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七章 夜探
    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锦走到院中,苏媚重新坐上秋千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问道:“万蛊教和黔王世子,哪个在你的眼中更重要?”

    白锦眉头微锁,说道:“我会劝世子,让他打消对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苏媚在秋千上晃着,慵懒道:“他若是听你的,就不会做出在江南造反这种愚蠢的事情,若是他们失败了,你该如何?”

    白锦面色不变,她本就没有对此抱有什么期待,说道:“当初黔王殿下来到江南,只是想找一个藏身之地,本就没有将复国的希望放在江南,世子这次失败,便会记住这个教训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苏媚停下秋千,目光望向她:“你知道他会失败?”

    “润州山雨欲来,你的那位干弟弟,还有心思带着三夫人游湖赏景,他明明知道这一切,可萧府却至今相安无事……”白锦看着她,说道:“他根本不在乎世子造反,世子凭什么成功?”

    苏媚跳下秋千,说道:“这次若是失败,世子就只能依靠你了,你的算盘打的也不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你无须费神。”白锦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只要记得,不要荒废了武艺与蛊术,你的资质,比你公孙师叔当年还要好,我们这一脉,日后要靠你振兴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严肃的叮嘱了她几句就离开院子,苏媚一边向房内走去,一边摇头道:“只见新人笑,哪见旧人哭,游湖赏景,没良心啊没良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夭夭从小在北方长大,这是第一次来江南。

    除了刚到的第二天和他抱怨过江南的雨下起来就没完没了,之后就完全陶醉在江南的风物人情中。

    唐宁今天带着她游了湖赏了景,回来的时候,两个人又将美食一条街从街头吃到街尾,回到房中,她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靠在床头,表情慵懒至极。

    某一刻,她抬头看着唐宁,说道:“等你的事情结束了,我们在江南多待几天吧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唐宁很想答应唐妖精,但想必整个朝廷都在牵挂着江南之乱,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之后,他必须马不停蹄的赶回京,只能在路上过二人世界了……

    唐宁没有答应她,唐夭夭显得有些郁闷,看了看窗口,诧异道:“这两天她怎么不过来了?”

    唐宁望向唐夭夭,诧异道:“你很希望她过来吗?”

    唐妖精居然能问出这样的话,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,在唐宁看来,她应该希望苏媚永远不过来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她的失眠症只有在这里才会好?”唐夭夭白了他一眼,问道:“怎么说她也叫娘一声“娘”,在你眼里,我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在我眼里,你不仅通情达理,还天真无邪,温柔善良,宜室宜家……,既然你这么关心她,要不我去叫她过来睡?”

    唐夭夭本想说“不行”的,但想到她刚才夸出去的海口,这样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,只能挥了挥手,故作大方道:“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府高手不少,唐宁一个人自然是去不了的,他走到老郑的房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老郑披着一件薄衫,打开门,问道:“这么晚了,有事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催促道:“快点穿好衣服,我们去萧府。”

    老郑问道:“这么晚去萧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刺探敌情。”

    老郑看了看他,不确信道:“你确定这么晚去萧府,刺探的是敌情?”

    唐宁白了他一眼,问道:“不然还能是刺探什么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唐宁总觉得老郑来了江南之后,话忽然变得多了起来,他以前明明是三棒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实力,毕竟还要靠他保护,唐宁就不计较他的这些废话了。

    萧家很大,但唐宁手中有萧府详细的图纸,就是不知道苏媚住哪个院子,需要先排查排查。

    是夜,两道黑影轻飘飘的越过萧府院墙,落在某处园中。

    唐宁对自己的轻身功夫很自信,现在又是夜里,除非老郑这种级别的变态,其他人都轻易发现不了他。

    两人一座院子一座院子的排查时,萧府某处灯火通明的房间,四大家族的家主已经落座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端起酒杯,对四人微微示意,说道:“这次大事要成,还需几位鼎力相助,本世子先敬四位一杯。”

    苏、白、沈、宋四大家族的家主也端起酒杯,与他遥遥相敬。

    苏哲饮尽杯中酒之后,说道:“四大家族扎根江南数十上百年,早已和江南密不可分,朝廷欲要将我们赶尽杀绝,四大家族又怎能坐以待毙,要谢,也应该是我们感谢世子殿下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兄所言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要谢世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造反一事,事关重大,沈家和宋家家主心中虽然忐忑,但整个江南东道,已经落入了别人之手,造反有风险,不反怕是立刻就有灭族之祸,他们没有选择,只能附和苏哲。

    白家家主抿了口酒,看着黔王世子,问道:“敢问世子,我等应该相助世子殿下?”

    “白家主问的,就是本世子接下来要说的。”黔王世子赞许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些年,江南东道,大半已经掌控在我手中,可江南西道,还要四大家族的相助,我需要你们在江南西道煽动民意,一旦江南西道乱了,我们的机会便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煽动民意啊……”白家家主拱了拱手,笑道:“世子放心,这件事情,就包在我们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厅内觥筹交错的时候,萧府另一处,唐宁已经找到了苏媚的住处。

    他和老郑刚刚跳进院子,就发现了院子里的树下吊着一只秋千。

    天然居的小院里也有这样一只秋千,唐宁当初没少站在她背后推她。

    老郑向前方看了一眼,说道:“房间里有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门口传来声响,唐宁一个侧身便闪到了树后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,一名丫鬟退到门口,看了看苏媚,说道:“姑娘好好歇息,奴婢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躺在床上,听到房门关上,闭上眼睛,却依旧没有什么睡意。

    听到房间之内再次传来声响,她正要开口问那丫鬟还有何事,忽然猛地睁开眼睛,从床上坐起来,厉声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唐宁吓了一跳,急忙伸出手指,说道:“嘘,小点声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先是一怔,揉了揉眼睛之后,惊喜的从床上跳下来,跑到他的身边,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夭夭让我来叫你过去睡。”

    苏媚闻言一楞,望向他,不确信道:“三个人?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瞬,不等唐宁回答,就自顾自的说道:“只要她同意,三个人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