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八章心思难猜
    “大老爷不在,府里是二老爷主事,公子稍等,小人现在就进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这一对年轻男女样貌出众,气质不凡,非富即贵,唐府门房也不敢怠慢,正要回去通禀之时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(身shen)体一振,回过头,颤声道“唐,唐宁,哪个唐宁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“就是你想的那个唐宁。”

    门房闻言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京师谁人不知,新科状元唐宁和唐家有着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近些(日ri)子,唐家更是在他手上吃了不小的亏,他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来唐家

    “你,你等一会,我马上去禀告”他表(情qing)惊惧的说了一声,快步向唐府跑去。

    跨过门槛的时候,还不小心被绊了一下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唐宁站在(阴yin)凉处,转头看着唐夭夭,说道“这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(穴xue),我一个人来就行了,你不用跟来的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瞥他,说道“来都来了,就不要再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闭嘴不再废话,虽然这光天化(日ri)的,唐家不可能对他怎么样,但以防万一,还是带着唐妖精的好。

    唐府,唐听完门房的禀报,也是怔了一瞬,才问道“你说,谁”

    门房抬头看了一眼,小声说道“他说他叫唐宁。”

    “唐宁”唐昭猛地一拍桌子,怒道“他还敢来这里,今天他进了唐府,就别再想出去了”

    唐伸出手,示意他闭嘴,然后才淡淡的说道“让他去偏厅候着。”

    唐宁和唐夭夭没有在门外等多久,那门房就再次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门房对他们的态度明显没有刚才(热re)切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唐宁和唐夭夭一眼,不咸不淡的说道“二老爷有重要的客人要见,你们先在偏厅等着。”

    唐宁跟着门房走进唐府,看到有一名女子迎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手里拿着一颗苹果,看到他的时候,脚步顿住,脸上的表(情qing)无异于白(日ri)见鬼。

    唐宁从她(身shen)旁走过,拿起那苹果,咬了一口,然后重新放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他在偏厅中刚刚坐下,唐水便大步走进来,问道“你来这里干什么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疑惑道“我不能来吗”

    唐水心中又急又气,这自然不是能不能来的问题,而是怎么来,什么时候来

    唐家请他来的时候他不来,偏偏在他将唐家彻底得罪,近乎撕破脸皮,不可能和解的时候过来,唐家会怎么想,做了那些让唐家难堪的事(情qing)之后,他是来唐家炫耀的

    万一有些人恼羞成怒,他今天就危险了

    “你别给我装糊涂”唐水瞪了他一眼,说道“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“我就是来喝杯茶,坐一坐,可惜他们连杯茶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算是唐家奉上茶水他也是不会喝的,虽然他们不至于给茶里下毒,但要是吐口口水,他不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他是唐家的人,给茶里吐口水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唐水看了看他,有些无奈,说道“他们是不会见你,也不会让你见小姑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从怀里取出一副用薄薄的竹片做的麻将,说道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要不玩几局”

    在目前他认识的人里面,打麻将应该是苏媚最厉害,唐夭夭虽然赌别的很准,但打麻将却几乎没赢过。

    如果赌注再大一些,继续这么打下去,唐宁不仅能让她输掉肚兜,还能连她的人都一起赢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和她打麻将不赢钱,也不能总是赢她,赢得她不高兴了,她就会找机会报复回来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唐水不会玩麻将,站在旁边看了一会,才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面对两个菜鸟,唐宁大杀四方,一个时辰,就把她们(身shen)上的钱都赢光了。

    唐宁再一次胡牌之后,唐水将麻将扔在桌上,怒道“不像话,你姐的钱也敢赢”

    说罢,就从唐宁这边抓了一把银票,比她自己拿出来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唐夭夭看了看她,将唐宁剩下的钱也卷走了,看着他,说道“这样才公平。”

    犯不着为了几百两银子得罪这两个魔女,唐宁自认倒霉,站起(身shen),说道“走吧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将银票揣在怀里,问道“你不是还有事(情qing)吗”

    唐宁遗憾道“连杯茶水都没有,再不走就渴死了,明天来的时候,记得自己带上水。”

    他和唐夭夭原路走回府门前,看到一名老者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那老者一眼,忽然问道“这位老伯,胳膊还疼吗”

    老者低头看了看自己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袖管,抬起头,平淡的说道“早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疑惑的问道“老伯胳膊是怎么断的”

    “和人比武的时候,不小心弄断的。”老者随口说了一句,便从他们的(身shen)旁走过。

    唐宁叹了口气,说道“这打打杀杀的,一点儿都不好,去年我还在街上看到几条野狗抢食,走近一看,才发现它们争抢的,居然是一条胳膊,这些害人的野狗,官府也不管管”

    老者脚步一顿,仅剩的一条胳膊,拳头紧握。

    唐府后堂。

    唐看着那名下人,问道“他们只是在偏堂坐了一个时辰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只坐。”那下人想了想,说道“他们和大小姐说了好长时间的话,然后就走了”

    唐的眉头拧起来,低声道“他到底想干什么”

    原以为他今天来是和唐家谈条件或是提要求的,却没想到,他居然只是在偏堂坐了一个时辰,就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纵然他在朝多年,最擅长的便是揣度人心,却也不得不承认,他一点儿都看不清唐宁的想法。

    从他进京开始,所作的每一件事(情qing),都会大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那下人抬头看了看,忐忑的说道“老爷,他走的时候说,明天还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继续在偏堂等着。”唐拳头握了握,说道“我倒要看看,他能忍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唐人斋前两(日ri)(日ri)便将白蛇传全本售出了,宝莲灯也直接出了十卷,接下来的几(日ri),则是不会再推出新卷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今(日ri)还是有许多客人,这些人大多都是售罄之后,没有买到的。

    “许仙一家总算是团聚了,前几天看的人那叫一个揪心,昨天听人说了结局,我今天才敢来买,就怕凝凝姑娘写一个悲剧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凝凝姑娘什么时候写过悲剧,依我看,别看宝莲灯前面看起来压抑,但一定也是一家团圆的结局,小沉香一定能救出母亲的”

    “哎,小沉香有名师教导,能救出母亲,可到底是,现实生活中,哪有这么多的团圆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昨天我还听说,状元郎亲自去了唐家,想要见母亲一面,结果,被唐家打发的在偏堂等了一个时辰,直到最后,都没有见到他的亲娘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露出意外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”

    “听我七舅姥爷的邻居的二姑妈的女儿的舅舅的表外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七舅姥爷的邻居的二姑妈的女儿的舅舅的表外甥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七舅姥爷的表外甥在唐家当下人,这是他亲眼所见,状元郎可真可怜,在唐家被冷落了一个时辰,连杯茶都没有喝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唐家也太过分了,让他们母子分离十八年,如今更是连见一面都不(允yun)许,这还是人吗”

    “寒窗苦读,辛辛苦苦考取状元,到头来,竟然母子不能相见,可怜啊”

    “唐家坏事做多了,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”

    唐家,唐悠悠的抿了口茶,听完下人的禀告,脸上没有任何表(情qing)变化。

    债多了不愁,反正唐家在这件事(情qing)上,已经被京师百姓骂的体无完肤,也不介意他们再多骂几句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除了造谣影(射she)这种下三滥的招数,这位新科状元,还有什么手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