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六章 姐姐
    唐宁刚才明明已经喝过水了,可当苏媚不着寸缕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还是有些口渴。

    地上是散落着的衣裙、肚兜、亵裤,面前是吹弹可破的羊脂白玉,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具完美无瑕的艺术品,让人升不起丝毫亵渎的心思。

    唐宁不可否认,有那么一瞬,他的心底难以自制的涌出了一种原始的冲动,这是男人的本能,当这样一位绝世美人裸的站在眼前时,有谁不想着第一时间将她拥入怀中,好好怜惜一番?

    然而他从苏媚的眼中,却看到了一些他从未见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默默的从地上捡起她的长裙,掸去了上面的尘土,轻轻的披在她的肩上,轻声道“夜里冷,小心别着凉。”

    苏媚脸上的笑意更多,看着他,问道“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唐宁的表情有些意外,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透过苏媚,也难以想象,“喜欢”这两个字,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说道“他们都想脱掉我的衣服,只有你会关心我会不会着凉,你和他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来京师之前,京师第一美人是丽人阁的一位清倌人,我来之后,她便嫁人了。”苏媚嘴角漾着笑,说道“她告诉我说,这世上,想脱去我们衣服的人很多,愿意为我们穿上衣服的,却没有几个,若是遇到,能嫁便嫁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喉咙越发的干了,京师第一美人忽如其来的表白,还是在此等香艳的场景下,作为男人,这谁顶得住啊?

    “她们都说我是勾引男人的狐媚子,是妖精,是祸水,这些我都不在乎,因为我知道,我的身体是清清白白、干干净净的,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。”苏媚微微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,问道“现在我把它留给你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唐宁嘴唇微张,还没有说出一个字,苏媚忽然伸出手,轻轻按在他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她笑看着唐宁,说道“不用说了,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灯火不知何时熄了,天上的圆月皎洁,月光洒在屋顶上,星星一眨一眨的,像是夜空中多出了许多眼睛,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朵云彩,遮住了星星,也遮住了月亮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睁开眼睛的时候,苏媚正趴在他的胸膛上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早上起来看到这样的情形其实有些可怕,但这个时候唐宁却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房间里之内充斥着一种暧昧的味道,他们同睡一张床这么久,昨夜第一次做了在床上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干姐姐干妹妹,到最后的结局果然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苏媚枕在他的胸口,说道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搂着她,问道“不是你的药吗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的眼睛,说道“不是药,是命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煽情的后果就是两人又起晚了一会儿,唐宁起床洗漱完进来的时候,床单上已经少了一块。

    苏媚将剪下来的那一块叠好收起来,抬头看着唐宁道“狐狸精还是狐狸精,这辈子,我勾引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狐狸精就狐狸精吧,家里已经有一只妖精了,再多一只狐狸精,只会变的更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来江南之前,他以为这次明面是考课,暗地里任务是平反,他以为来江南的最大的收获是为国库收缴的那几千万两白银,现在看来,他最大的收获是收获了四夫人。

    清早和苏媚回到驿站的时候,唐宁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口时,梦却醒了。

    房门之外是美梦,房门之内是噩梦。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他,说道“你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昨夜的她是如此大胆,现在却明显有些担忧,唐宁握着她的手,说道“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推门进去,首先看的是床的方向。

    床上没有人,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的,说明唐夭夭昨天晚上没有睡在床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她起不来这么早,而且叠被子这种事情,以往都是秀儿做的。

    他看向桌边的时候,才发现一道人影趴在桌上,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趴着睡不舒服,她的眉头微微蹙起,唐宁走到床边,铺开被子,然后将她横抱起来,轻轻的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帮她盖上被子的时候,唐夭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喃喃道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站在床边的苏媚时,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,问道“你怎么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之后她才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,房间里面很亮,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是白天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媚,又看了看唐宁,难以置信道“你,你们,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想到了什么,她抓起苏媚的手臂,将衣袖向上挽了挽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上,前几天还在的那一点朱砂,现在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唐夭夭,说道“见过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姐姐,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!”唐夭夭气愤的从床上跳下来,指着唐宁,问道“你昨天晚上不是说去处理事情了,她是事情吗?”

    唐宁正要开口,苏媚伸出手指,点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。”她抱起唐宁,将他放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这才再次走进房间,关上房门,看着唐夭夭。

    唐夭夭摆出防御的架势,问道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气的其实不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还在京师的时候,她就知道这件事情早晚都会发生,她气的是苏媚后来居上,这样算下来,以后谁是三夫人,谁是四夫人?

    更气的是,论武功身手,她也远不如苏媚,这样一来,她以后岂不是永远会被她压在身下?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笑着说道“你不是很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吗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狐疑道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说道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怔了怔,问道“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苏媚这次没有回答,目光望着她的胸口,唐夭夭羞恼的护着胸,怒道“看哪里呢!”

    苏媚笑了笑,说道“其实我以前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看了看苏媚的胸前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,虽然有些心酸,但还是瞥了她一眼,不信道“骗谁呢?”

    “不信算了。”苏媚摇了摇头,说道“我还以为你想要变的和我一样呢,我正好懂得一种秘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秘术不秘术的不重要……”唐夭夭轻咳一声,看着她,说道“虽然你进了家门,但是你要记得,你是四夫人,小如小意和我,都是你的姐姐,你武功高也不能欺负姐姐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知道了。”苏媚乖巧的点了点头,说道“那这秘术,便当做礼物送给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没有拒绝,便是默认了,她再次看了苏媚一眼,问道“你真的和我一样过?”

    苏媚点了点头,说道“是啊,十几年前,我还不如现在的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坐在院子里,身体不能动,注意力却全在房间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房门打开,苏媚和唐夭夭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苏媚伸手解了他的穴道,看了看唐夭夭,说道“我和她已经解释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她她她的,没大没小!”唐夭夭瞥了她一眼,说道“叫姐姐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