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七章 要不一起?
    唐宁自己都没想到,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唐夭夭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,更没有使用暴力,不到一刻钟的功时间,就接受了苏媚成为唐家四夫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不知道苏媚刚才给她写了什么东西,她自己关着房门,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不知道干什么,唐宁看着苏媚,问道:“你刚才和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苏媚神秘的笑笑,说道:“这是个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正欲再问,苏媚站起身,挥了挥手,说道:“我进去帮她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神神秘秘的在房间里不知道捣鼓什么,唐宁坐在院中,嘴角忍不住的上扬。

    老郑拎着一把新刀,蹲在院子里磨刀,抬头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妥了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:“妥了。”

    老郑看着他,欣赏道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看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老郑摇了摇头,一边磨刀,一边说道:“啧啧啧,天生媚骨啊,百万人中难得一遇,便宜你小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郑这一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表情看的唐宁心中很不舒服,天生媚骨怎么了,天生媚骨昨夜也是她先表白的,虽然京师想娶她的男人能绕城一圈,但想嫁给他的女子也不少。

    三元及第,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,军政两道通吃,天子近臣,又有尚方宝剑在手……,这么优秀的年轻人,还配不上她一个京师第一美人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打不过他,唐宁便打算和老郑好好聊聊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刘同从外面走进来,走到唐宁面前,有些羞愧的说道:“大人,那些西域人一天之前就已经离开润州了,我已经派人去通知沿途州府,让他们多多留意……”

    西域和草原的人在等黔王世子造反成功,却提前离开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预知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唐宁其实早就让人盯着他们了,却还是让他们悄无声息的溜了,不过西域人跑了就跑了吧,江南大局已定,跑了几个人,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逃跑的白锦和那中年男子也没有找到,黔王世子已死,他们连造反的理由都没有了,便也随他们去吧。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那些西域人先不管了,你先带人去盯着那些乡绅豪族,跟进捐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刘同拱了拱手,便下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刘同走后,陈舟便从外面走进来,看着他,说道:“大人,公孙首领昨夜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那些乡绅的毒解了吗?”

    陈舟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她昨夜解了那些乡绅的毒之后,就离开的萧府,到现在也没有出现,属下跟了她一段,可惜后来跟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影的离开,也在唐宁的预料之中,当初待他离京的时候,唐宁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以她的实力,除非让老郑整天跟着她,否则她要走,没有人能拦得住。

    之前她不走,是因为黔王世子的事情,现在黔王世子死了,白锦一系的复国计划彻底失败,她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。

    与其回到京师成为陈皇的笼中雀,被他压榨剩余价值,倒不如趁机跑路,继续忙于她的复国大计。

    公孙影的根基不在陈国,唐宁也不用担心她以后会在陈国搞出什么幺蛾子,这次黔王世子大事未成,恐怕草原和西域也要一改之前的计划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忽然,唐宁像是想到了什么,看着陈舟,问道:“你跟踪公孙影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舟老实道:“属下昨夜见她形迹可疑,就跟了一段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玩绳子和鞭子可以,大半夜的,最好不好要跟踪女子,尤其是年轻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可不想他的手下出一个尾行痴汉,尤其是他最欣赏的陈舟,他还打算回去之后留一个朗将的位置给他呢。

    江南尘埃落定,京师却还不知道这个消息,唐宁一边向书房走去,一边道:“我写一封信,差人快马送去京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叛乱虽然平定了,但是唐宁初步估计,他们还要在润州待小半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包括四大家族在内,润州的诸多豪绅富商要捐出一半家产,朝廷要他们的店铺产业没用,陈皇也不喜欢这些,他只喜欢白花花的银子。

    这下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商人,都不会囤积大量的白银在手上,他们能拿出来的银两并不多,而唐宁初步估计,四大家族加上这些豪族,需要捐出的家产,折算成白银的话,价值怕是在一亿两以上。

    别说润州,就是国库都拿不出来这么多白银,想要从润州收回来这么多的银两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”唐夭夭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,说道:“我们家在江南有钱庄,他们的店铺,可以全部抵押成银票,回到京师,再换成现银就行。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道:“我们家有这么多银子吗?”

    据他估算,就算是这些人拿出了所有的银子,怕是还有五千万两左右需要抵押,唐宁虽然对自家的财力没有清晰的认识,但也知道,家里一下子是拿不出来五千万两白银的。

    唐夭夭道:“我写一封给我爹,让他从各地的钱庄调一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,说道:“那是你们家的产业,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们家我们家的……”唐夭夭挥了挥手,说道:“都一样,我爹说了,那迟早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娶唐妖精算是他最赚的一次了,用整个唐家当做嫁妆,到时候,什么江南四大家族,都得靠边站。

    若是润州的富商们真的将这些店铺抵押给唐家,怕是润州第一家族,立刻便会易主。

    家产缩水后的四大家族加起来,也不如一个唐家。

    唐妖精去钱庄安排收购事宜了,苏媚站起身,说道:“我过去帮她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牵着她的手,歉意道: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还担心她们之间会不合,现在看来,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以苏媚的手段,唐妖精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她完全可以将唐妖精玩弄于股掌之间,可她却甘愿跟在她身后,以妹妹自居,这是连唐宁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够苦了,以后的日子里,他不想再让她受任何一点委屈。

    苏媚笑了笑,说道:“一点儿都不委屈,我已经很知足了,再说了,先来后到,她本来就是姐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觉得亏欠我……”苏媚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要不,晚上和我睡?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建议道:“要不一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