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一章 与她无关【补更】
    苏媚进来之后,便顺手关掉窗户,脱了外衣,这才转头望向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顺手将外衣穿上。

    唐夭夭站起身,看着苏媚,面色不善。

    唐宁觉得很冤枉,如果他和苏媚真的有什么也就罢了,偏偏他只是苏媚治疗失眠的安眠药。

    安眠药有罪吗?

    显然没有,可是唐妖精不会信。

    他看向唐夭夭,说道:“我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面无表情道: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苏媚,给了她一个眼神,转身走出去,然后将房门带上。

    那个眼神的意思是让她不要难为唐妖精,眼下的情况,虽然看起来苏狐狸处在下风,但要是真的斗起来,唐妖精肯定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走到院子里,陈舟站在院中,面有歉意的说道:“对不起,大人,苏姑娘刚才没来得及听我解释就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自己种下的因,自然要自己品尝苦果,他只希望里面一会儿不要打起来,他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了,唐宁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他想了想之后,看着陈舟,说道:“去将老郑叫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会儿里面真的打起来了,也只有老郑能控制场面,这件事情是他挑起来的,他就要负责到底。

    老郑迈着步子走进来,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老郑并未否认,看着他,说道:“这么漂亮的姑娘,总不能一直这么偷偷摸摸的跟着你,你总得给别人一个名份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恼怒道:“她是我姐姐!”

    老郑撇了撇嘴,说道:“说的像是你家如夫人不是你妹妹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这笔账唐宁先和他记着,等他再练上几十年,他就不信走路都要拐杖的老郑还能打得过他?

    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苏媚自顾自的走到桌边,给自己倒了杯茶,抿了一口,说道:“这不是唐家三夫人吗,你怎么来江南了?”

    唐夭夭怒视着她,咬牙道:“狐狸精!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苏媚耸耸肩,丝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我本来就是一只不要脸的狐狸精,你不知道,京师一大半的女人背后都叫我狐媚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唐夭夭指着她,语气一滞。

    苏媚这么大方的承认,她反倒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气的胸口一鼓一鼓,冷哼道:“狐狸精!”

    苏媚瞥了她胸口一眼,意外道:“几个月不见,好像比以前大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低头看了看,下意识的脱口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她才意识到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胸口挺得更高,瞪着她,怒视道:“狐狸精!”

    苏媚抓着自己的左手手腕,挽起衣袖,露出手臂上的一个红色印记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了一眼,表情怔住。

    作为女子,她自然知道“守宫砂”的存在,这种药物涂抹在女子身上,终年不会消去,只会随着贞操的消失而消失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会点上守宫砂,她虽然没有见过,却也听过。

    狐狸精的守宫砂还在,岂不是说她还是处子之身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他们天天睡在一起,怎么可能还------想到自己,唐夭夭脸色一红,便没有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,她再次看了苏媚一眼,心中的怨气已经消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她看着苏媚,拿出三夫人的气势,说道:“你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苏媚看着她,说道:“我有失眠症,只有睡在他身边我才能睡的安心,他是我的药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的药!”唐夭夭瞪了她一眼,不满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就算是真的,你也不能和别人的相公睡在一起,你这样以后还怎么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以后要嫁人了?”苏媚目光望着她,看的唐夭夭有些心虚的时候,才轻叹口气,说道:“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,有那么好的运气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按捺住心中的得意,瞥了瞥嘴,说道:“我有什么好运气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问道:“能嫁给真心相爱的人,还不算好运气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色通红,“谁,谁真心相爱了,我们是朋友,要不是迫于无奈,我才不会假装嫁给他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假成亲……”苏媚看着她,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那你有什么理由管我们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唐夭夭双手叉腰,说道:“虽然我们是假成亲,但也是拜过堂入过洞房的,只要我还在唐家一天,就是唐家三夫人,就有理由管外面的狐狸精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只是为他不值,他那么喜欢你,原来你只当他是朋友,我这就去告诉他,让他死了这条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唐夭夭有些惊慌的站起来,说道:“也,也不都是朋友,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的,一点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她便看着苏媚,撇了撇嘴,说道:“他喜欢谁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们男人心里在想什么,我都知道。”苏媚笑了笑,看着她,问道:“想不想知道,他最喜欢的女子是谁?”

    唐夭夭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她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苏媚贴近她的耳边,小声道:“就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唐夭夭气的胸口又鼓了起来,冷哼一声,说道:“谁稀罕知道!”

    苏媚却并没有因为惹恼了唐夭夭而有任何的得意,目光望向她,面色复杂,许久才道:“其实在所有人里,我最羡慕的就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她,不确信道:“羡慕……我?”

    她想不通武功比她好,长得比她漂亮,连胸都比她大的女人需要羡慕她什么……

    苏媚叹息口气,说道:“如果我们能换一换,便是让我不这么漂亮,就算变的和你一样,我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和你换……”唐夭夭话说一半,愣了一下,随后便大怒道:“喂,狐狸精你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却没有再多说,摆了摆手,说道:“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打开房门,唐宁迎上来时,苏媚挥了挥手,说道:“和你家夫人好好解释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径直走到院中,唐宁回头的时候,看到一道孤零零的身影飞过院墙,她的身影消失之后,天空只余孤零零的月亮。

    他走进房中,唐夭夭余怒未消,不满道:“你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,才离开京师几天,你就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了,要是离京一年,你们是不是连小狐狸都会生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连忙解释道:“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怒道:“那是什么样,你倒是解释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你听我慢慢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捂着耳朵,不住的摇头:“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,你回去和小意解释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润州繁华,夜里还要更盛白天,从来都不设宵禁。

    夜市之上,叫卖声络绎不绝,无论是衣帽扇帐,盆景花卉,还是鱼鲜猪羊,糕点蜜饯,时令果品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润州主街之上,夜里与日间无异,坊巷市井,买卖并朴,酒楼歌唱,直至天明行人方稀,到那时,也已经有早市的摊贩,早起准备了……

    此时正是夜市初开,城内最热闹的时候,某条街巷今日又新开了一家青楼,鞭炮锣鼓齐鸣,又有一道道烟花拖着长长的尾巴冲上夜空,炸裂开无数银花。

    烟花盛景,难得一见,街头的百姓纷纷停下脚步,抬头观望,叫好声惊叫声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缓缓的行在人群中,面对着璀璨的烟花,也没有抬头望上一眼。

    夜空的火光照亮了她那比烟花还要璀璨的侧脸,明艳了这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这天地是热闹的,这热闹却与她无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