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章 你等着……
    豆腐脑甜党和咸党的争执,在方小胖看来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她今天早上吃了一碗甜豆腐脑一碗咸豆腐脑,还有一屉包子,如果不是唐宁拦着,她还想试试甜豆腐脑和咸豆腐脑混在一起再加点醋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早餐铺子这两天生意有所下降,原因是灵州城又发生了一件大案。

    案件产生的影响极大,灵州几乎是全城皆兵,刺史府,义安县衙,永安县衙的捕快衙役尽数出动,闹得城内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动静如此之大,但其实案件本身,只是一桩小小的失窃案。

    只不过失窃的人是楚国使臣,他在灵州的大街之上被人顺手牵了羊,除了丢了银子之外,还丢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唐宁不知道那位楚国使臣具体丢了什么东西,但他知道这东西非常重要,要不然灵州刺史不会这么坐不住,限期三天破案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丢了东西,地方官府可以慢慢查,查不出来,时间一久,就会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可丢东西的人是楚国使臣,楚国使臣在陈国的地界上被人偷了东西,丢的是陈国的脸面,要是因此而闹出了什么外交纠纷,事情的严重程度,就连灵州刺史也兜不住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个坏消息,但也有好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楚国使臣是在义安县的地界上丢的东西,被董刺史严令三天破案的,是义安县令赵知节,不是永安县令钟明礼。

    这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,唐宁还没有闲到瞎操别人的闲心,距离省试还有小半年,时间看似充足,但排除路上耽搁的时间,以及各种杂事,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。

    最近的两日,捕快衙役大肆出动,灵州城内,百姓人心惶惶,比他们更慌的,是城内的泼皮混混,惯偷盗匪。

    在衙门里留有案底的惯偷,无一遗漏,都被抓到了义安县衙。

    一名捕快从外面快步走进来,看着赵知节,说道:“大人,他们两个也排除了,使臣丢东西的时候,他们不在那条街上,有证人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赵知节提起笔,在面前的一张纸上划掉了两个名字,他数了数,说道:“还剩下五个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有人从外面进来,说道:“大人,已经查明,另外两人也不在场。”

    赵知节又划掉了最前面的两个名字,目光望向了最后剩下的三人。

    那名捕快看着他,说道:“大人,这三人是亲兄弟,经常因为偷东西被抓进牢里,不过他们全都咬定,使臣的东西不是他们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哪个贼会承认自己偷东西?”一名捕快模样的男子冷哼一声,说道:“十八般大刑一样给他们上一遍,我就不信他们不招!”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