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五章 马首是瞻!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陈皇只是一瞬间的心神失守,下一刻便恢复了镇定,推开魏间,站起身,铁青着脸道:“召王相,兵部尚书陆鼎,……,左金羽卫大将军凌武进宫……”

    除王相之外,这些人全都是手握实权的大将军,听到陈皇念到的这几人名字,魏间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向那小宦官,说道:“命传旨宦官全部出宫,立刻将这几位大人召进宫里!”

    天子召见群臣,一般都是派遣传旨宦官出宫,但大多数情况下,每次只会派遣一人,同时将所有的传旨宦官派出宫传唤的情况,还是首次出现。

    首次意识到事态严重的,是衙门设在皇宫之内的翰林院。

    一名翰林侍读望着御书房的方向,震惊道:“怎么回事,今日陛下怎么召见了这么大将军!”

    十六卫大将军虽然平日里都不掌实权,也不问朝政,具体事务交由将军和中郎将负责,但十六卫大将军的每一位,都是军中的传奇人物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传奇同时出现在宫中。

    翰林学士快步从翰林院走出来,看着前方出现的几道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忧色,说道:“怕是有大事要发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御书房内,王相,陆鼎,以及几位大将军的面色肃然至极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朝中就完颜部持续扩张,西域小宛逐渐崛起的事情,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但由于事态并不紧急,百官对此并未放在心上,被冯相以及江南官员的事情耽搁之后,此事便彻底搁置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不过月余时间,再听到草原和西域的消息时,已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草原完颜部联合西域小宛国欲乱西北,江南又有梁国遗族作乱,南北夹击之下,陈国根本无暇全部顾及。

    西北自古以来就是中原大敌,必须调重兵防御,如此一来,江南极有可能会失守,江南失守,陈国失去了钱粮支持,一旦和西北形成僵持之势,国库迟早要空,到那时,偌大的陈国,怕是有亡国之祸。

    这几年,陈国与草原虽然摩擦不断,但前两年已经趋于稳定,国内更是安稳,百姓安居,谁能想到,转瞬之间,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……

    陆鼎拱了拱手,说道:“陛下,西北乃是要地,不容有失,兵部会用最快的速度筹集军备,增援西北……”

    凌武接着道:“沙州,肃州比之北方,驻兵不足,应立即调兵,防御小宛之变……”

    王相面色肃然,说道:“陛下,草原有异动,朝廷增兵之余,也应立刻遣使通知楚国求援,方是万全之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域和草原的问题,朝堂上已经讨论了无数次,早已有成熟的对策,但陈国同时应对草原和西域就已经十分费力,根本无力再顾及江南了。

    陈皇下达了几道命令之后,王相抬起头,说道:“陛下,西域草原可挡,但江南之乱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面色稍缓,说道:“唐爱卿密信中说,江南全在他的掌控之中,不会有失,要朝廷做好西北的防御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王相放下心,说道:“既然唐大人这么说,陛下便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陈国国力并不弱,如果不是被西域和草原联手打一个措手不及,而是有所防备,短时间内不会陷入被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江南能够作为中原坚实的后盾,不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之后,陈皇舒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希望他不要让朕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无须担心。”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唐大人向来有的放矢,他说江南无事,江南便必定无事,陛下便安坐宫中,静等他的好消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润州。

    白家。

    白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,实力雄厚,追随者无数,此时,白家之内,不少润州豪绅富商挤在厅内,你一言我一语,气氛极为嘈杂。

    “白会长,朝廷这是不准备给我们活路了,这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商人也是人,朝廷未免有些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会长,您说句话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大家族,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商会,白家家主,便是白氏商会的会长,也是众多商会成员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白家家主看着他们,说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,你们听到的,都是些捕风捉影,没有根据的事情,大家不要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都被抓住抄家了,这还有假?”

    “江南西道已经过了,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束以待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气氛再次变的嘈杂起来时,白家家主拍了拍桌子,说道:“诸位放心,此事白某一定会密切跟进,在这之前,希望诸位不要急躁,更不要听信谣传,人云亦云……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在众人的心目中,还是很有威信的,那些乡绅豪族被他安定下来之后,一个个的离开白府。

    白家家主还没有松口气,便有白家下人来报,萧府萧公子请见。

    萧家起家虽晚,但发展极快,到如今已经能和四大家族并列,白家家主没有怠慢,说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走进堂内,白家家主亲自迎上去,说道:“萧公子大驾光临,白某有失远迎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白家主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宾主落座,寒暄了几句之后,白家家主才看着他,问道:“萧公子今日来此,可是为了朝廷对江南的态度一事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怔了怔,没想到他还没有开口,白家家主便自己进入了主题,有些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镇定下来,点头道:“不错,关于此事,不知道白家主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白家主叹了口气,说道:“萧公子应该也看到了,朝廷这么做,商会一片大乱,白某也很头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,认真道:“江南为朝廷提供钱粮,朝廷却如此对待江南,这样的朝廷,有什么好效忠的,既然他们不仁,就别怪我们不义,大不了推翻了他们,江南自立……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面露震惊之色,说道:“萧公子,这种话可不能乱说,朝廷平定江南,轻而易举,造反就是自寻死路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神秘的一笑,说道:“如果这个时候,正好西域和草原大举进攻,朝廷无暇他顾,江南再趁势而起,南北夹击之下,陈国朝廷能撑得了多久?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看着他,难以置信道:“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黔王世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们已经联合了完颜部和西域小宛国,等到江南起事成功,他们便会立刻发兵,到时候,朝廷还有精力顾及我们吗?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看着他,说道:“可就凭你们,就算是在江南起事,也不容易成功吧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,微笑道:“实不相瞒,江南东道诸州,已经有一半以上被我们所掌控,白家主还认为我们没有这个实力吗?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震惊的站起来,问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平静道:“本公子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。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看着他,说道:“若是无关紧要的州府,对起事没有大用,敢问萧公子,你们掌控的是哪几个州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台州,越州,建州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州都是江南东道的重要州府,白家家主面色变了变,望着他,问道:“萧公子这次来白家,是想要我白家助你起事吧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,问道:“白家主意下如何呢?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看着他,问道:“我们白家还有选择吗?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笑了笑,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家家主无奈的摇了摇头,抱拳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,白家以后唯萧家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,说道:“只要白家诚心助我,萧家日后绝不会亏待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敲定此事之后,两人又密谈了许久,黔王世子才离开白家。

    与白府的谈判,要比苏家容易了太多太多,顺利的甚至让他觉得有点假,但仔细想想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白家想要自保,也只有屈服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仿佛已经看到了占据江南,直入黔地,恢复梁国,灭陈平楚,征服草原西域,踏平西蕃的场面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府之内。

    白家家主绕至后堂,脸上再无刚才的震惊之色,对一名坐着喝茶的年轻人拱了拱手,说道:“唐大人,据黔王世子所说,台州、越州、建州……,已经落入了他们的手里,大人要早做防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