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三章 误会【第四更】
    千余城防军迅速赶到,火光将城门口映照的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抬起头,看着火光之下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,忽而从心里涌出一阵寒意,下意识的撑着身体退后几步,从他袖中掉出了一个瓷瓶。

    公孙影俯身捡起那只瓷瓶,打开之后,放在鼻下闻了闻,没有闻到任何味道。

    像是想到了什么,她将瓷瓶缓缓倾斜,看着从瓶中倾倒出来的无色液体,大惊道:“醉生梦死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到:“什么是醉生梦死?”

    “一种万蛊教奇毒。”公孙影看着他,退后两步,小心的解释道:“中此毒者,会先昏睡近一日,一日方醒,即便是醒了,也是半梦办醒,只能任人施为,如此一日之后,会再次昏睡,直至在睡梦中死去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问到:“有解吗?”

    公孙影不敢看他的眼睛,移开视线,说道:“此毒……无解。”

    唐宁深吸口气,拳头握紧又松开,然后又再次握紧,看着黔王世子,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:“你给她下了醉生梦死?”

    唐宁的声音不大,只是气息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看着他,只觉得寒意更盛,从地上爬起来,猛地向白锦的方向跑去,一边跑,一边大声道:“白供奉,救我!”

    白锦怔怔的站在原地,还没有从刚才的消息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老郑拎着黔王世子的后领,再次将他扔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舟。”唐宁吸了吸鼻子,说道:“依照大陈律,谋逆造反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根据律令,谋逆罪,当诸九族。”陈舟走上前,双手将尚方宝剑递上来。

    唐宁抽出尚方宝剑,看着公孙影,问道:“公孙首领,你来还是我来?”

    公孙影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无论如何,黔王世子也是梁国皇室后裔,她可以跟随吴王起事,却不能也不敢亲手杀了黔王世子。

    “那就我来吧。”唐宁拎着剑,走向黔王世子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面色苍白至极,不断后退,颤声道:“你,你敢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锦终于回过神,望着公孙影,大声道:“公孙影,救世子!”

    公孙影身体一颤,下意识的一步迈出,唐宁回头望了一眼,她的脚步猛地一顿,最终站在原地,再也没有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唐宁举起剑,手腕忽然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老郑看着他,问道:“就这么杀了他,朝廷那里能交代吗?”

    “管他们去死!”被老郑握着右手腕,唐宁双目赤红,从喉咙里低吼一声,右手松开,尚方宝剑从右手掉落,他用左手接过,红色的火光中,陡然出现了一道银光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锦和那老者同时怒吼出声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已经跑出了数步,脚步却忽然顿住,低头看了看从胸口穿过的半截剑身,回头望着唐宁,抬起一条手臂指着他,却只抬起了一半,便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公孙影看着躺在地上,已经没有了声息的黔王世子,觉得这一切都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黔王死了,世子也死了,再也没有人和吴王争帝位,这本该是她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黔王世子的尸体躺在这里,她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高兴,心中反而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唐宁一眼,忍不住再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白锦怔怔的看着前方,看着从黔王世子胸口穿过,依然带血的剑尖,忽然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信念与坚持,在这一刻轰然崩塌,黔王病逝,世子身亡,天然居存在的意义,她在江南的设计,以及这十多年来的所有辛苦和努力,都付诸东流……

    奇怪的是,看向唐宁时,她的心中却没有多少恨意,这个时候,心中却不由的浮现出另一张笑颜。

    种种复杂的情绪将她吞没,使得她怔怔的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世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该死啊!”

    那老者双目圆睁,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,向唐宁直冲而来,陈舟看了他一眼,挥了挥手,十几道箭矢从他身后射出,将那老者吞没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抓着白锦的肩膀,将她带上了马,向城门口疾驰而去,老郑看了一眼,却没有什么动作,一名守军将领领着数百守军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唐宁站在原地,只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满的想要炸裂开来,又似乎只有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节哀。”老郑叹了口气,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过身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……”便在这时,一道声音从守军的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老郑怔了怔,目光望过去。

    苏媚从守军中挤出来,跑到唐宁身边,焦急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怎么了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唐宁身体一震,缓缓的转头望着她,有些难以置信的摸了摸她的脸,软软的滑滑的,手感极好。

    他的手向下移动,摸了摸她的肩膀,摸了摸她的腰,摸了摸她的……

    苏媚见他无事,打开了他的手,没好气道:“摸哪里呢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惊喜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没事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苏媚抬头看着他,看到他眼中似有晶莹,诧异道: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重要……”唐宁胡乱的抹了抹眼睛,抓着她的肩膀,问道:“你不是中毒了吗,中了那什么醉生梦死?”

    苏媚白了她一眼,问道:“我有那么蠢吗?”

    唐宁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,确认她没事之后,才终于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意识到什么,看着躺在地上,已经死透了的黔王世子,声音沙哑,有些无语的说道:“你他妈……有病啊!”

    公孙影怔怔的站在原地,看着苏媚,亦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老郑有些心疼的擦拭着自己的杀猪刀,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黔王世子,摇头道:“造孽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终于注意到地上的黔王世子,大惊道:“世子死了!”

    她猛地看向唐宁,问道:“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世子怎么死了,我师父他们呢?”

    唐宁抿了抿嘴唇,说道:“刚才发生了一个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世子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,唐宁心中复杂难言,需要好好静一静,苏媚正要开口再问,却被他伸手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唐宁有些心累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,回去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挥了挥手,说道:“回萧府。”

    陈舟将黔王世子尸体上的尚方宝剑拔出来,安排人将他的尸体带回去,走回去的时候,快步走到苏媚身边,说道:“苏姑娘刚才没有看到,大人听到苏姑娘出事的时候,眼睛都红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问道:“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舟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