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六章 悦己者容
    严供奉看着从黑暗角落中站起来的魁梧身影,怔了一瞬之后,毫不犹豫的转身跃上院墙,便要飞速逃离。

    他这次的行动乃是暗杀,他最擅长的也是暗杀,一击不中,远遁千里是暗杀的准则,更何况他连一击都没有使出来,就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看着黑暗中的那人影,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对方就是在这里等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此刻已是深夜,一个正常人,有谁会三更半夜的坐在院子里?

    只是,他刚刚攀上院墙,还没来得及跳下去,就被人从墙头上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郑拽着严供奉的手腕,说道:“大半夜的,来都来了,不坐坐再走?”

    被抓住的那条手臂宛如被铁钳夹住,动弹不得,严供奉心中惊骇,另一只手蓄满真气,狠狠向后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耳边传来的不是撞击的声音,而是打击到金铁上的声音,严供奉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剧痛,手掌再也使不上力了。

    老郑从腰间抽出杀猪刀,说道:“小心点,毛手毛脚的,这刀利着呢,割到手就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严供奉惊骇至极,颤声道:“你,你到底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院内有不少房间亮起灯光,有人影从房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严供奉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惧,这一丝惊惧,在看到从某个房间走出来的身影时,彻底变为震惊,脱口道:“公孙影!”

    公孙影走上前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严师兄,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严供奉猛啐一口,说道:“黔王才是皇室正统,你认贼为主,有什么资格叫我师兄?”

    公孙影并不生气,淡然说道:“吴王殿下雄才大略,只有他才能完成复国大业,重现梁国的辉煌,黔王大业未成身先死,便是他没有成为雄主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严供奉厉声道:“虽然黔王遭逢不幸,但还有世子能继承大统,你们这些乱臣贼子,休要做白日大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什么,大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唐宁揉着惺忪的睡眼,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指了指严供奉,说道:“把他带下去,和白天那个人关在一起,陈舟,你亲自绑,要越挣扎越紧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陈舟躬了躬身,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。

    “老郑辛苦了。”唐宁看了看院内几人,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这件事情,他才回到房中,关上门,床上的苏媚翻了个身,迷糊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帮她盖上被子,说道:“一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,已经处理了,你继续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向床里面挪了挪,含糊道:“这里的床太小了,还是你家书房的床好,又大又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府。

    天已大亮,黔王世子在院内踱着步子,时而抬头望向外面一眼,皱眉道:“天都亮了,严供奉怎么还没有回来,谭卓也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边一人震惊道:“严供奉出手,怎么可能会有闪失,难道他们有绝顶高手?”

    白锦匆匆的外面走进来,看着黔王世子,问道:“严师弟昨夜去驿站了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白锦面色一变,说道:“他们那边很可能有绝顶高手,严师弟贸然前去,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白锦看着他,一时语滞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身边的一人看着他,问道:“严供奉落入他们手中,会不会将我们供出来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会,严供奉是死也不会松口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向他,再次问道:“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想了想,说道:“大事重要,严供奉本世子日后会救的,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准备一下,我要去苏家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离开之后,躲在暗处看戏的苏媚才悄悄的溜走,刚刚走出两步,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白锦走过来,看着她,问道:“你严师叔是不是落到他们手上了?”

    苏媚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撇撇嘴道:“你的话我转告给他了,可这次不是他招惹你们,是你们先招惹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们的……”白锦看着她,皱眉道:“你到底是哪一边的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管我是哪一边的。”苏媚看着她,说道:“你先想想你是哪一边的吧,你以为你是世子这边的,可世子似乎不这么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死后,她在世子这边确实得到了排挤,白锦面色微沉,世子年幼,他身边的这些人之前便不涉足朝堂,如今又久居江南,根本不知外界险恶,他们看似计划周密,实则漏洞百出,任何一环出了问题,都会导致失败……

    可世子现在根本不信任她,这也是她最为心焦的事情之一。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她,说道:“你好好想想吧,我去梳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梳妆?”她走出数步远,白锦才想起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转头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世间一等一的美人,天生丽质,又身具媚骨,便是不用梳妆打扮,也足以魅惑众生,所以她从前根本没有梳妆的习惯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问道:“怎么,我梳妆也不可以?”

    白锦皱起眉头,看着她,问道:“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你别瞎说!”苏媚瞪大眼睛看着她,说道:“他可是我弟弟,干弟弟也是弟弟!”

    白锦上前一步,抓着她的手腕,将她的袖子卷起来,目光望上去。

    苏媚挣脱她的手,不满道:“干什么,你弄疼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看着她手腕上的朱砂,放开她的手,说道:“不要忘了你的身份,你和他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用你提醒!”苏媚瞪了她一眼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白锦看着她离去,片刻后,才转过头,看着黔王世子消失的方向,面上露出些许忧色,似乎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决断,面色最终化作坚定,低声道:“错便错了,希望经此一事,世子能够成长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府某处房中,苏媚坐在梳妆台前,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问道:“芸儿,你说女子为什么要梳妆呢?”

    身后正在为她梳头的丫鬟笑嘻嘻的说道:“当然是为了给喜欢的人看啊,有句话不是说,女为悦己者容嘛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就不能是给自己看吗?”

    “自己有什么好看的……”芸儿一边为她梳头,一边撇了撇嘴,说道:“而且自己也看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悦己者容……”苏媚再次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暗啐一口,红着脸道:“狐狸精,不要脸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