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五章 我美吗?
    处理完了润州的乡绅和四大家族,唐宁原本想要去苏媚那里说一声再回去,却被公孙影告知,这些乡绅今夜食用的饭菜中被人加入了虫卵。

    虫卵自然是蛊虫所生,吃进去的时候肉眼难辨,一旦进了人的体内,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孵化,汲取宿主养分,迅速成长,半个月之后就能变为成熟体。

    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,像黔王世子这种疑神疑鬼的人,不懂得收买人心,只懂得用蛊虫控制的人,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那些乡绅在听了公孙影的话之后,却是各个面色苍白,抠着自己的喉咙干呕,也没有呕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救救我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看他们刚刚抠了喉咙的手就要抱他的大腿,唐宁急忙闪躲开来,看着公孙影,说道“能解的话,就帮他们解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匆匆的离开,不给那些人继续纠缠的机会。

    黔王世子等人是江南之乱的罪魁祸首,三大家族虽然被他招揽,但却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事情,这些乡绅更是被蒙在鼓里,没有重重惩的必要。

    苏家经此事之后,已经彻底废掉,另外两大家族也元气大伤,至少十几年无法恢复,地方官府重压之下,江南至少可有数十年安稳。

    至此,他此行的任务,已经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今夜的心情可谓是一波三折,从峰顶到谷底再重回峰顶,大起大落又大起,到现在才安定下来,他需要找个地方好好静静。

    房中,唐宁走进去的时候,苏媚正坐在床前发呆。

    今夜萧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唐宁看着她,问道“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驿站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灿然一笑,没有回答,只是偏过头示意了一下她身旁的位置,说道“坐。”

    唐宁站在房间之中,却没有立刻走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苏媚有些奇怪,和唐宁印象中的任何时候都不同。

    苏媚白了他一眼,问道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唐宁便不好继续站在这里了,他走到床边,在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苏媚偏过头看着他,问道“坐那么远干什么,坐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来奇怪,平日里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,零距离接触的时候,唐宁反倒没有觉得有什么,此刻只是并肩而坐,他却觉得气氛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站起身,说道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先回去了,忙了一晚上,早点回去洗个热水澡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剑诛黔王世子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被愤怒的情绪支配,并没有什么感觉,此刻则是一阵阵的犯恶心,只想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,将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的都换上一遍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道“我让小莲准备了热水,时间还早,不如就在这里洗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越发的察觉到气氛不对,说道“烧水多麻烦,还是不用麻烦小莲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有人敲了敲门,一名丫鬟走进来,说道“姑娘,热水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躺在浴桶里,房间之内水雾弥漫,朦朦胧胧的,什么东西都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泡澡没有晴儿在旁边服侍,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完整,意识到自己居然有这种念头之后,唐宁在心中暗暗谴责自己,才来这个世界几年,就彻底堕落在封建主义的诱惑里了。

    今夜之后,江南的事情应该可以告一段落,这一趟发生的事情不少,波折颇多,好在结局圆满,直到此刻,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他近乎每天晚上都会洗澡,今天也不过是想泡一泡,驱除身上的晦气,等到浴桶的水温降下来之后,他便打算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刚刚扶着浴桶站起来,门口便传来了声响,唐宁只好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苏媚拎着一只木桶走进来,问道“水凉了吧?”

    唐宁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,说道“我洗好了,不用再加水了。”

    苏媚自顾自的向浴桶里加水,说道“热水打都打了,不如多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加水,一边随口问道“为什么要杀世子,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?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“他谋逆造反,不该杀吗?”

    “说真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想到刚才的事情,唐宁心中又有某些情绪涌现出来,用毛巾盖住重点部位,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,说道“他说你中了无解的毒,一时冲动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没有再问,走到他的身后,用她的双手代替了唐宁的手。

    她一边轻轻的帮唐宁按揉着,一边问道“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唐宁反问道“你不也一样吗?”

    这次他身后就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了,唐宁闭上眼睛,享受着她的按摩,苏媚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,按了一小会,他的身体里就产生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倦意。

    苏媚站在他的身后,一双纤细的手在他的头上缓慢移动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水雾朦胧,她的心思也有些迷蒙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唐宁,这一刻,在她记忆深处,那个被父母抛弃,受尽苦难,险些饿死的小姑娘,那个每天要练十几个时辰的功夫,学不会蛊术不许吃饭睡觉的少女,十几年来一直都存在她内心深处的两道人影,都一去不复返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唐宁便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发现他已经穿上了衣服,只差一件袍子,明明他刚才还一丝不挂的躺在浴桶里……

    “心情大起大落对身体不好。”苏媚帮他倒了杯水,从旁走过来,说道“所以我让你睡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唐宁低头看了看,说道“我的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挥了挥手,说道“一家人,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唐宁最终还是没有主动问出来,因为苏媚已经给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除了小如小意之外,他连和三夫人唐夭夭都没有“坦诚相见”过,可苏媚对此,似乎一点都不在意,据唐宁所知,她可还是一个黄花闺女,难道她真的将自己带入到姐姐的身份了?

    唐宁站起身,说道“时候不早,我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之前,不想看我跳一段舞吗?”苏媚看着他,问道“你可是提过好多次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脚步一顿,回过头,想了想之后,点头道“看看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京中人人都知道苏媚苏姑娘能歌善舞,唐宁只听过她吹箫,却没有见过她跳舞,她多次用来拒绝唐宁的理由只有一个,她的舞,只跳给未来的夫君看。几次之后,唐宁就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唐宁诧异的看着她,难道她的规矩改了?

    苏媚关上房门,转身望着他,身姿翩然而起。

    “飘然转旋回雪轻,嫣然纵送游龙惊。小垂手后柳无力,斜曳裾时云欲生。”

    关于女子的舞蹈,白居易在《霓裳羽衣舞歌》中是这样描述的。

    可看着苏媚曼妙的舞姿,唐宁的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李白的《清平调》。

    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”

    苏媚的美是毋庸置疑的,无论男女,但凡审美正常的人都不会否认她的美,而在唐宁眼中,她的美是没有止境的,每当他以为已经见到了她最美的样子时,很快又会被她重新刷新认知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苏媚的舞姿,某一刻,身体忽然一震,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被她绝美的舞姿所震撼,还因为随着她的每一次动作,她的身上就有一件衣衫轻轻剥落……

    当身上最后一件衣衫掉落的时候,她已经走到了唐宁身前,红着脸看着他,问道“我美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