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四章 美人
    “诸位暂且息怒。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了看草原人,又看了看西域人,开口道“如今我们有共同的敌人,我希望两方能暂且放下仇视,一致对外,如果我们内部先乱了,还怎么成大事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出声之后,两帮人才逐渐安静下来,看向对方的眼神却依旧不善。

    因为地形原因,西域和草原的关系,并不像草原和陈楚那样,但若是要攻打陈国,两方却会产生利益上的冲突,自然互相看不过眼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们,说道“草原与陈国势同水火,西域想来也不愿意永远对陈国俯首称臣,倘若我们三方能够联手,南北夹击之下,陈国将腹背受敌,可以一举除此大患,贵方愿意与我们联手,实在是明智之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子这句话,说的为时过早。”西域一方,一直沉默的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“敢问世子,我们帮你,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草原诸人虽然没有开口,但目光也望着黔王世子,显然,这是他们所有人都关注的问题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摇了摇头,说道“不是帮我,而是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小宛和完颜部现在很强大,但现在的小宛,还不足以和陈国抗衡,完颜部又有楚国牵制,我们任何一方,都不能单独的对付陈国。”黔王世子拍了拍手,便有两人拿出来一张巨大的地图,铺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指着地图上其中一处,说道“小宛从西边过来,很快便能占据沙洲,肃州,甘州,三王子的大军,从北边打入,先占丰州,再拿胜州,陈国必定要发兵西北,无暇顾及江南,届时我等再在江南起事,南北夹击之下,陈国必崩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,说道“世子好像还没有说到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柳先生不用着急。”黔王世子笑了笑,指了指地图上的一处,说道“待到陈国易主,山南两道,京畿道,都畿道,这四道皆可归于西域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草原诸人,指向另一处,说道“关内,河东,河南,淮南四道,便让给完颜部,到时候,楚国被合围之下,孤立无援,还会是贵部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一名草原汉子蹲下身子,数了数之后,看着他,问道“我们各占四道,你们只要两道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“为表诚意,我们只要两道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又掰着手指头数了数,拍了拍大腿,说道“好!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向那名中年男子,问道“柳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世子真是打的好算盘啊。”柳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“这八道百余州,加起来怕是也不如江南两道,届时中原以南,尽是你们的地盘,又有江南两道在手,钱粮不断……,你觉得我们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看着他问道“那么柳先生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柳先生望了那地图一眼,说道“很简单,除山南两道,京畿道,都畿道外,我们还要鄂州,越州,江州,潭州,洪州这五州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面色一变,说道“江南西道只有十九州,你们已经有四道了,还要五州,柳先生不觉得你们的胃口太大了吗?”

    柳先生看着他,问道“哦,世子觉得,我们的胃口大吗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面色平淡的柳先生,缩在袖中的拳头紧握,最终又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“不大。”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“既然柳先生想要,那便再给你们五州。”

    柳先生吃准了小宛可以离开他们,他们离不开小宛的事实,即便是对方狮子大开口,他也得忍了。

    等到复国大业完成,这五州,他迟早要讨回来。

    那名草原汉子见此,立刻道“他们都有,我们也要五个州!”

    江南两道去了十州,至少要损失三成的钱粮,黔王世子心里将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,脸上还是带着笑容,说道“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江南两道,可以各让给贵方五州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看着他们,说道“麻烦两位转告三王子和国主,让他们及时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柳先生看着他,说道“小宛早有准备,一旦起事,必将长驱直入,倒是世子这边,连润州的四大家族都奈何不了,似乎不太值得信任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,便是要他们先证明自己有起事的能力,黔王世子看了他一眼,说道“大势之下,小小的四大家族,阻碍不了什么,柳先生尽可拭目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柳先生点了点头,说道“如此甚好……”

    三方势力各怀心思,在厅中商议之时,萧府的另一处别院,苏媚坐在铜镜前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又偏过头看着身后的丫鬟,问道“怎么样,这唇脂的颜色配不配我,看起来好看吗?”

    那丫鬟看着她,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红云,小声道“姑娘倾国倾城,抹什么样的唇脂都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和那些臭男人一样,甜言蜜语的……”苏媚瞥了瞥她,站起身,又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番,才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那小丫鬟看着另一名丫鬟,捂着胸口,红着脸道“姑娘生的真是漂亮,连女子都忍不住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走出院子之后,便直接出了萧府,没多久,一道身影亦是悄无声息的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和老郑陈舟出了刺史府,便看到街上有不少人匆匆的向前狂奔,一遍奔跑,还一边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快点,要不那姑娘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活了大半辈子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间竟有此等美人,要是能一亲芳泽,让我立刻去死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抬头望着前方,前面不远处,就是他和苏媚约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熙熙攘攘向前涌动的人群,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润州,某处酒楼门口,来来往往的行人,不管男女,在路过这处酒楼之时,脚步都不由的放缓,目光望向酒楼门口的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年轻女子,白衣胜雪,体态婀娜,她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不曾有任何动作,便能自然而然的吸引过往之人的视线,一旦他们的目光望过去,便再也不舍得移开。

    街上不时的传来痛呼和叫骂争吵的声音,那是行人看得入神之时,不小心和别人碰撞所引发的争执。

    江南不缺美人,但此等从内而外都散发出一种摄人魅力的美人,便是久经花丛的老手,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唐宁站在不远处,看着苏媚,不知道要不要上前。

    他知道苏媚漂亮,天生媚骨,天生的男人克星,连争强好胜,什么都想要和人争一争的唐夭夭都心服口服的承认苏媚比她漂亮,但他不知道的是,她居然还可以更漂亮。

    施了浅浅粉黛之后的苏媚,何止是京师第一美人,就算是在“第一美人”之前冠以“天下”,她也受得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和她走在一起,他立刻就会成为所有人的敌人。

    正在唐宁犹豫之时,苏媚终于看到了他,脸上露出笑容,向他招了招手,快步向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她笑了,她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笑起来,更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女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的几回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谁,美人居然对他笑了,他凭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发现众人的目光焦点从苏媚身上移到他身上的时候,唐宁面色一变,在事态还能控制之前,快步上前,抓起苏媚的手,向酒楼旁边的一条巷子狂奔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他居然敢抓美人的手!”

    “不可饶恕,简直是不可饶恕!”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,强抢美人,追上去,抓他见官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瞬间便聚集起来,向着那处巷子狂奔而去,老郑站在街头,摸了摸自己的刀,赞叹道“媚骨天成,真他娘的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陈舟看着他,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人,问道“前辈,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有点奇怪?”

    老郑瞥了一眼陈舟指着的青年,问道“怎么奇怪了?”

    陈舟道“他看苏姑娘的眼神,和别人不一样,刚才大人带苏姑娘离开的时候,他的表情也很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老郑看了看他,退后一步,和他保持距离,摇头道“这么漂亮的姑娘你不看,居然看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街头,唐宁和苏媚消失的巷口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快步走过去,正要走进巷子,忽觉肩膀被人拍了拍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迎面而来的是一记手刀,随后他便眼前一黑,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一个暗室之中。

    他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一根柱子上,身上的绳子绑法有些奇怪,胸前有两个大的孔洞,腹部和肋间也满是孔洞,绳子从裆下穿过,又从背后系上。

    在他的对面,一名青年手上拿着一根鞭子,目光不善的看着他,冷声道“说,你是什么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