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三章 这是喜欢
    那伙计愤慨道“还不是因为唐家玉行的生意比苏家好,抢了他们的生意,苏家三公子就带人打断了周管事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除非是垄断,不然商人为了生意竞争的情况十分常见,这些竞争,有些是良性的,有些是恶性的。

    苏家仗着自己是江南第一大族,自然可以肆意欺辱这些小商人,这在他们眼里,都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他,问道“官府呢,官府就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官府,官府哪敢管苏家?”那小伙计道“苏家不找他们的麻烦,他们就要烧香拜佛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上露出怒容,一巴掌拍在桌上,怒道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唐宁心疼的抓起她的手揉了揉,说道“别生气,官府不管,我们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。”周管事急忙道“姑爷和小姐刚来江南,不知道苏家的本事,这里是润州不是京师,我们斗不过苏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润州也是陈国国土,只要在陈国国土,就要讲王法。”唐宁看着他,说道“陈国姓赵不姓苏,除了陛下,谁都得讲王法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那伙计,说道“帮周管事备一辆车,去刺史衙门。”

    周管事面色焦急,急忙道“姑爷,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区区一个苏家,还不敢和朝廷作对。”唐宁挥了挥,说道“在刺史衙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牵着唐夭夭的手走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他只是帮唐夭夭揉了揉手掌,现在则是十指相扣,唐夭夭装作没有意识到,偏过头看着他,问道“那个苏家很厉害?”

    唐宁道“江南第一大族,就是苏家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大族……”唐夭夭有些犹豫,问道“官府真的敢管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官府管不了,我管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“冲着周管事的那一句“姑爷”,我也不能让他受委屈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心里甜蜜蜜的,和他手牵手走在街上,某一时刻,心中居然冒出了就这样永远留在江南的想法。

    下一刻她就为产生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,心里对小如小意连说了几声对不起,要是他们永远留在了江南,她们两个怎么办,还是只多留十天半个月吧……

    唐宁先回了驿站一趟,带上了陈舟和刘同他们,才和唐夭夭一起去刺史府。

    周管事他们已经到了,在府门口焦灼的踱来踱去,看到唐宁和唐夭夭过来,面有难色的说道“姑爷,小姐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进去坐坐吧。”唐宁笑了笑,大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来润州刺史府,前几次都是润州刺史和地方官员亲自迎接的。

    刺史府的小吏见到他,便飞快的往后衙跑,不一会儿,润州刺史就匆匆的走出来,拱了拱手,说道“唐大人大驾光临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其实润州刺史的官职要比唐宁大了整整两级,但一来他是京官,又是吏部官员,二来润州正乱,剿灭叛逆才是头疼大事,即便官职再大,他见了唐宁,也得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周管事看着唐宁,怔怔道“大人?”

    润州刺史他有幸见过几次,每一次都是众星拱月般的被人簇拥在中间,还是第一次见他摆出这种下位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那名从京中来的管事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,周管事望向唐宁的眼神,立刻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有什么大事。”唐宁看着润州刺史,说道“只是有件案子,牵扯到一位朋友,便和他一起来刺史府报案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周管事,说道“有什么冤屈,你和刺史大人详述便是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唐宁的身份之后,周管事心中对于苏家的惧怕已经一扫而空,将事件原原本本的和润州刺史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润州刺史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,说道“你放心,此事本官一定给你做主!”

    他看向后方,说道“来人,去将苏杰给本官带来!”

    苏杰便是苏家三少,数日之前,他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得罪苏家,但现在情况不一样,有尚方宝剑在,润州城的真正主事之人,已经变成了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如今正值江南大乱,苏家得罪了这位,能不能坐稳四大家族之位尚且未知,这是一个根本不用犹豫的选择。

    来刺史府之前,周管事从未想过润州刺史处理苏家之事的时候,竟会如此的干脆利落,拱了拱手,说道“谢谢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润州刺史挥了挥手,说道“不必称谢,本官是润州的父母官,这都是本官应该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家。

    一名刺史府的捕快看着苏府管家,说道“奉刺史大人之命,前来捉拿人犯苏杰,请你们配合。”

    苏府管家皱眉看着他,问道“敢问我家三公子所犯何罪?”

    那捕快面无表情道“到了衙门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府某处院中,一名青年抱着树,大声道“我不去,我不想进大牢,你们好大的胆子,敢抓我们苏家的人!”

    一名捕快抓着他,想要将他从树上拽下来,说道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三公子若是无罪,一会儿就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青年死死的抱着树,大声道“不就是一条人命吗,他们要多少钱,本公子给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那捕快看着他,不确信道“人命?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苏家三少爷一眼,望着后方一人,说道“记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家三少爷最终还是被刺史衙门的人带走了,在这个过程中,苏家家主全程都没有出面。

    某处偏厅之中,苏哲轻轻抿了一口茶,看着走进来的一人,问道“走了?”

    苏振点了点头,说道“苏杰被他们带走了,润州刺史疯了不成,因为这点事情,就来我们苏家要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润州刺史……”苏哲摇了摇头,说道“看来,他是真的要将我苏家赶尽杀绝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的盖上茶杯的盖子,说道“告诉黔王世子,可以开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唐宁有生死之仇是唐家不是苏家,犯人也分主犯和从犯,苏家顶多算是唐家的狗腿子,犯罪未遂的从犯。

    他其实没想着将苏家赶尽杀绝,但造反是重罪,是诛九族的重罪,一人造反,往往会牵扯到数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苏家与唐家互为姻亲,连唐水的母亲也是苏家人,若是苏家真的造反,唐家登时便废,可唐水也同样不能幸免……

    唐宁愿意看到唐家废掉,却不想看到苏家满门数百人排着队等待抄斩,也不想让唐水被牵扯其中,对他来说,达到目的虽然重要,但过程同样重要。

    苏家劣迹累累,应该得到惩治,但不应该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想着这些事情,唐夭夭从门外走进来,看了看窗外,问道“她今天怎么还没有过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府,某处幽静小院。

    白锦推开房门,走进去,看着坐在桌前发呆的苏媚,问道“今天晚上不出去?”

    苏媚没有抬头,轻声道“他的三夫人来了,以后都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锦瞥了她一眼,问道“京师多少没有成家的年轻俊彦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,你对他们不屑一顾,却为另一位有家室的男人魂不守舍,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说道“你说过,这是贱。”

    白锦看了她一眼,说道“这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