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二章 杀神【第三更】
    润州城今夜不太平,以往繁华的夜市早早就散去,百姓们躲在家中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忽然多出了数道疾驰的身影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被一名老者抓着肩膀,面色阴沉至极,愤怒道:“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?”

    萧家是梁国皇室,在润州密谋造反的事情,只有他们和四大家族的家主知道,若非是有人走漏了消息,在他们还没有做好起事准备的时候,今夜又怎么会被城防军围了萧府?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道:“莫非是四大家族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他们,他们参与造反,已经是诛九族的大罪,他们和我们在一条船上,不会做出自寻死路的事情。”白锦想了想,说道:“公孙师妹也到了润州,她现在在为朝廷做事,萧府在她眼中,没有任何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孙影!”那名老者闻言一怔,怒道:“这个叛徒,居然做了朝廷的走狗!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咬牙道:“等到了台州,将这几州的兵力聚集起来,本世子要将润州官府上下屠个干净,将那叛徒的脑袋悬在城墙上!”

    “恐怕已经晚了。”白锦看了看他,说道:“世子派往台州、越州等地的传信之人至今还没有回来,想必公孙影已经解了那些人的蛊,我们去台州,便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接连遭受了重大打击,黔王世子的脑袋有些发懵,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他们在江南辛苦了十余年,才有了如今的势力,好不容易才等到这样的时机,梦想就要实现,现在白锦却告诉他,他们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,所有的辛苦都付诸东流,他的脑袋嗡嗡作响,胸口的一口闷气无法抒发,面色涨红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老者一掌击在黔王世子的背上,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才觉得胸中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老者看着他,肃然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世子你还年轻,未来还很长,一时的挫败又算得了什么,我们一定会助你光复大梁的!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强忍住心中的不甘,说道:“晚,晚辈受教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身旁的白锦,脸上露出一丝后悔之色。

    出了今夜的事情,他才意识到白锦的重要性,虽然对江南的事情心有不甘,但还是看着她,问道:“白供奉,依你之见,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锦道:“世子先回黔地,我们在京师布局多年,即便是没有江南,我也能为你们提供足够的钱粮,世子可用这些钱粮先招兵买马,等待时机成熟……”

    黔王世子对她拱了拱手,说道:“以后就辛苦白供奉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道:“复兴大梁是王爷的生前最大的愿望,白锦必将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看了看左右,忽然道:“不好,苏师侄没有跟上来!”

    白锦面色淡然,说道:“不用担心她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皱眉道:“她若是落入了官府的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解释道:“她和一位朝廷命官关系匪浅,他不会拿她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奸夫?”黔王世子面色一变:“难道我们的事情,就是她泄露出去的?”

    润州起事的失败,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,无论有没有苏媚,都影响不了这件事情的结果,因此白锦对她的行为也没有阻拦,此刻则是看向黔王世子,说道:“这些事情,等逃出去了再说!”

    想到苏媚,黔王世子便恨得牙痒痒,却也并未多说什么,毕竟她在他眼里,她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前方,说道:“前面就是东城门了,我们快点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白锦停下脚步,看了看前方,说道:“去南城门。”

    这里距离东城门最近,绕道去南城门,要多走很远的路程,黔王世子疑惑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走漏了消息,怕是东城门也有变。”白锦道:“我们现在过去,就是自投罗网,走南城门会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江南彻底无望之后,白锦显然已经成为了众人的主心骨,那老者只是犹豫了一瞬,便点头道:“去南城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和一千城防军抵达东城门的时候,那名陈都尉已经被拿下,这里的五百守军站的整整齐齐的,不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宁望向留在这里的一位利刃成员,问道:“没有人过来吗?”

    那青年拱手道:“回大人,今夜没有一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润州四个城门,黔王世子自以为掌控了东城门,所以东城门的兵力部署最强,若是他们想要硬闯,立刻就会被五百名守军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西边,南边和北边三个城门的兵力便要弱上许多,他们便是从西北边来的,对方跑回去的可能性不大,唐宁转头看了看,指着另一边,说道:“去南边。”

    润州,南城门。

    守着南城门的百名守卫,此刻已经倒地大半,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,却是人人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对面的数道人影也十分凄惨,从萧府逃出来的数人中,此刻已经有三人被射成了刺猬,气绝身亡,黔王世子虽然毫发无伤,但那老者的肩头却是中了一箭,他将箭身折断,接过白锦牵过来的一匹马,翻身上马,低声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包括黔王世子在内,他们已仅剩四人,白锦和一名中年男子各自从城门口的车行中抢出了两匹马,四人每人一匹,只要骑马出了这润州城,后面的人便不容易追上了。

    数道身影从后方追来,更远一些的地方,则是举着火把的城防军。

    唐宁和老郑公孙影走在所有人前面,来到南城门之时,望了望地上的几具尸首,又抬头看了看,没有看到苏媚,他最终看向骑在马上的白锦,问道:“苏媚呢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那奸夫!”白锦没有回答,黔王世子便回过头,看着唐宁,目中浮现出怨恨之色,冷笑道:“放心,你回去就能见到她,见到她的尸体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面色大变,看着黔王世子,惊怒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她的酒水里下毒了。”后方的追兵还远,这次已经可以顺利逃脱,黔王世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白锦,说道:“苏媚以下犯上,死有余辜,可惜这次走的匆忙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看了看身旁,大声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走!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人脸上虽然也露出了惊色,但此时追兵已近,与那老者同时夹紧马腹,疾驰出城门。

    唐宁目光无神的望着前方,声音嘶哑道:“老郑。”

    老郑叹了口气,从背后摸出那把杀猪刀,下一刻,夜色中便有一道银光闪过。

    城门口处,黔王世子身下的那匹马发出一声哀嘶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黔王世子从马上摔下来,没等他爬起,就被人从后方拎住了脖子,一步一步的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那老者与中年人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,急忙调转马头,欲要上前营救。

    老郑回过头望了一眼,两人身下的骏马忽然发出一声长嘶,高高的扬起前蹄,不敢再上前一步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马上摔落,落地之后,堪堪站直身体,看着前方,前方明明只有一人,他们却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,以及站在尸山血海中的一位杀神。

    老郑将黔王世子扔在地上,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