬那里,别咬那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坑内传来的惨叫,祝家家主的脸上露出快意至极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有了忌惮的三大家族,收拾一个萧家,只用了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短短一天,萧家在衢州的生意便受到了多方的阻击,被三大家族瓜分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至于萧府众人,也因为三大家族举报的各项罪证,全都被捉拿下狱。

    萧府的这处据点之内,居然也还有几个懂蛊术的,但也都是只懂些皮毛,和公孙影这种蛊术行家没法比,不用老郑出手,她一人便将萧家清理一空。

    唐宁派遣陈舟去清点萧家的家产时,公孙影已经揪着一名青年的脖子,疾声问道:“黔王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青年面色茫然,说道:“什么黔王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将从萧家俘获的下人折腾了许久,也没有问出来关于黔王的消息,以她的手段都问不出什么,看来他们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陈舟去的快回来的也快,唐宁看着他,诧异道:“这么快就清点完了?”

    陈舟道:“大人,萧家的家产不多,总共搜出来银子不过三万余两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从椅子上站起来,萧家作为衢州首富,搜出来三百万两他也不意外,三万两,连他心理预期的零头都不够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舟,说道:“继续搜,看看萧府有没有什么密室暗室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舟带人继续去搜查了,唐宁看向一人,问道:“你们萧府,平日里做主的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面色惊惧,颤声道:“是,是张管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管家人呢?”

    “去祝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祝府之内,祝、黄、董三家家主看着唐宁,同时拱手道:“见过唐大人。”

    从萧家只搜出来三万多两银子,他们这一次可谓是白忙活了,不符合他出手必有得的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三人,问道:“听说萧家的生意,都被你们三家瓜分了?”

    黄家家主看了看他,立刻道:“萧家意图造反,罪大恶极,萧家的家产,自然要归国库所有,大人放心,我们会将他们的产业,全都折算成银子,送到驿站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黄家家主这两天明显成长了,他要祝家的产业和生意没有用,对于陈皇来说,再说的产业和生意,都没有白花花的银子来的刺激。

    祝家家主看向他,拱手道:“不知唐大人来此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听说萧家有位管家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祝家家主闻言一怔,随后看向后方,说道:“将他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萧府管家被两名管家带上来的时候,连唐宁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全身乌紫,身上满是带血的孔洞,头发上还挂着一条三寸来长的蜈蚣,瘫软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唐宁望向祝家家主,问道: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那些毒虫都去除了毒牙,死不了的。”祝家家主望向身后的一名下人,说道:“弄醒他!”

    那下人一瓢凉水泼在张管家脸上,被冷水一激之后,张管家终于悠悠醒转。

    他哆嗦一下,立刻嘶声道:“不要过来,不要咬我……”

    祝家下人又是一瓢凉水泼上去,张管家怔在原地,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祝家家主看他,说道:“唐大人问你几句话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张管家目光茫然的望过来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萧家的银子藏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张管家怔怔道:“没,没有藏。”

    萧家作为衢州第一富族,怎么可能只有三万两白银,唐宁看着祝家家主,说道:“要不你帮我问问?”

    张管家看了看祝家家主,身体不由的一个哆嗦,声音带着哭腔,颤声道:“真没有啊,萧府赚的银子,全都运到润州了,这里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黔王在润州?”

    张管家抬头看着他,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色,下一刻便开口道:“我,我不知道什么黔王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再次看向祝家家主,说道:“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张管家身体抖了抖,立刻道:“在,黔王和世子在润州,供奉们也们都在润州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又问道:“知道白锦吗?”

    “白供奉以前只在京师活动,前些日子才来了江南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媚呢?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是白供奉的徒弟,容姿无双,很多人都喜欢她,连世子都不例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位张管家刚才经历了多少非人的折磨,唐宁问一句,他答两句,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些,和唐宁猜测的没有太大的区别,只是印证了他的猜想,让某条线索变的更清楚而已。

    他看向张管家,最后问道:“黔王的计划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管家道:“没,黔王没有计划。”

    唐宁目光望向一边,说道:“祝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张管家崩溃的哭诉道:“黔王真的没计划啊,黔王死了,死人怎么可能有计划呢!”

    唐宁怔了怔,有些难以置信,问道:“黔王死了?”

    张管家看着他,说道:“几个月前,黔王殿下就在润州病逝了,我说的都是真话,你信我,你信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并不怀疑张管家那句话的真假,因为白锦走的太急了,急得就像是家里死了人一样,事实是她的家里真的死了人。

    黔王是白锦的主子,是她实行复国计划最重要的一环,她部署了多年,哪一步都可以缺,就是不能缺了黔王。

    现在黔王死了,就算她复了国又能怎么样,总不能自己去当皇帝吧?

    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,黔王还是没有当皇帝的命,换个角度想,白锦的任务失败了,苏媚对她的恩情也还完了,从此一条大道各走两边,岂不快哉?

    不过,这倒是便宜了公孙影,白锦和公孙影各为其主,目的都是复国,现在白锦的主子死了,公孙影和她效忠的吴王,岂不是躺赢了一个最大的对手?

    唐宁刚刚回到驿站,公孙影就从房内走出来,说道:“萧家还有一个管家在祝府,找到了他,一定能得到更多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祝家我已经去过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看着他,问道:“你问出那些银子的下落了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萧府的银子,全都运到了黔王那里,这里没有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想了想,说道:“我再去问问,或许还有什么遗漏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知道黔王在哪里吗?”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用问了,黔王死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怔了怔,难以置信道:“黔,黔王死了?”

    “几个月前就病死了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白锦匆匆忙忙来江南,就是为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回过神后,面色变幻了几下,脸上的肌肉开始抽动。

    唐宁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想笑就笑吧,鱼尾纹都快憋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老郑正在院子里磨刀,陡然被外面传来的女人狂笑吓得一个哆嗦,将手下的磨刀石劈成两半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