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一章 跳窗
    白锦看着苏媚,说道:“吏部代侍郎,唐宁。 .kshu.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”

    苏媚站起身,看了看白锦,忽然笑了,说道:“你诈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诈你,你自己知道。”白锦看了她一眼,淡然道:“刚到江南西道,便将包括鄂州刺史在内的数名官员捉拿下狱,押送京师,一个月的时间,将江南西道搅了个鸡犬不宁,到了江南东道的第一个州,便将我们在衢州的据点查抄……,除了他,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白锦说完,便将几张纸笺扔在桌上,说道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苏媚拿起来看了看,又将之放回去,笑道:“他来了好啊,我又可以睡的安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希望只是这样。”白锦看着她,说道:“你最好告诉他,让他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媚眼波流转,说道:“你可以自己告诉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唐宁,白锦脸上露出一丝忌惮之色,说道:“我不想和他起冲突,相信你也不会想,只要他不插手我们的事情,我会劝世子不与他为敌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转过身,径直走出去。

    白锦走出去之后,苏媚收起脸上的玩世不恭之色,转而浮现出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江南西道,袁州。

    从京师来的商队刚刚进入袁州城,便有一名管事走上街头,拦住几名路人,急切的问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才走回来,走到一处马车旁,说道:“小姐,我打听过了,唐大人十几天前就离开袁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走了……”女子脸上露出失望之色,跳下马车,说道:“你们先留在这里吧,我自己一个人去……”

    那管事急忙拦住她,说道:“小姐,不行啊,临走之前,掌柜的特意交代过,不让你一个人行动,再说,你一个人也不知道姑爷去哪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脸上露出气恼之色,埋怨道:“你们这样慢吞吞的,要走到什么时候去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站在城墙之下,望着润州州城,又看了看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,确定陈国江南的经济中心,似乎偏移到了润州。

    难怪几个江南大族都在润州立足,黔王之前也要选在这个地方藏身,只要拿下润州,钱袋子便会迅速的充实起来。

    确定了目标是润州之后,唐宁便不打算亲自前去江南东道的其他州府,而是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吏部的其他小吏。

    反正是来平叛的,在这个过程中,他顺便将黔王在歙州和婺州的据点也一锅端了,润州是最后一站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苏媚现在就在润州,很有可能便在萧府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唐宁并不能去见她,他端了他们三个据点,黔王的人有很大可能不会欢迎他,他去萧家,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需要先去一趟润州的城防营,润州是江南的经济重镇,驻军数千,出门在外,安全最重要,都打到敌人的老巢了,不调上几千兵马,睡觉都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吏部考课的官员入城,即便是没有事先通知,城门口的守卫获悉他们的身份之后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润州的地方官员。

    当润州刺史带领着润州官员匆匆前往驿站的时候,也有一些人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苏府。

    润州四大豪族,以苏府为首,不仅因为苏家雄厚的财力和在江南的影响,还因为苏家和京师唐家的姻亲关系,使得苏家在朝堂上也拥有强大的背景,若是端王能够上位,苏家就会变成名正言顺的江南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一名下人匆匆的跑进苏家,跑至某处厅中,看着一名儒雅男子,平息口气,说道:“家主,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对面的一人望着他,问道:“苏兄,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放下茶杯,笑了笑,说道:“一个有意思的小辈,这次有事情来江南,家里来信让苏家好好照顾照顾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男子看着他,说道:“能让苏兄评价为有意思,那就是真有意思了,什么时候给我引荐引荐?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笑道:“等有机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府中还有些事情,就不多留了。”中年男子站起身,看着他,说道:“我刚才说的事情,苏兄记得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儒雅男子点头道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走出萧府时,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,喃喃道:“不知道这把尚方宝剑,到底斩不斩得到苏家……”

    苏府,儒雅男子脸上的表情,也没有刚才那么淡然。

    他用食指敲击着桌面,缓缓道:“他到润州,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吏部考课的官员进了润州,明面上并没有激起什么浪花,但暗中却涌起了无数湍流。

    萧府之内,黔王世子抓着一人的衣领,大怒道:“你说什么,歙州和婺州的萧家,也被官府查抄了?”

    那管事哆嗦着说道:“回,回世子,这次吏部考课江南,十分严厉,各州商人,税务上有问题的,大多都被罚了银,有些更是被直接抄家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没有听他解释,一把将他推开,阴沉道:“不管是谁,胆敢坏我大事者,就永远的留在江南吧!”

    白锦面色一变,上前一步,说道:“世子息怒,衢州,歙州和婺州的银两已经全都运到了润州,既然世子决定起事,这三处日后就没有了太大了用处,被查了也不可惜,可吏部代侍郎此人,手段颇多,主动与他为敌,实乃不智之举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她,说道:“你在京师待了这么久,胆子反而越来越小了,这里是江南,是润州,本世子拿四大家族没办法,难道拿他一个小小的京官也没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白锦面色再变:“世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黔王世子挥了挥手,说道:“只要他敢来润州,本世子就让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驿站之内,唐宁在看来之前搜集到的关于润州的资料,陈舟在屋内收拾床铺。

    此行带着陈舟,不仅多了一个亲卫,还多了一个使唤丫头,当然,唐宁从来没有使唤过他,这些都是他主动做的。

    他走到窗前,检查了一遍,发现有一扇窗户没有关,正要关上的时候,唐宁站起身,说道:“那扇窗户不用关了。”

    陈舟怔了怔,随后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也早点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陈舟拱手道:“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陈舟离开之后,唐宁简单的洗漱之后,熄了灯,和衣上床。

    没多久,房间的窗户传来“吱呀”一声轻响,唐宁的鼻间就闻到了一阵熟悉的香味。

    在之后,他的被子里多了一具温热的身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