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章 不相为谋
    刀剑无眼,拳脚无情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武举们在考武状元的时候,事先要签下生死状,如果在比试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,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唐宁有些后悔,他刚才怎么就没有和唐夭夭先签一个契约呢?

    如果在比试过程中,他碰到了她身体上某个不该碰的地方,他可以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的契约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他袭胸了,袭了唐妖精的胸。

    她要是有胸就算了,关键是她没胸,自己岂不是白白背负了袭胸的罪名。

    不,唐宁能够感受到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感受了,急忙将手收回来,说道:“意外,意外,你刚才怎么不躲呢!”

    唐夭夭是想躲的,但那一刻,他躲开她的那一掌之后,顺势便抓住了她的手腕,在不动用内力,让他两条腿一只手的情况下,她躲无可躲。

    也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因为极度的羞恼,她的呼吸有些急促,脸色更是开始涨红。

    唐宁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,在她到达愤怒的极限之前,毫不犹豫的转身,大步的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“我找小意有些事情,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一只手的唐妖精都打不过,更别说满血状态下暴走的唐妖精。

    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

    再留在院子里,他会死的。

    唐夭夭站在院子里,怔了许久,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,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羞红。

    她猛地跺了跺脚,脚下的一块青砖碎成数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意房间。

    钟意看完了唐宁的一篇策论,说道:“文法不对的地方,我都帮你划出来,改正过了,你先看看,有什么地方还不理解的,晚些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唐宁的目光怔怔的望着前方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钟意见他这副样子,伸出手,在他的眼前晃了晃,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唐宁回过神来,看着她问道:“小时候有没有人欺负过你和夭夭?”

    钟意看着他,疑惑道:“忽然问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好奇。”

    钟意想了想,说道:“一开始的时候,是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一些人被夭夭打落了牙,一些人被她打破了头,还有一些人被她踢断了肋骨……”钟意想了想,说道:“从那以后,就没有人欺负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,“原来她小时候就那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钟意疑惑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将那张改过的策论拿起来,说道:“我先拿回去看看,晚上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钟意的房间,先遣晴儿跑过去看了看,再三确认他的院子里没有人,然后飞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,将门窗关紧,这才长舒了口气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