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三章 野男人
    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!

    唐宁看着公孙影,充满诱惑的询问她要不要干上一票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身边应该有不少蛊术高手,对于这个,唐宁只是懂些皮毛,并不是多么擅长,只要公孙影肯全心全意的帮他,他就能够免掉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她曾经听苏媚说过,白锦和公孙影都是万蛊教最杰出的弟子,自多年前那次万蛊教大劫之后,许多高深的蛊术都断了传承,当今世上,蛊术超过她们二人的,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公孙影看着他,警惕的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这种防贼一样的眼神让唐宁很不舒服,黔王世子是他们共同的敌人,他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,有着共同的目标和理想,她需要防着自己什么?

    担心自己对她图谋不轨?

    那她实在是多虑了,她既不年轻又不漂亮,心肠歹毒,又是三姓家奴,整日和蛇虫鼠蚁为伴,最重要是,她既不年轻又不漂亮……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没好气道:“当然是黔王世子了,我有个提议,今天晚上,你偷偷潜入萧府,把黔王世子悄悄的杀掉,这样一来,黔王死了,世子也没了,白锦她们无人扶持,要想复国,只能选择吴王,岂不是一石二鸟,皆大欢喜?”

    公孙影想都没想的说道:“世子身边肯定有不少高手,我师姐也会守着他,暗杀不可能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我可以让老郑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还是不为所动,说道:“萧府守卫森严,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,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白锦在京师混的风生水起,你就只能被人关在宫里压榨剩余价值?”唐宁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因为你没有魄力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想要坐山观虎斗,坐收渔翁之利,实在是异想天开,唐宁会让她知道,渔翁不是那么好做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他还要去一趟刺史府,安排润州的考课事宜。

    到了润州,处理萧家自然是重中之重,但面子上的考课也是要进行的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唐宁并不打算蛮干,正如公孙影所说,萧府的实力强横,唐宁并不是做事不计代价的人,能少点损失就少点损失,尤其是事关人命的时候,无论是利刃还是润州的守军,都是活生生的人,作为上官,唐宁需要为他们负责。

    刺史府的事情要尽量做完,他今天还约了苏媚一起逛润州城,顺便向她打听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本来是应该昨天晚上问的,可惜昨天晚上两人聊天的内容跑题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回来过,晚上的大好时光,大部分都用来打打闹闹了。

    苏媚清早起来容光焕发,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唐宁则是一晚上没睡好,他甚至有些怀疑,她是不是趁着他睡着了,在他身上用了什么采阳补阴的方法……

    他和老郑走出驿站,萧府之内,黔王世子站在一处院门前,问道:“姑娘怎么还没起床?”

    院门口的丫鬟看着紧闭的院门,说道:“姑娘向来睡不好,什么时候起床,什么时候休息,没个准确时辰的。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皱了皱眉,转身正要离去,忽见一人从前方走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媚,怔了怔之后,惊诧道:“你昨天晚上没睡在府里?”

    苏媚看起来容光焕发,整个人更添魅力,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怎么,世子连这些也要管?”

    说完她便轻飘飘的飞过院墙,消失在院内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双拳紧握,看着那两名丫鬟,阴沉道:“她昨天晚上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两名丫鬟立刻跪倒在地,说道:“世子息怒,奴婢真的不知道姑娘昨夜去了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想到她刚才光彩焕发,和往日截然不同的样子,身为过来人,他自然知道女人什么时候会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,咬牙道:“在本世子面前装什么生人勿近的白莲花,晚上就出去勾引野男人,既然如此,本世子就不陪你玩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身旁一人,说道:“你擅长匿踪之术,等她出去的时候,小心的跟着她,我倒要看看,那野男人到底是什么人,竟敢抢在本世子的前面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躬身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身后有一人走过来,看着黔王世子,说道:“世子,草原和西域的使者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暂时收起了某些心思,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萧府,一处宽敞的厅内。

    十余人分为明显的两派,分别占据主位两侧。

    左侧的数人身材高大,颧骨突出,右侧数人,则大都是高鼻梁,五官分明,极具异域风情,其中又以一名女子最为引人注目,奇怪的是,坐在西域诸人最前面的,却又是一名汉人模样的男子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的数人,望着对方的眼神,并不友善,皆是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一名壮硕的汉子看了对面一眼,冷哼一声,用不太标准的汉话说道:“西域小国,也敢动这些心思,还没有被中原打怕吗?”

    那漂亮的西域女子偏头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,用十分标准的汉话说道:“西域虽是小国,也没有被黑蛮打的像丧家之犬一样四处逃窜,不得不侵略中原……”

    那汉子怔了怔,看向身旁的一人,问道:“丧家之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另一人想了想,说道:“公主说过,犬……,好像就是狗,她骂我们是狗!”

    那汉子顿时大怒,站起身,怒骂道:“你才是狗,你们西域人,都是狗,狗儿子!”

    那漂亮女子看着他,笑问道:“狗儿子骂谁呢?”

    那草原汉子大声道:“狗儿子骂你!”

    漂亮女子掩着嘴,笑道:“狗儿子乖……”

    西域几人闻言,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那汉子怔了怔,想了好一会儿,才想明白那西域女子的意思,正要发怒,再一想,忽而说道:“我是狗儿子,你就是狗儿子的娘,你是狗娘……”

    那漂亮女子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那草原蛮子居然抓住了她刚才那句话的漏洞,用同归于尽的方式,将她也骂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气得粉面含煞,端起桌上的茶杯便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茶杯砸在那草原汉子的身上,他身旁的数人见此,“腾”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对面的几名西域人也不甘示弱,纷纷站起身,与他们遥遥对峙,气氛陡然紧张起来,一触即发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,黔王世子走进来,看着他们,沉着脸道:“刚见面就窝里斗,诸位可不要忘记了你们此行的任务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