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六章弹劾
    唐昭走进堂内,看到全家人包括他的父亲,大伯三叔在内,所有人的视线都望着他,即便是唐昭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此刻也觉得心中一阵发虚。

    唐淮看了他一眼,目光便移了回去,说道“坐下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唐昭心中惴惴不安的坐下。

    唐看了看他,目光又望向唐淮,说道“昭儿这两天一直在家中休养,也没有接触外人,不可能是他。”

    唐昭怔了怔,问道“我,我怎么了”

    唐淡淡的说道“唐人斋昨夜被人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唐人斋被人烧了”唐昭闻言大喜,说道“烧的好,烧的好啊,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做的,简直大快人心”

    唐看着他,问道“你觉得会是谁做的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知道,刘俊他们得罪的人多了,像刘里啊,徐寿啊,还有”他说着说着,忽然一怔,问道“你们不会怀疑是我让人干的吧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怀疑,但是有人怀疑。”唐目光望向门外,喃喃道“好计策,这步棋下的妙啊,就是不知下棋的是康王,还是另有其人”

    唐人斋被烧的当天,便立刻开展了修缮工作,并向广大读者保证,三(日ri)之内,唐人斋必定重新开张。

    为表歉意,三(日ri)之后,除白蛇传会将剩余几卷同时推出之外,另一本唐凝凝的新作,宝莲灯,也将开始第一轮预售。

    从摆在门口的书籍简介便可看出,这宝莲灯,是比白蛇传背景更加宏大的另一个玄奇世界,唐凝凝区别于李清的地方,便是她不仅能写出缠绵悱恻的(爱ai)(情qing)故事,更是极具想象力,能凭空虚构出一个背景宏大的虚幻世界,老少男女咸宜。

    每(日ri)都有不少年轻才子走进唐人斋,除买书之外,还要打听打听那唐凝凝的(身shen)份,怎奈何,那唐人斋上到管事,下到伙计,对此皆是一问三不知,让不知多少人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赵圆对于白蛇传不太喜欢,但却非常喜欢宝莲灯。

    少年人总是喜欢(热re)血故事,唐宁的这一版宝莲灯不同于以前的动画版,也不同于央视版,而是考虑到这个时代人们的认知和三观,对多个版本进行了杂糅。

    赵圆读到一处,忍不住问道“先生,齐天大圣孙悟空是谁”

    “这是另一个故事了,以后有时间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西游记讲的是佛道之争,写出来可能会惹麻烦,唐宁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虽说出版这一块是康王在管,但有些事(情qing),康王也兜不住。

    比如唐宁之前想写的杨戬桃山救母,但这样一来,影(射she)的不仅是唐家,还会将皇家也影(射she)进去,出了事(情qing),连康王都罩不住,也就被他取消了。

    从他决定写白蛇传开始,近乎每一步,他都做了好几手打算,自然不会在关键时刻犯这种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京师一家小小的书坊被烧,看似没有溅起多少水花,暗中却不知有多少波流涌动。

    “康王已经安排了不少御史,被唐家接连两次骑在头上,刘家黄家等也不会坐视不管,明天的早朝一定会很(热re)闹。”萧珏的消息比他灵通的多,下午的时候,就带来了一些有意思的(情qing)报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够狠。”萧珏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“你要是再咬咬牙,一把火将唐人斋分铺和总铺全烧了,旁边的店铺再烧几家,如果还能闹出几条人命,别说唐家了,就是端王都兜不住这件事,唐家就算不死,也要脱层皮下来。”

    做人总得有底线,他要是真的那么做了,和唐家还有什么区别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萧珏,疑惑道“你在说什么,我一点儿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作为绝顶高手,要是放把小火也会被人看到,唐宁就要考虑以后要不要让他再教小小了。

    萧珏还是有些不解“没有你放火的证据,也就没有唐家放火的证据,真不知道你做这些事(情qing)的意义是什么,难道只是毁掉唐家的名声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“你的病好了吗”

    萧珏摇了摇头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病还没好吗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藏私了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话多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他一眼,挥手道“病都没好你还不回去吃药,在这里瞎转悠什么”

    一件没有损失多少财物,也没有人员伤亡的纵火案,在这天天都有大事发生的京师,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但唐人斋不同,只要唐人斋一天不开张,京师便有无数人都惦记着这件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街头的行人路过唐人斋门口时,也会在心里暗骂一声“该死的唐家”。

    百姓心知肚明,这件事(情qing)背后,一定是唐家在捣鬼,但唐家在京师积威已久,他们也只能在心里暗骂而已。

    百姓们不知道的是,今(日ri)之朝堂,因为这件事(情qing),已经引得数位御史联名弹劾,向来不参与朝事的几位勋贵,也纷纷上奏,矛头直指礼部尚书唐淮。

    为此,端王与康王在朝堂上激辩不已,就差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御史们言辞激烈,杀人放火乃是重罪,更何况是在天子脚下,即便是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,也应该重罚严惩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陈皇揉了揉眉心,有些头疼的挥了挥手,说道“此事交由刑部和大理寺严查,退朝”

    淑秀宫,陈皇躺在榻上,淑妃帮他揉着脑袋,问道“是不是朝堂上又有什么大事,烦着陛下了”

    “大事没有,破事倒是一箩筐。”陈皇闭着眼睛,喃喃道“朕现在可算是明白了,这读书人的一支笔有多厉害,唐家经营苦心经营多年,才有了如今的名声,这才几个月,他只写了两本书,就将唐家的名声糟蹋的一点儿都不剩了。”

    淑妃笑了笑,说道“臣妾倒是知道这件事(情qing),不过,臣妾觉得,这倒也不能怪状元郎,不管二十年前的那件事(情qing)谁对谁错,为人子者,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受苦,这也是人之常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“常(情qing)倒是常(情qing)。”陈皇点了点头,睁开眼睛,说道“只是这又是状元救母,又是亲舅舅囚(禁jin)母亲,劈山救母的,简直是字字诛心啊,唐家将唐妤困在家中十数年,便是不想唐家名声受损,这如今哪是受损,简直是声名狼藉。”

    淑妃疑惑的问道“臣妾知道状元救母是白蛇传,这亲舅舅囚(禁jin)母亲,劈山救母,又是哪一出”

    陈皇笑了笑,说道“这是唐人斋还未开售的新作宝莲灯,你要是有兴趣,朕让他送到宫里来。”

    淑妃点了头,说道“那陛下记得让他将白蛇传的最后几卷也一起送来,这状元郎也真是的,为什么不一次出完,这一天只出一卷,让人心痒痒”

    “他不提早去翰林院就职,也不教圆儿读书,整天在家里写什么书影(射she)别人”陈皇叹了口气,说道“可惜了唐家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名声,心思全都白费了”

    淑妃看了看他,说道“陛下可惜便可惜,笑什么呢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