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章 萧府之宴
    公孙影办事的速度比唐宁预料的快多了,唐宁看到她的时候,发现她身上穿的还是走之前那件衣服,一路上明显没有换过,衣服已经很脏了,整个人看上去也风尘仆仆,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按照时间来推算,她这些日子,怕是马不停蹄的奔行在各州,没有任何耽搁,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处理完所有的事情,赶回润州。

    他为了自家主子,不让黔王世子造反成功,也是真够拼的,唐宁看着她,问道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公孙影一脸的倦容,说道“台州,越州,建州等地的将领有许多被他们控制了,我已经帮他们解了蛊,无须再担心,润州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唐宁道“一切正常,随时可以动手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松了口气,说道“动手之时再通知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了一句,便回房休息了,之后的一天多时间里,唐宁都没有见她出来过。

    看来她还是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是一位中年大娘、不复年轻的事实,这么透支身体,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补回来的。

    再给她一天的时间休息应该差不多,黔王世子打算两日之后起事,据说他明天晚上要提前举行庆功宴,到时候黔王一系的人手想必会在萧府聚齐,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萧府之中,黔王世子面带笑容,心中的喜意怎么都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明日之后,陈国富庶的江南之地就要落到他的手里,他心中焉能不喜?

    萧府上下都在准备一个时辰之后的宴会,届时,除润州四大家族之外,润州的一些富商巨贾,也会到场,这些人,便是他入主江南之后的倚仗。

    他看向身后的老者,问道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那老者点了点头,说道“已经将虫卵放在了今夜的饭菜之中,今夜之后,这些人就尽归我们控制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点了点头,说道“很好,利益换不来永远的忠诚,蛊虫却可以,只有将他们的性命掌握在我们手里,才不怕他们不听话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望向老者,问道“我让你准备的另一件东西呢?”

    老者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,递给他,说道“也准备好了,寻常的蛊或毒,对她无用,会被她发现,此物无色无味,神不知鬼不觉,便是再精通毒蛊之术,也无法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气顿了顿,又道“殿下三思,此毒无解,服用不久便会昏迷,十二个时辰之后方醒,即便是苏醒了,也决计活不过十二个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二个时辰也够了……”黔王世子脸上浮现出冷色,将那瓷瓶攥紧,说道“贱人,这是你自找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润州,萧府和四大家族相比也丝毫不弱,萧府之宴,极其隆重盛大,参加宴会的,也都是润州有头有脸的富商巨贾。

    萧府之内,密密麻麻的摆下了数十桌,在四大家族的影响下,今夜之宴会,润州豪绅富族,近乎无一缺席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桌,自然是身份最高的几人。

    包括萧家现任家主,四大家族家主,这几位都是跺跺脚润州便会震上几震的存在,平日里难得一见,不过席间众人的视线却并不在这几人身上,大都偷偷望向那名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润州城内曾经出现了一名绝世美人,使得润州街头万人空巷,他们以为那是传言有所夸大,今日一见,才知传言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世间焉有如此精致的女子,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们的目光,人都说西施一笑,万人倾倒,这女子大抵也属于那种祸国殃民的类型,只是她安静的坐在那里,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,众人也无缘见到这种风景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宴席之上,苏哲举起酒杯,敬了敬黔王世子,说道“这一杯敬世子,祝世子顺利完成此件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笑着端起酒杯,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说道“大家都吃菜吧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开口之后,众人纷纷动筷,苏媚看了一眼桌上的美味佳肴,却没有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目中浮现出一丝不悦,即便是他已经和苏媚撕破了脸皮,这个时候还是要装着关切的样子,问道“怎么,今天的饭菜不合姑娘口味?”

    苏媚看了他一眼,说道“下午吃的太饱,现在有些吃不下去,世子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回来,并未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饭菜中的虫卵自然瞒不过她,他若是揪着此事不放,极有可能引起众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笑容,站起身,亲自为苏媚倒了杯酒,说道“既然姑娘不想吃菜,那便喝杯酒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依旧不为所动,说道“抱歉,苏媚从不饮酒。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心中暗骂,她喝起酒来,男人都比不过,说什么从不饮酒,还不是怀疑他在酒中加了东西?

    虽然他刚才的确在酒中加了东西,但那东西无色无味,她决计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他眉头皱起,说道“今夜乃是高兴的场合,姑娘不会这个面子都不给吧?”

    苏媚站起身,说道“抱歉,苏媚身体不适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便转过身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坐下之后,猛地将酒杯放在桌上,望向一旁的白锦,说道“白供奉果然教了一个好徒弟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看着他,说道“劣徒性子顽劣,冲撞了世子,白锦替她向世子赔罪,回去之后,一定好好教导教导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本世子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。”黔王世子挥了挥手,说道“或许姑娘是真的身体不适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他望向身后的一名侍女,说道“既然姑娘身体不适,你去她的房里看看,随身伺候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与黔王世子目光对视,微微躬身,轻声道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媚房中。

    苏媚坐在床边,望着窗口的方向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名侍女从门外走进来,苏媚看了她一眼,说道“小莲,帮我倒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关上房门,走到桌前,倒了杯水,然后走到床边,说道“姑娘,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媚端起杯子,那侍女的目光望向她。

    她将本来已经凑到唇边的水杯收回来,抬头望向她,问道“我的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那侍女慌乱道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目光望向她,许久,将水杯轻轻的放下,站起身,对她嫣然一笑,问道“小莲,我漂亮吗?”

    那侍女看着她没有任何瑕疵的绝美容颜,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,一颗心砰砰直跳,不受控制的开口道“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驿站之内。

    唐宁走出房间,唐夭夭从房间里追出来,问道“这么晚了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还有点小事需要处理。”唐宁回过头,对她挥了挥手,说道“你先睡吧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对她挥了挥手,说道“你早点回来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出院门,老郑和公孙影也从院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公孙影睡了两天两夜,看起来精神十足,老郑虽然还是一副蔫巴巴的样子,但拎刀砍人的时候,却丝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陈舟大步走过来,拱手道“大人,东城门已经被我们控制了,城防营三千兵马也已经集结完毕,请大人下令!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“行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